同婚專法邊緣人》「兩岸一家親」誰說的?同婚仍艱辛

2019-04-18 09:30

? 人氣

即使台灣同志們在5月24日就可適用結婚,跨國同婚伴侶想要成家還是很難。(林瑞慶攝)

即使台灣同志們在5月24日就可適用結婚,跨國同婚伴侶想要成家還是很難。(林瑞慶攝)

清明節連假結束,Mike和中國籍男友在吉隆坡機場哭哭啼啼地道別,他們又要回到各自的國家。每三個月,他們就會在機場重演「十八相送」的劇碼。已經和女友交往超過十年的Lois是過來人,她們談戀愛的大半時間也都是這樣活過來的。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幾年前,擔任公務員的Mike在網路上認識在台灣就讀碩士的陸生,兩人一拍即合,旋即墜入愛河。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男友的學習簽證最長只有兩年,畢業後又不能直接在台灣工作,從此與Mike分隔兩地。

一個人的火鍋、一個人的電影,這些事情對Mike來說是家常便飯。他手機裡的照片檔保存著每一張菜單和電影票,都是為了第一時間傳給男友,像是在彼此身旁。男友經常掛著藍牙耳機,只為了不漏接來自彼岸的電話及簡訊。

同志伴侶隔兩地,開刀只能自己去

根據網路上流傳的「國際孤獨等級表」,最高級就是一個人去動手術。「你知道嗎?我連開刀就是一個人去!」Mike激動地說。某天下午,他因為肚子痛去掛急診,被醫生診斷為盲腸炎,醫院詢問是否有家屬陪同時,卻只有自己一人,連住院的行李都得自己準備。家人在第二天才北上探望。

聚少離多是兩岸同志伴侶共同的宿命,但是小別未必勝新婚。Lois與中國籍女友Cecilia在英國求學時認識,畢業後回到各自的國家工作。Lois是大學教師,每年暑假都會啟動一千七百公里的長征模式──飛到北京找Cecilia;其他十個月,只能等她休假或出差到台灣才能一解相思。

兩地長征燒錢相聚,還得接受調查

無獨有偶,Mike也得飛到八百公里遠的廣州找男友。但礙於公務員身分,他前往中國必須申報,每三個月還得接受相關單位詢問與調查,搞得人仰馬翻。自此之後,若不是男友利用休假來台,就是乾脆相約第三國。交往至今,他們的足跡幾乎踏遍台灣周邊國家。

「請假請多了,難免引起同事抱怨,又可能影響考績!」Mike計算的不只是出國花的機票錢,還有請假時數影響考績。而Lois雖然沒有來自長官的壓力,但暑假經常是大學教授的備課與研究時間,她總是蠟燭兩頭燒。「面對未知的未來,我根本看不到盡頭,一直不知道該怎麼辦!」回憶當時的無助,Lois顫抖。

她與女友分開三年,曾經嘗試在北京找工作,但她不諳習近平的「中國夢」,求職信總是寫不出「接地氣」的口號,兜轉了一圈,還是只能待在台灣。

「如果結婚,就可以永遠在一起吧?」隨著立委尤美女等人於二○一六年提出《民法》修正案,大法官一七年釋憲,Mike像看到希望,改掉一直換伴侶安定不下來的個性,隨即向男友求婚並辦理伴侶註記。只不過,憑藉伴侶證仍無法取得依親居留。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佳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