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伯泉觀點:國發會宜推動友善的留學環境─康寧斯里蘭卡案的思考

2018-11-19 06:20

? 人氣

作者認為,一些媒體報導康寧大學斯里蘭卡籍留學生於台打工期間,被壓榨剝削,學生遭受不平等的對待;而教育部認為康寧「犯下嚴重疏失」因此給予嚴懲。但事實真相果真如此嗎?(資料照,取自康寧大學官網)

作者認為,一些媒體報導康寧大學斯里蘭卡籍留學生於台打工期間,被壓榨剝削,學生遭受不平等的對待;而教育部認為康寧「犯下嚴重疏失」因此給予嚴懲。但事實真相果真如此嗎?(資料照,取自康寧大學官網)

少子化海嘯衝擊台灣的經濟發展與國家安全。就高等教育而言,私立科大協會理事長葛自祥校長曾預估目前的100所私立大學約66所要關門,哀鴻遍野。但筆者在「高等教育十字路」的願景(風傳媒2017.11.16)的尾段,認為全球華語熱,華語是全球第2大語言產業,台灣與中國是全球兩大華語輸出國,因此外國生來台華語留學的動機強。既然來台動機強,只要台灣掃除留學障礙,少子化海嘯「不僅不足擔憂」,剛好是台灣發展價值專屬「華語留學產業」的無窮動力。那麼到底留學障礙是什麼?

近日康寧大學招收斯里蘭卡留學生案,被一些媒體報導為「荒腔走板」,教育部認為康寧「犯下嚴重疏失」因此給予嚴懲。事實真相果真如此嗎?筆者認為不見得,一些媒體與教育部恐混淆了一些事實真相。本案正好點出台灣值得改善的一些留學障礙。

康寧大學(取自康寧大學官網)
康寧大學(取自康寧大學官網)

筆者先點出媒體訊息的4個自相矛盾。

矛盾1:一些媒體說斯里蘭卡學生在台南的屠宰場工作,被壓榨剝削,學生很可憐。但是台南當地媒體中華日報2018.11.6的報導是「只有屠宰場的老闆善待他們----仍有學生在屠宰場工作。為了保護老闆,不希望媒體窮追猛打」「屠宰場老闆對他們最好」。似乎「對學生最好的屠宰場老闆」被報導為壓榨剝削者?

矛盾2:一些媒體很肯定的報導斯里蘭卡學生是拿「觀光簽證」來台,因此國民黨立委跟進質詢是不是有力人士關說,才能以觀光簽證來台就學。但康寧說學生都有「工作證」,而觀光簽證來台,不可能核准工作證,因此訊息矛盾(外交部出面證實是拿「學生停留簽證」抵台再辦「學生居留簽證」)。

矛盾3:一些媒體說學生是「假留學、真打工」。但只要上網,就可發現主管外籍生的教育部姚立德次長令人敬佩的是「因家境不寬裕,姚立德要自己張羅在台北念書的生活費。----店家需要年輕人手,每天上午8點到晚上10點他打著赤膊又熱又累的揮汗工作」「姚立德當時根本無力負擔租屋費用,靈機一動,就到學校附近的貿易公司應徵夜間警衛,公司有沙發可以休息,他晚上巡邏後,就躺在沙發補眠,省下住宿費」「專三與專四那兩年,幾乎沒有睡過床、蓋過棉被」。姚立德打赤膊揮汗與打夜班睡沙發,「真打工」讀到博士。既然如此,斯里蘭卡學生真打工為何就不能讀到博士,為何就是假留學?這不是邏輯矛盾嗎?電視採訪中,斯里蘭卡生說的很清楚「我想要讀書」。根據教育部先前的調查,斯里蘭卡的家長普遍重視子女教育,因此是真留學。

矛盾4:媒體報導教育部說「這批學生英文能力很薄弱」,但另一名康寧老師卻說,這些學生「英文能力絕對可以PK掉一半以上的台灣學生」,有的學生程度很好。斯里蘭卡是英國殖民地,目前仍屬「大英國協」,根據教育部先前對斯里蘭卡的調查,出國的斯里蘭卡生屬英文流利的私校生。

