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安觀點:「功過」吳敦義,比悲情更悲情的黨主席!

2019-03-22 07:00

? 人氣

作者認為,吳敦義對國民黨的情感,一定真誠中又帶著無奈。向來心高氣傲的他,最後所爭所求無非「功過」兩字。而評判的標準只有「輸贏」。(資料照,簡必丞攝)

作者認為,吳敦義對國民黨的情感,一定真誠中又帶著無奈。向來心高氣傲的他,最後所爭所求無非「功過」兩字。而評判的標準只有「輸贏」。(資料照,簡必丞攝)

國民黨創黨以來,120多年的歷史當中,無論是總裁或主席,作為黨的領導人,吳敦義恐怕是最悲催,比悲情更悲情的黨主席!

他就任主席時,國民黨籍地方縣市長,是少的可憐的數;在中央的立法委員,則不到總席次的3分之1。黨產會沒收和凍結國民黨所有財產(即使是從大陸帶來的),促轉會則還要對該黨進行歷史清算。整個黨氣若游絲,幾近分崩離析。

悲情

場景拉回到2018年2月花蓮大地震後,吳敦義帶著老婆出席當地一場祈福活動。他代表國民黨捐了200萬元賑災,自己也捐出當月的副總統禮遇金18萬5400元給災民。

花蓮近期發生強震,造成部分災情。國民黨主席吳敦義11日下午前往花蓮慰問災民,上午出席祈福活動時忍不住落淚、哭紅了雙眼。(羅暐智攝).jpg
2018年2月花蓮大地震後,吳敦義帶著老婆出席當地一場祈福活動。整場活動忍不住落淚、哭紅了雙眼。仿佛破落王公的「感時花濺淚」,把災民的淒慘和此時正霉運當頭的黨運,情不自禁的連接在一起。(羅暐智攝)

吳一再表示這只是杯水車薪,為國民黨能做的不多而抱歉。整場活動忍不住落淚、哭紅了雙眼。仿佛破落王公的「感時花濺淚」,把災民的淒慘和此時正霉運當頭的黨運,情不自禁的連接在一起。

不過,比這更悲慘的還在後面。吳上任黨主席時,曾喊出「重返執政」的口號,當時許多人都以為,那不過是一句「笑話」。但2年多以後的九合一大選,在他領導下的國民黨,贏得空前的勝利。「重返執政」竟然在2020即將成真的可能。

然而從勝選的那刻起,等來的卻沒有絲毫溫暖與掌聲。「中生代」們為了儘快把某位太陽,推上代表國民黨參選總統的跑道,立即對他發起猛烈的攻擊。國民黨人的素質,對同志的殘忍,往往勝過對敵人的勇敢。

他們要求黨內民主改革,要求初選制度從「三七制」,改成全民調;要求把原本應該是7月,提前到4、5月就確定總統參選人。任何極端的批判和話語都傾囊而出,吳被他們打成,死抓權力不放,迂腐、貪婪的老人。

當然,吳敦義在過去幾個月的折衝中,確實也流露出私心的一面,試探想要把遊戲規則,改變的對己有利的一面。面對中華民國總統,這個權力龐然的大位,哪個政治人物會不動心呢?但最後,他挺住了,仍然維持原來的初選規則。

然而,那些選邊站(不在吳這邊)的「中生代」們,連吳的「苦勞」也要踩扁。他們説,每個月去調3000多萬的寸頭養黨,是活該。誰讓他要貪圖主席的權力?

他們説,九合一的狂勝與他無關,是因為民進黨出奇意外地自爆,國民黨完全是靠運氣。

他們還說,以前2008年吳擔任黨的秘書長,國民黨大贏,同樣也是運氣,完全靠馬英九那時的光環和人氣。他們同樣忽略了吳的「苦勞」,吳當時為了整併國親兩黨,用無數夜晚去一個個遊說親民黨的要角,從深夜到早上4、5點。不知道,宋主席是否會為此,對他恨之入骨嗎?

中興

主修和熟讀歷史的吳敦義,不知對曾國藩這號歷史人物有何感知?通俗史學論者認為,曾國藩才是歷史上真正讓衰敗王朝從死境中中興的代表人物。他平定太平天國,讓行將傾覆的大清王朝,又延存了幾十年壽命。

太平天國農民起義興起時,大清王朝才經歷兩次鴉片戰爭,國貧民弱,大有被一舉亡國的危險。受命平亂的曾國藩,既無法從朝廷得到軍隊的支援,連糧餉都付之厥如。

曾國藩組織團練、農民為軍,自己徵稅為軍費,靠著拼死圍困和等待的「扎硬寨,打呆仗」戰術,竟然把氣勢磅礴的太平天國給滅掉了。這跟吳敦義的境遇,不是有點異曲同工?

