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她上學、替他準備每一餐卻仍是法律陌生人 3對跨國同志伴侶心聲:我希望大家有同理心就好…

2019-03-22 09:30

? 人氣

凱莉帶著筆電到阿唐學校圖書館工作,中午就一起吃飯,阿唐記不起公車路線凱莉也不會不耐煩,而是耐心一次又一次地講,甚至阿唐不知道哪堂課要去哪間教室上,凱莉還會替她電話到學校問,自稱是「家長」──這就是她們如今在台灣的日常,也是阿唐說兩人相處時最感動的一切...(伴侶盟提供)

凱莉帶著筆電到阿唐學校圖書館工作,中午就一起吃飯,阿唐記不起公車路線凱莉也不會不耐煩,而是耐心一次又一次地講,甚至阿唐不知道哪堂課要去哪間教室上,凱莉還會替她電話到學校問,自稱是「家長」──這就是她們如今在台灣的日常,也是阿唐說兩人相處時最感動的一切...(伴侶盟提供)

在她上課的時候到學校圖書館工作等她下課、帶她認識台灣的每個角落,在他上班時替他燙衣服倒垃圾煮飯掃地,太晚回家時就準備好微波食品,也不忘把塑膠盒拿開重新裝盤,怕他吃了不健康──在台灣有這麼一群跨國同志伴侶相守著,他們的另一半來自不同國家、可能是身為同性戀有罪的國家,他們相識相愛在台灣相處,卻仍缺一張結婚證書保障兩人一起生活的權利,他們想要的,是這份平凡的幸福一直一直走下去。

3月14日白色情人節那一天,伴侶分別來自馬來西亞、韓國、中國、香港、宏都拉斯各地的幾對跨國同志於致力於婚姻平權之伴侶盟辦公室受訪,談起兩人的相處空氣總是甜滋滋的,辦公室笑聲不斷、一群人驚呼「好閃」,談起未來卻都有一絲憂心──5月即可能通過的同婚專法,跨國同志也僅有25個同婚已合法化國家可以結婚,而他們愛人的國家並不在那名單裡。

目前同居中的小W與馬來西亞籍男友、女友從異國來台灣唸書得以暫時住一起的Akko與Romilly、阿唐與凱莉,他們在台灣的生活平凡而幸福,卻也隨時可能因為無法結婚被迫再分離。談起彼此的生活再談談台灣婚姻平權,小W說他只有一個盼望:「我希望大家有同理心就好,一切的事情只要有同理心就好──如果這事發生在你身上,你會怎麼做?」

20190314-跨國同志伴侶(伴侶盟提供)
他們相識相愛在台灣相處,想要的,是這份平凡的幸福一直一直走下去。圖為Akko(伴侶盟提供)

逃離馬來西亞的男同志:在那裡相愛竟有罪,犯「雞姦罪」

小W的男友是馬來西亞人,他是男友人生中的第二任,「我一直覺得他一定會換,我覺得怎麼可能一直走下去,我是戰戰兢兢的……」一開始交往時小W實在沒有安全感,甚至翻過對方手機,沒想到兩人交往同居至今竟也過了8年。

談起最感動的一件事,小W說是牙醫男友在台灣買了房子,權狀還寫了兩個人的名字:「我有一種類似結婚的感覺……我們目前沒有結婚,跨國又是一步,心一直飄浮不定,看到當下心有一種touch到的感覺,我本來還跟他講過,搞不好你老了不在了我要去撿破爛……」

前幾年小W工作不順,男友也問他要不要待在家裡,類似「我養你」,於是小W開始家庭主夫生活,男友上班時就燙衣服倒垃圾煮飯掃地,男友下班只要張口吃飯脫衣服洗澡;有時候男友回來得晚,小W會準備微波食物給他,但也會先把塑膠盒拿掉重新裝盤,「那些塑膠微波吃了很不健康」,儼然像個家長。

採訪這一天辦公室飄著一股香氣,細問才知是小W稍早替眾人做的肉骨茶,他還預告下周會是海南雞飯。跟男友同住以來小W一直學著他的家鄉菜,想知道他喜歡吃什麼,愛吃辣就去學麻婆豆腐,最近減肥則是改成魚湯──他把男友的家鄉味帶來台灣了,只是馬來西亞一些事情,他們並不想在台灣看到。