媒體的訊息矛盾不只這4個,但「言之鑿鑿」之下,很多人片斷地信以為真,以訛傳訛。到底台灣的留學障礙是什麼?所謂留學「招生」,簡言之就是「招」學子來台「生」活。分為「招」與「生」兩大層面。

就「招學子」而言,過去最大的留學障礙之一是教育部將「留學代辦」與「招生仲介」混淆,造成所有大學極大的困擾。2018年10月24日鍾佳濱立委針對這個問題質詢教育部姚次長。終於教育部在立法院正式澄清:一、同意「留學代辦」與「招生仲介」是「兩回事」。二、教育部尊重「留學代辦」可合理收費。

亦即若支付過高的費用,學生負債來台,只好拼命打工。例如出井康博(2018)的「絕望工廠,日本」說越南生為了到日本留學,家人把田地拿去抵押,借了台幣40萬(相當於七年的收入),因為日語學校第一年的學費約台幣18.9萬,半年宿舍費約台幣4.8萬,以及仲介簽證文件與機票等等。越南生為了還重債40萬台幣,到了日本留學只能拼命打工。日本規定留學生「一週打工不得超過28小時」,她每週打工將近50小時還債,這才是真仲介。

媒體指斯里蘭卡生付1000美金到康寧留學,筆者看了不禁莞爾,進一步詢問是「支付800美金給旅行社」,亦即僅支付2萬多台幣,學生不會有真正的負債,這怎能算是仲介呢?台灣與斯里蘭卡無邦交,學生跨國飛到新加坡辦簽證,居住數日,再飛到台灣。新加坡食宿生活昂貴,簽證文件與異國交涉繁瑣(單單簽證規費就要100美金)等等。學生支付低費用來台,似乎是有「代辦善人」代墊相關支出,難道沒有媒體覺得直接批判為「仲介」有點矛盾嗎?有的媒體甚至直接「指名道姓仲介」,貼出相片,未審先判,言之鑿鑿,難道不覺得奇怪嗎?台南當地媒體中華日報2018.11.6指出某里長喊冤,他受康寧之託照顧學生,代墊學生餐費,至今「被欠20幾萬」,也被控為「仲介黑手」,冤枉不冤枉?換言之,康寧斯里蘭卡案的代辦收費低,學生家庭也未真正負債來台,不能言之鑿鑿認定為真仲介。

許多背包客到澳洲打工度假,卻遭到虐待與剝削等對待(AP)
許多人到國外留學後,會選擇打工來填補生活費。(AP)

就「來台生活」而言,主要的留學障礙是幣值差距,這是跨國現實。日韓大學費用比台灣的大學費用高很多,這是台灣與日韓大學競爭時的優勢。以越南為例,目前單是到日本語言班的費用約6500美金(筆者課堂上,一位越南生告知他同學的家庭背債50萬台幣赴日),到韓國語言班的費用約9000美金。日韓亦面臨少子化,根據經濟學人報導,2017年韓國生育率全球最低,只有1.05,首爾生育率更只有0.84。日本的少子化與老年化更嚴重。雖然台灣歡迎來台留學無經濟負擔的日韓留學生,但主要生源在東南亞與南亞,他們來台留學往往面臨幣值差距的震撼,因此往往須像姚立德次長一樣半工半讀完成學業。但目前外籍生的半工半讀留學制度並非合理友善。

一、日本留學生每週合法工時28小時,台灣為20小時,哪一個比較合理?台灣最低時薪140元,學期間每月合法收入1.1萬。根據學費與生活費推算,學期間留學生每月收入最少要約1.6萬才可安心讀書,倒推就是每週28小時。外籍生在筆者課堂上的回答也是1.5至2萬之間,才可安心讀書。值得一提的是留學生不是只來打工,上學期末,一位大二越南生給筆者一張「童家越南料理」邀請卡,他說他家從越南匯款100萬台幣以上到台灣投資餐廳。他的學生簽證已改為「投資簽證」,他大三先休學創業。

