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希望當年有人告訴我,同性戀不是錯…52歲的他憶起國中歲月,道出學生時代最深傷痕

2018-11-19 10:50

? 人氣

2018年台灣同志大遊行。(簡必丞攝)

2018年台灣同志大遊行。(簡必丞攝)

我是52歲的喀飛,這是我的母校台南市後甲國中,我在這裡度過我的13到16歲。年過半百,人生許多風景就像疾駛而過的火車,逐漸飛逝、慢慢淡忘;然而,近 40 年前青春期的記憶,卻依然清晰。

我念書時後甲國中建校才10年,這是一個充滿活力的學校,在校慶或園遊會,每個班級都展現了學生自己的大膽創意和獨特風格。在這個活潑的校園,我的日子卻是帶著灰色與掙扎。

我發現自己和同學不一樣,他們談論著同校女生誰長得很漂亮,當時不但男女分班,而且男、女生班的教室分別在中正樓(辦公室)兩側,在那個保守年代,還是有同學冒著被「抓」的風險,下課偷跑到中正樓,和對面棟的女生傳情書。而我,卻只能偷偷地注意班上那位帥帥的同學。

他喜歡踢足球,踢球時會穿著長長的白襪。躲在操場邊的樹下,遠遠地偷看他馳騁球埸的帥氣模樣,沒有人知道我的秘密。

我以為這一輩子都只能暗戀。

有時候他上課忘記帶課本,會跑來和我擠在一個坐位上一起看書,他的身體貼著我的身體,我興奮地好像要窒息!這會讓我開心好幾天,可是我要小心翼翼隱藏我的開心。

回到家我會一直想他,卻什麼也不敢做、不能做,我常常因此心煩得不知道怎麼辦,就只能在紙上密密麻麻寫滿他的名字。我和他同班兩年,每天上學就為了看到他,總是有意無意偷看他,看到他笑我就跟著開心。

但我不能讓别人知道,當時覺得男生喜歡男生是奇怪的事,我很害怕喜歡男生這事一旦被公開,我會被老師罵、被同學討厭,我擔心大家會嘲笑我、排擠我,甚至失去所有的朋友。

那時候覺得自己應該一輩子只能暗戀别人,電影、小說描寫的那種互相喜歡的美好不屬於我,沒有希望、孤單的感覺常佔滿我的心,甚至看到電視連續劇或是電影的愛情故事,我就會難過地落淚。

過了40年,我沒有忘記當時孤單、害怕、手足無措的心情。我多麼希望那時候有人可以告訴我,同性戀沒有錯,同性戀不是怪物,這個世界不會因此把我遺棄。

文/喀飛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青春藏了誰臉書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