「雞姦罪」,這是馬來西亞仍有的罪名,身為男同志是有罪的。在男友的家鄉,女同志或許尚可被接受,男同志則是從小知道自己的行為不可以曝光、不可以露餡、嚴重一點甚至有刑罰,沒有辦法做自己。「很多華人同志是逃離國家來到台灣,來台灣念書的……」小W說,這些被迫逃離馬來西亞的同志會比誰都還要努力唸書積極拿到工作簽證,就是不想回去,唯有在台灣才能真正做自己。

走過8年,儘管男友母親沒有明說,也默默接受小W是兒子的另一半,過年包的紅包等級是兒子輩的,來台灣旅遊還教小W做兒子喜歡的菜,小W直呼說就像婆媳相處了,融洽的那種──一切似乎都到位了,但還差一紙結婚證書,小W擔心的是爸媽走後誰來替他決定醫療、誰替他簽手術同意書,若無法結婚,他與男友再相愛都只是法律陌生人。

男友畢竟來自伊斯蘭教國家,他對反同人士的存在尚可理解,但看到台灣的狀況,小W說男友還是會覺得荒謬:「他沒想到的是這些反同人士會這麼得寸進尺,他想說好吧你們(公投)贏了到此為止,他認為台灣是個人權思想進步的國家,但看到他們贏了還不滿足於此,他點訝異……還有國民黨在同志圈是反同代表,他覺得台灣民主進步很人權國家,沒想到大黨因為政治因素來反同志議題,他覺得有點荒謬。」如今以實踐釋字748為意旨的政院版同婚草案恐怕也會受到反同婚團體所提版本草案影響,小W感嘆他想對台灣人說的話只有一句──希望大家有「同理心」。

「至少你們還有公投」馬來西亞女孩盼在台灣成家:我還是對台灣社會覺得很感謝

同樣來自馬來西亞的阿唐,是在與台灣女友凱莉交往一年後來台灣讀書,以學生居留證留在台灣。遠距離的時候凱莉會寄包裹到馬來西亞給阿唐,保健品、書籍、零食,不只阿唐的也有她家人的,每一項東西都細心貼上字條說要給誰,而阿唐來台灣讀大學以後,凱莉一步步帶她適應台灣生活。

身為自由工作者的凱莉帶著筆電到阿唐學校圖書館工作,中午就一起吃飯,阿唐記不起公車路線凱莉也不會不耐煩,而是耐心一次又一次地講,甚至阿唐不知道哪堂課要去哪間教室上,凱莉還會替她電話到學校問,自稱是「家長」──這就是她們如今在台灣的日常,也是阿唐說兩人相處時最感動的一切。

只是甜蜜生活沒辦法走得長久,阿唐畢業後就必須回到馬來西亞。她們找遍各種能留在台灣的方法,但阿唐自知在台灣拿到的薪資無法到達「高階白領」工作簽門檻,就連想做藍領工作、成為台灣人口中的「外勞」,馬來西亞也不在範圍內。

即便跨國同志伴侶也試過觀光簽證的方法,阿唐申請過一次,「不得延期」,凱莉補充:「他們覺得馬來西亞跟台灣很近,30天旅遊很夠,頂多給你60天,但60天你還要延長,就懷疑是不是來打黑工了……」

20190314-跨國同志伴侶(伴侶盟提供)
「我還是對台灣社會覺得很感謝,很友善跟包容,我對未來我們可以結婚這事充滿期待,可能無法說到立即可以跟台灣人一起同步進行,但我覺得是有希望的。」(伴侶盟提供)

目前阿唐的長遠目標,是「想盡辦法讓台灣覺得需要我」,當今執政黨力推新南向,她想試試考馬來西亞語導遊,看能否以專業人士身份留下來。至於結婚,凱莉一語道破現實的無奈:「就算平權了以後還是要工作,不可能說結婚了就好開心,還要有能力留在台灣賺錢。」目前的凱莉為了兩人生活拚命兼職,就連報營業稅的打工也接,只為了多賺1000元。

談起怎麼看待台灣社會,阿唐說:「以馬來西亞來看台灣當然是幸福的,雖然2018年曾出現反同公投、人權不能拿來公投,但我身處馬來西亞,會覺得『至少你們還有公投』,我們最近還有個部長公開說『馬來西亞沒有同性戀』……」台灣還是很棒,身為同志也可以過得相對自在,這是阿唐對台灣的感受。