二、斯里蘭卡生無負債來到台灣留學,開始遇到幣值差距的留學障礙。解決這個問題,需要企業協助。知名企業聯華食品可提供住宿與半工半讀,因此康寧主動找聯華簽約,聯華也認真協助照顧學生卻惹上麻煩。國民黨立委跟進質詢罰款聯華太低,勞動部長不深入了解問題本質竟也同意。

什麼是問題本質?(一)外籍生來台註冊與辦理內政部外僑居留證後,本可立即取得工作證。但「可憐被中國打壓的台灣」與斯里蘭卡無外交關係。這次整批斯里蘭卡生能來台留學是首創,但斯里蘭卡生抵達外交部駐新加坡代表處辦來台簽證時,卻遇到幾個問題,例如斯里蘭卡的教育制度與台灣不同,學生無所謂的畢業證書等等,幾經折衝,外交部基於嚴格把關,先給予「學生停留簽證」抵台再辦「學生居留簽證」,導致「工作證」的申請耽擱,面臨無工作證打工的障礙。筆者去年協助菲生來台也遇過這種慘痛經驗,台灣在菲國第3大城Davao City無指定留學生健檢醫院,以「學生停留簽證」抵台後非常麻煩。因此去年筆者協助也是首創的18位寮國生在越南河內辦理來台簽證時,無論再大的艱難,都只以「學生居留簽證」為目標,讓寮生抵台後,可順利取得合法工作證。亦即斯里蘭卡生在聯華無工作證,並非故意而是意外的障礙。

(二)有的批評學生抵台就住聯華宿舍因此是假留學。若以開南大學為例,校門口就有優質的國際型公司,企業主年輕時半工半讀完成學業,樂於幫助外籍生提供住宿與半工半讀,若學生一抵台就住進公司宿舍,豈能說是假留學。台灣的交通方便,公司提供學生宿舍與學校之間有距離,只要一部交通車或適當的公車網就解決,並不能就只斷定為假留學。

(三)康寧主要的失誤是康寧分為「台北校區」與「台南校區」,學生的學籍若註冊在台北的商業資訊學院就無問題,因桃園聯華與台北很近。但可能為了救台南校區的註冊率,斯里蘭卡生註冊在台南,而台南與桃園距離太遠,說不過去。因此被迫將學生全部拉到台南,而非改註冊在台北。聯華成為「被害苦主」喊冤:長期以來與多所大專院校皆有產學合作,去年康寧主動提出產學計畫,讓斯里蘭卡生實習,公司配合政府的新南向政策發展南向計畫。沒想到才一個月,學生還在熟悉學校與實習環境,正要按實習計畫開始實習,學生就突然被康寧帶離,公司很錯愕。

(四)聯華是知名公司,其打工環境有保障有制度,但在留學障礙與教育部要求下,學生反而被帶到台南四處「打零工」,無保障無制度。有的學生到了時薪較高的屠宰場,無法忍受,很快就離職,並向媒體爆料「受到虐待」。有的學生願意繼續,事實真相是「屠宰場老闆對他們最好」,卻被報導為壓榨剝削者?亦即學生若註冊在台北校區,基於台北住宿貴而住在聯華宿舍,且建立半工半讀制度,豈不是比「四處打零工」更有保障。以健保為例說明,外籍生須抵台6個月才能辦健保,萬一前6個月意外住院很麻煩。公司雇主可在前6個月就提前幫外籍生辦健保,筆者接觸的優質公司,即便每週只合法打工20小時,仍會幫學生提前辦健保,比四處打零工有保障。

(五)少子化海嘯來臨前,政府擔心外籍生搶台灣人工作,因此就業服務法限制每週20小時。但目前立法背景已變,台灣家庭很多是獨生子,到工廠打工的意願低,優質企業工廠往往缺工。當前台灣的越南與印尼外勞逃跑人數高,即便沒逃跑,外勞往往就被限定為賺錢,來台生活單調苦悶。不似在少子化海嘯下,大學面臨關門危機,外籍生來到大學,都被大學教授當做「寶」,許多外籍生的程度也非常好。但在留學障礙的限制下,大學往往很苦惱,不知如何幫外籍生安心半工半讀。若要幫忙,動輒得咎,例如康寧。企業要幫忙,動輒得咎,例如聯華。再以開南大學校門口的優質公司為例,海外各國訂單成長,替台灣賺進外匯,公司持續擴廠而缺工,企業主半工半讀出身,疼惜外籍生,歡迎近在咫尺的外籍生,這是「多贏」,卻在留學障礙下,變成「多輸」。亦即讓外籍生安心的半工半讀制度,不能輕易說成變相外勞,更不能輕易說成假留學。過去台灣畢業的外國生,回母國後往往位居要津,關鍵時刻就發揮友台影響力,這是孤獨台灣的「廣結善緣」。

