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聖母院大火:約克大教堂重建專家談修復如何進行

2019-04-18 09:07

? 人氣

有機構和商人承諾捐錢數億歐元用於修復巴黎聖母院。(BBC中文網)

有機構和商人承諾捐錢數億歐元用於修復巴黎聖母院。(BBC中文網)

周一(4月15日)巴黎聖母院被大火摧殘的震撼畫面震驚了全世界人。

儘管消防人員連夜搶救,但這座已有超過850年歷史的法國教堂仍然局部受到了嚴重毀壞。

現在,調查人員仍在尋找火災的原因;而另一方面,人們也在關注這座古建築將如何修復。

一些公司和商業巨頭已經表示願意出資幫助修復工程,總數額達到數億歐元。

於是,這座舉世聞名的重要建築,能否恢復往日的光彩?

Graphic showing scale of damage

要判斷這座著名大教堂能否得救,大概約翰・大衛(John David)比大多數人都更有發言權。

這位大師級石匠,是1984年英格蘭約克大教堂(York Minster)受火災嚴重損毀之後參與重建工程的團隊成員之一。當時約克大教堂被雷電擊中之後起火,造成225萬英鎊(300萬美元)的損失。

「我們走進去,看到地上是一摞一摞燒焦的木頭,」他回憶當年的情景說,「周圍是黑色灰燼和煤煙,整座建築滿布煙霧的氣味。那個地方的景象是一片狼藉。」

不過他說,團隊當時很有信心,教堂是能夠被修復的,而他對於巴黎聖母院也是同樣地樂觀。「當時對於修復沒有感到害怕,我相信這一次也是一樣的,」他說。

「看起來(修復)是可以做到的,這也是個機會,去證明這項工作還是能夠做到的。」

York Minster
約翰・大衛曾在1984年約克大教堂大火之後參與修復工程。

大衛表示,修復團隊首先必須將聖母院現在被燒過的鷹架移除。火災發生的時候,聖母院正在進行大規模的翻修工程,外部結構很大程度上被一個巨型的鷹架遮蓋。

「鷹架會成為阻礙,必須很小心地拆下來,因為它曾經受熱,」他說。

他解釋說,之後就需要在教堂上面蓋上一層保護罩,遮擋風雨。

大衛還表示,所有墜落下來的木材和教堂內其他廢料都要清理走,但是廢料不能只是搬走之後就置之不理。

約克大學考古系的凱特・吉爾斯博士(Dr Kate Giles)表示:「工程的每一個階段都將包括對倖存的木料、石材及工藝品作考古學的記錄。」

「這將令聖母院團隊能夠鑒別出可以再利用的部分,並為修復建築的新材料設計提供關鍵依據。」

A firefighter uses a hose to douse flames billowing from the roof at Notre-Dame Cathedral
巴黎聖母院大火持續了超過15小時。

如何調查損毀程度?

專家表示,在大教堂清理完畢後,就需要進行一次全面勘測,確定建築受損的程度,確保進入教堂是安全的。

「安全將是首要考慮,」林肯大學考古學講師阿米拉・埃爾諾卡利博士(Dr Amira Elnokaly)說,「應該要有仔細的檢查,避免存在進一步坍塌或者部件墜落的風險。」

然後,檢查重心會轉到靠近教堂屋頂部分的石方工程上。

劍橋大學的中世紀藝術史教授保羅・賓斯基(Paul Binski)說:「高處的石材、拱形圓頂和上層窗戶,應該已經被火烤過,溫度會令石塊變得脆弱。」

「他們將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對石塊進行大規模的檢測,」他說,「他們將會給整座建築裝上鷹架,然後非常仔細地察看它的狀況。」

A view of the stone ceiling inside the Notre-Dame before the fire
火災前的聖母院內部拱頂。

專家指出,這是因為石塊天花應該是首當其衝地承受木製屋頂坍塌時的衝擊。

「19世紀的木製尖塔,19世紀的屋頂,發生的事情將會是這些結構坍塌時都會砸到下面的石材拱頂之上,那是拱頂骨架,高達108英尺(33米),」賓斯基教授說。

「拱頂結構為教堂抵擋住了上面的慘況,」他說,「當然,它很可能也會部分墜落,但是它已經提供了重要的保護。」

確實,照片似乎顯示,教堂裏的講壇、座椅和祭壇都基本完好無損地躲過了這場火災。

賓斯基教授說,如果其中一些石方結構需要更換,那麼工程團隊就很可能要以傳統的老方法來做。

「重要的是,要看原本的建築工藝,盡量去複製,」他解釋說,「這可能涉及到要在教堂內部建造大量的木製框架,因為(石方拱頂)是圍繞某一種木質結構建造的——它就像一個模具一樣。」

「它們不是用水泥做的,而是用一些更像是油灰的東西。」

interior

大教堂內部的照片顯示,至少一個玫瑰窗存活下來了,不過其他一些彩繪玻璃窗戶的狀況則令人擔憂。

專家將如何能夠保護和修復它們?

彩繪玻璃窗方面的專家莎拉・布朗(Sarah Brown)說:「他們會做一次初步檢查,從歷史和藝術價值的角度確定哪些要優先修復。」

Rose window in the Notre-Dame
聖母院的三個玫瑰窗當中,據稱至少有一個存活了下來。

「我懷疑所有的窗戶都需要做一些工作,因為這種程度的火災會造成很大的煙和煤灰,」她說,「即使窗戶外觀相對完好,它們也肯定需要清潔。」

「最大的問題將會是這些玻璃曾經受熱,然後在水炮射水時又急劇降溫,」布朗解釋說,「這些所帶來的熱衝擊會令玻璃內部發生輕微碎裂,這將令玻璃很難穩定。」

她接著說:「他們需要重新鑲嵌這些窗戶,因為原本的鑲嵌框架不再牢固,但在此之前必須要先令受熱發生輕微碎裂的玻璃穩定下來,否則你連試都不用試。」

不過,一些現代的膠粘劑可以做到這一點。

而假如大教堂的其中一個玫瑰窗戶完全被摧毀的話會怎樣?布朗說:「那麼,如何重新給這座建築裝上玻璃將是一個大難題。」

「你不能讓窗戶那樣空著,」她說,「一些人可能會呼籲做一個新的彩繪玻璃窗,但是要怎麼做,目前還言之尚早。窗戶有可能是特別經得起衝擊的,所以我們只能希望這一次也是這樣。」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