當然,吳在九合一大選中成功,也並非全靠天意。除了不為外人所知的檯面下運作與努力,大家可以看到,去年台中市長國民黨初選,盧秀燕與江啟臣兩人民調僅差百分之零點幾,但順利推出人選,贏回一都,而非像往常一樣閙分裂、扯後腿。

嘉義市雖然鬧分裂,黨籍議長脫黨參選,最後還是國民黨籍的候選人贏了。還有新竹縣市長初選,對是否採用全民調閙得沸沸揚揚,但吳堅持用徵召方式推出人選,國民黨還是贏了。

吳敦義(右)因九合一大勝,保住了國民黨主席之位。(林瑞慶攝)
作者認為,吳敦義在九合一大選中成功,並非全靠天意。(資料照,林瑞慶攝)

不過,吳敦義還是有大意失算的地方,對韓國瑜「人情只做了一半」。從選舉中和選後兩人應對互動中,韓對吳是有點不領情的。

雖然吳敦義指派韓南下,給他高雄市黨部主委的名號,提供了韓再起的機遇,但糧草方面就沒有跟上。害韓在最困難的時候,苦喊「沒有一碗滷肉飯」。既然最多時每月向外借貸3500萬,為什麼不再多借個2、300萬,為韓雪中送炭。

然而,從結果論來看,「韓流」還是因吳的識人之明而起,整個國民黨因也靠他的運籌,積小勝為大勝,成就今天「中興」的局面。

再起

離2020越來越近,他離大位卻越來越遠。

蔣經國是吳敦義的偶像和榜樣嗎?他是否用一生都在仿效「蔣主任」的清廉和幹練(在親民方面他實在談不上)?在諸多都自詡是蔣的嫡傳學生和追隨者徒眾之中,他可以排在第幾號呢?

大學二年級,因為一篇順應彼時潮流,接地氣的文章「台大人的十字架」,被諸多主流報紙轉載,當時救國團主任蔣經國主動召見他。後來又在他25歲擔任記者時,親自點名他參選台北市議員,開啟了他的從政生涯。

跟他在立法院同事過的陳文茜説,很少看到比吳清廉的國民黨政治人物,「他比大家都認為很清廉的那位先生,還要清廉很多,」對財團毫不妥協,而且是非常優秀和有能力的行政院長。在馬英九第一任總統任期內,吳擔任了2年5個月行政院長。是過去20年來,行政院長平均壽命1年3個月的近2倍,並且交出漂亮的施政成績單。但這些,誰會在乎。

資深媒體人陳文茜第一個網路節目《茜問》即將開播,陳文茜從小妹化身「茜婆婆」,與網友大談感情、聊人生(Yahoo TV 提供)
作者表示,跟吳敦義在立法院同事過的陳文茜説,很少看到比吳清廉的國民黨政治人物,而且是非常優秀和有能力的行政院長。(Yahoo TV 提供)

不過,往日的風華很難再現。在他擔任黨主席以來,每個月籌措和借貸3500萬左右黨的開銷時,那些有的身價百億和家有巨富的前輩大佬們,以及靠著黨國的經驗與光環,輕易募得數千萬基金的同輩,是否在暗中有義助他?從公開的信息中,不得而知。國民黨的人對同志的冷漠,是常態,而非變態。

當國民黨終於還魂、有了起色之後,其他太陽們又重新聚集在舞台中央,他竟然被擠到外圍,聲量最小,連民調都排在最後。吳敦義根本就不習慣由網紅的言論、鄉民按贊數、以及直播流量來顯現民意支持的時代,還以為只要交出漂亮的成績單就可以重新獲得掌聲和支持。

吳敦義身邊的人多次勸他,「要放得開一點」,迎合網路輿論和民眾喜好。但他仿佛是個「神秘主義者」和累得要死的「無主席」。即使與他最親近的人也表示,他自認從來都是優等生和第一名,太過隨便和俗套,會丟人。所以他無法抱怨,是他自己的自尊和清高,讓他與看似「荒謬的地氣」逐漸脫節。也就錯失再起,邁向大位機會。

 

功過

作為白色恐怖受害者家屬,父親曾被誣告下獄2年,又是黨齡超過50年的國民黨員,吳敦義對國民黨的情感,一定真誠中又帶著無奈。向來心高氣傲的他,最後所爭所求無非「功過」兩字。而評判的標準只有「輸贏」。

2020年1月11日大選投票日,下午4點,當最後一張選票投入票柜。吳敦義的政治生涯中,可能的最後一役也將畫下句點,從輸贏得失中,吳敦義的「功過」,將再次被世人論定。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專欄作家。

本篇文章共 4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90

喜歡這篇文章嗎?

韋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