三、基於上述留學障礙,政府推出兩項突破。僑委會的高職僑生「三三輪調制(三個月在校,三個月實習)」以及去年教育部新南向政策推出的「外籍生國際產學專班」,係屬類似的安心半工半讀制,大受歡迎,效果良好。國際產學專班就是外籍生到企業實習。但教育部卻回答媒體說康寧是「康寧大學」不是「康寧科技大學」所以不能做國際產學?聽起來很混淆,平平是大學,若是「康寧科技大學」,外籍生就可到企業實習月賺2.2萬,有保障,學校還可獲得400萬補助;若是「康寧大學」,就只能「四處打零工」月賺1.1萬,無保障,學校無補助。聽起來很不公平,難道康寧大學的外籍生就活該被教育部「歧視」,到屠宰場打黑工,然後再倒過來「嚴懲康寧疏失」。教育部這項「歧視」政策似讓原本的「多贏」變成「多輸」:康寧輸、聯華輸、外籍生輸、教育部輸、台灣外交輸----。

20181113-圖為開南大學學區大樓。(取自開南大學官網)
圖為開南大學學區大樓。(取自開南大學官網)

2017年起教育部這項「歧視大學」政策再討論如下:根據教育部近三年統計,開南是全國大學的越南生排名第一,招越南生是開南領先其他大學的專長。但教育部一方面說開南招越南生無獎助,要開南替國家開疆闢土,去沒有外交關係也幾乎沒有學生來台留學的寮國招生。另一方面,教育部又讓沒有越南招生經驗的「╳╳科技大學」到越南招生,每班補助400萬,10班補助4000萬,自相矛盾。開南克服艱辛萬苦,去年替國家打通沒有外交關係的寮國招生通路。學生抵台後,因為是新國家的首批學生,特別用心照顧,提供寮生大一學雜費全免與住宿一學期全免的獎學金。然後安排合法打工月賺1.1萬。未料教育部卻一直問些膚淺的騷擾問題。然後今年8月3日教育部來文說該批學生「收入顯不足以支應第二年起所需支付包括學費、住宿費以及生活費之開銷」「貴校所招收之寮國學生顯有經濟困難,若長期處在經濟高壓的情況下,將對學生學習及生活適應產生不利之影響」因此停止寮國計畫,已公文承諾的獎金也未給。亦即寮國生僅是合法打工月賺1.1萬,所以經濟有困難付不出大二開學的費用,豈不是等於說要協助學生超時打工,月賺2萬才不會有經濟困難。教育部「歧視寮國生」付不出開學費用,殊不知有的寮生一放暑假,其家庭就帶到國外旅遊。今年9月開學時,寮生家長也跨國來電,請筆者協助銀行的匯款註冊。教育部這份公文很粗糙既外行又自以為是歧視寮國生。

最後,在本質上,不能把外籍生視為商品壓榨。例如教育部推出立意很好的國際產學專班,讓外籍生安心半工半讀。有的大學校長眼看外籍生有收入,就不願提供大一學費全免或減免的獎學金,而是與學生計較,也要來「壓榨」一下,苛扣外籍生收入做為大一的學雜費,於是大學校長變成最大的「台灣仲介」。

台灣若要掃除留學障礙,國發會宜協調勞動部、內政部、外交部、教育部、經濟部、衛福部、僑委會等部會推動「合理友善的留學環境」,讓留學生無負債來到台灣,然後可安心半工半讀,培養為台灣經濟發展的支持人才,廣結善緣。少子化海嘯已來臨,台灣的留學障礙掃除沒?

*作者為高等教育工會開南大學分會副召集人、開南大學華語中心創立主任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