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這樣殺死男同志:國中上廁所遭丟鹽酸、自認活不過30歲 他們只盼社會「善待每個生命」

2018-09-05 09:20

? 人氣

「我覺得霸凌來自不理解,我們在成長過程都可能不小心傷害別人」他們的願望很簡單:希望每個生命都能被善待(辛母羊攝影;人生百味提供)

「我覺得霸凌來自不理解,我們在成長過程都可能不小心傷害別人」他們的願望很簡單:希望每個生命都能被善待(辛母羊攝影;人生百味提供)

殺死一個人未必要動刀,要人流血可能也只需要出一張嘴──20年前屏東高樹國中學生葉永鋕因為同學一句句「娘娘腔」、脫褲「驗明正身」,只敢在廁所沒有人的時段如廁,之後摔傷倒臥血泊,死掉了,成了名為「玫瑰少年」的悲劇,而葉永鋕死後世界依舊轉動、霸凌仍然持續,比葉永鋕晚個5年出生的倫倫,也經歷無數句「娘娘腔」的嘲諷,差點跟著成為長不大的玫瑰少年。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倫倫是這樣走過青春期的:從小學被笑「娘娘腔」到高中畢業、上廁所被同學丟水桶甚至丟鹽酸,他的夥伴小風則曾經自殺過:「我那一輩同志滿多人都有一個奇怪的想像,覺得人生只能活到30歲,我們人生30歲以後就消失了……」兩名男同志雖然平安長大,但長年刻在心口的傷,沒那麼容易忘記。

20180829-同志諮詢熱線訪社運青年倫倫、小風(辛母羊攝影;人生百味提供)
兩名男同志雖然平安長大,但長年刻在心口的傷,沒那麼容易忘記。(辛母羊攝影;人生百味提供)

如今投身性別平等教育的倫倫,一睜開眼睛就是工作開始,同伴小風也曾在假日上午8點多被記者打電話問問題,接連3天在台北、台中、高雄、台南折返跑更是家常便飯,就算手上沒急事腦袋也停不下來,轉啊轉地不斷想著接下來的活動──儘管成天喊累,他們願意做,正是因為不希望因為人們的「不理解」再度殺死看似「不一樣」的人,他們希望這社會能善待每個生命。

被笑「娘娘腔」、上廁所被圍觀、丟鹽酸:他們不相信我可以站著上廁所

問起「性別平等教育大平台」的倫倫為何成為社運青年、經歷了什麼,他說,他的青少年時期過得幾乎跟「葉永鋕」一樣。葉永鋕,一個出生在1985年的孩子、一個被笑「娘娘腔」到流血死掉為止的孩子、一個被拍成紀錄片《玫瑰少年》的孩子,這般所謂「性別平等教材」的人生故事看似離大眾的生活很遠,對倫倫與許多氣質陰柔的男孩子來說,卻是曾經的日常。

倫倫出生於1990年,比1985年出生的葉永鋕晚了5年,倫倫國三的時候葉永鋕也已經走了5年,但幾乎同一個樣板刻出來的悲劇仍在上演:

「我其實從小學就被笑『娘娘腔』到高中畢業,因為我性別氣質的關係,國中有很嚴重的霸凌……我國中同學不會叫我的名字,我去上廁所,大家會想看我上廁所,他們不覺得『像女生的男生』可以站著上廁所。

倫倫不堪其擾,只好躲到隔間上廁所,以為把門鎖起來就沒事,未料鎖了門以後同學還可以丟東西進來,丟水桶,甚至去實驗室偷了鹽酸往裡面丟。

「那時我會覺得,我是否不應該跟別人一樣上廁所比較好?要嘛我不喝水、要嘛躲到禮堂下面上廁所……」說起這段,倫倫慶幸當時廁所空間大、沒被鹽酸潑到,但他開始害怕「跟別人一樣上廁所」了──他人眼中的「好玩」,是刻在他心上的無數恐懼與傷痕。

本篇文章共 10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87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