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20年母子,向母親出櫃那一晚對他依舊艱難…投票前,請先看看這兩個媽媽的故事

2018-11-22 10:00

? 人氣

同性戀們一直要的都不多,就是能跟大家一樣擁有「選擇」進入婚姻的權利!(簡必丞攝)

同性戀們一直要的都不多,就是能跟大家一樣擁有「選擇」進入婚姻的權利!(簡必丞攝)

如果您還不確定 11/24 的公投該怎麼投?不妨看看下面兩位媽媽的故事,再做決定吧!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安迪的媽媽 

五年前二月的一晚,我跟我媽「出櫃」了,我跟她說:「媽咪,其實我喜歡的是男生...…」。我媽聽到後,沒有說任何話,只是不斷地流淚、一直哭。

我媽邊哭邊跟我說:「我這一輩子的期待就這樣沒了!是不是媽做錯了什麼?是不是媽沒有把你教好?是不是媽花太少時間陪你?是不是媽跟爸的婚姻影響到你?但我對你真的好失望好失望...…」

出櫃的場景,在腦海中演練了上百遍,我忍著淚水,用理性的口吻,回答著我媽一個又一個的問題。但完全沒有用,我媽就像失了魂的軀殼,不斷地問著重複的問題。就像是,我們做了20多年的母子,但就在那一晚,只因為性向,我被活生生的否定,被我媽否定...…無論任何形式,似乎「我生而為人,都像是個錯誤」。

小麥的媽媽 

今年九月的一晚,我非常要好的朋友小麥也跟他爸媽「出櫃」了,相似的場景,痛哭、失望、自責、怨恨甚至是憤怒!

小麥爸媽的無助及痛苦,當下幾乎無法消解,隔沒幾日,便帶著他去看了北醫的精神科。

小麥的媽媽:「醫生...…我拜託你,幫幫我們,解決我孩子的『問題』」,醫生沈默了一回:「媽媽,您冷靜下來,您小孩的『問題』其實並不是個問題,應該是個『議題』,問題確實有機會解決,但議題是需要討論的!」

雖然小麥的爸媽,當下還是陷在自己的迴圈裡,但小麥跟我說:「我看著他們難受,我也真的非常非常難受,但至少我不用再欺騙他們,我終於可以陪著他們一起面對這個『議題』。」

這兩位母親,一定是全世界最愛、最保護我跟小麥的人,在那個最平凡不過的夜晚,她們都徹底崩潰了,只因為,她們的兒子是「男同志」。

在我的認識裡,她們都是獨立有能力、經濟自主,愛家護兒的現代女性,但當想到這個社會對於同志的污名甚至是歧視、霸凌、排擠等。她們徹底棄械投降了,她們對自己的無能為力感到失望。

五年前出櫃後,我跟我媽其實一直都在對話,有時爭執、有時哭、有時笑。

有一次我認真問我媽:「媽,為何五年前那麼的反對啊?」

我媽:「啊...…你就突然說你喜歡男生,你媽以前根本不知道什麼事『同性戀』吼,只知道愛滋病啊、神經病啊,好像都跟這些有關!啊又想到之後就沒有孫子可以抱!我當然會覺得這一輩子到底在努力啥啊...…」

我:「嗯...…媽咪sorry,是我之前太想跟你爭辯,完全忽略了 你的心情和你的過去的人生經驗...…」

我:「那媽咪覺得我現在這樣,有不好嗎?」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