「我還是對台灣社會覺得很感謝,很友善跟包容,我對未來我們可以結婚這事充滿期待,可能無法說到立即可以跟台灣人一起同步進行,但我覺得是有希望的。」阿唐說。

20190314-跨國同志伴侶(伴侶盟提供)
阿唐與凱莉親筆信(伴侶盟提供)

「我能夠燒到什麼時候?」跟韓國女友相守代價是3個月5萬生活費與機票 她只盼能好好待在台灣

一樣為了戀人漂洋過海來台灣讀書的Romilly來自韓國,她直言韓國現在還是不歡迎同志,甚至覺得是一種「病」,而韓國信仰人數廣泛的改新教(개신교)也反對同性戀;雖然電視上可能會出現男同志、以光鮮亮麗的藝人身份,但在韓國重男輕女社會氛圍下女性無法做自己,女同志是必須完全隱藏起來的。

直到遠赴澳洲打工度假,Romilly與台灣人Akko相戀,才呼吸到自由的空氣。談起最感動的一件事,Akko說是某天突然腰跟針刺一樣劇痛,查網路說可以躺硬的地方舒緩,她就爬去地板睡,那時是澳洲的冬天,地板很冰,沒想到Romilly跟著躺在旁邊睡,醒來還弄早餐給她吃──「那時候我們才剛在一起 她就這樣做!真的第一次感動到不行,但又很痛……」Akko說,而Romilly含蓄地低頭微笑。

那Romilly感動的事呢?她用剛學不久的中文說,後來她因為打工簽證比較早結束,要先離開Akko回韓國,第一次離開,她們每天晚上用facetime視訊:「以前我有男朋友,但都沒有這樣的感覺……其實那時候她跟我的作息不一樣,她有工作,一定要早起,可是每天,每天晚上她先睡覺,我看她睡覺的臉,早上我接著睡覺,她看我睡覺的樣子準備去上班,這時候我覺得……因為她說:『我要每天每天看著妳。』」

20190314-跨國同志伴侶(伴侶盟提供)
「晚上她先睡覺,我看她睡覺的臉,早上我接著睡覺,她看我睡覺的樣子準備去上班,這時候我覺得……因為她說:『我要每天每天看著妳。』」(伴侶盟提供)

如今兩人的日常,就是聊著聊著偶爾一起去逛IKEA,說可以買哪個盤子哪個窗簾,以後可以佈置兩人的家。「早上醒來第一件事我們會互相親吻彼此,然後互說:早安,平日她要上課,我要上班,假日我們偶爾會去咖啡廳約會一下,或帶她去認識台灣,認識我的朋友們,晚上睡覺時,我們一樣要互相親吻彼此,然後互道一聲晚安。」Akko寫下這樣這樣的幸福。

只是再怎麼甜蜜的日子都還是有現實問題,Akko擔心的是女友3個月課程結束要回韓國後接下來該怎麼辦,該用學生、觀光、還是最長也只有1年的打工度假簽證?Romilly則說她每3個月就要回韓國一次,不能在一起就會掉眼淚,而拿學生簽證在台灣又無法打工超過20小時、找工作也困難,機票學費生活費醫療都要錢,「當我身處無助的現實時,感覺不到幸福。」

「我不是在乎那個錢,只是想到未來,妳不可能在台灣不生病,加上租房費用,她的機票來回回韓國、生活費,整個加起來3個月,抓一下沒有含房租大概5萬1千多──光她,沒有我!這是一筆很高的費用,我能夠燒到什麼時候?燒到最後連房子都沒辦法買,我們老了以後怎麼辦?變社會負擔嗎?」這是Akko最焦慮的事。

唯一能讓兩人繼續相守的方法就是結婚、申請依親居留,只是目前同婚專法尚未能顧及跨國同志伴侶部份,Romilly如此寫下她的心聲:「我認爲台灣是亞洲國家中第一個爲同性戀制定法案的國家,我對此表示感謝。但是,將對象縮小到『臺灣人之間』的情況,會給把外國人當作另一伴的台灣人帶來另一種悲哀,所以我希望國家沒有差異、真心地尊重接納對方國籍的不同。」

如今這幾對跨國同志伴侶雖然都在台灣過著平淡而幸福的日常,這些幸福卻沒有一個保障,而他們衷心期盼的也只是跟一般人一樣,擁有相守的權利。為了追求自由的空氣來到台灣,他們期待的是有一天,這裡能成為真正的「家」。

更多跨國同婚相關深度專題報導,請點此購讀。

本篇文章共 7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83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