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瀚興觀點:吳敦義失言不當,但「走路工事件」誰還黃俊英公道?

2018-11-19 06:40

? 人氣

國民黨主席吳敦義輔選失言,成為選前最後一周民進黨痛打的目標。(簡必丞攝)

國民黨主席吳敦義輔選失言,成為選前最後一周民進黨痛打的目標。(簡必丞攝)

11月24日的縣市長選舉在即,媒體轉述國民黨吳敦義主席疑似對陳菊前市長的體型開玩笑,並順道重提黃俊英教授十二年前遭走路工誣衊。高雄市長參選人,韓國瑜對此表示,寧願「乾淨輸,也不願骯髒贏」,並對吳主席失言有所微辭,筆者肯定不作人身攻擊的選舉,既涉舊事重提,容有其他看法。

首先,高雄關帝廟乃風水寶地,香火鼎盛,而關帝爺為何受萬民愛戴?即為「忠義」二字。《三國演義·華容道義釋曹操》,曹孟德除提到「過五關斬六將」恩澤,又提到「庾公之斯」的典故,說動了關帝爺,放一條生路。當然,小說未必是史實,然「庾公之斯」典故有何魔力,能觸動關帝爺心弦?值得深究。

又查,前開典故語出《孟子》,話說名叫庾公之斯的神箭手(甲),追殺另名神箭手子濯孺子(乙),乙生病無法拉弓反擊,乙卻氣定神閒,因為甲的射箭老師,是乙教授的徒弟,而徒弟傳授技藝,先重人品,必不教出欺師滅祖的逆徒;甲對乙說:「我是從您徒弟那裡得到射箭的技藝,您等於是我的太老師,我怎能用您的技藝射您?」然國事不可廢,故甲仍以無箭頭的箭射乙,傳為美談。是以,「射箭不射師傅」,乃中華民族所傳「春秋大義」,與堪稱人的「底線」。更叫人佩服,三國演義作者羅貫中寓教於樂,將此忠義事例,以小說體例,深植人心。

參選高雄市長却因選前「走路工事件」衝擊,最終以一千多票之差落選的已故考試委員黃俊英。
參選高雄市長却因選前「走路工事件」衝擊,最終以一千多票之差落選的已故考試委員黃俊英。

承前,若讓時光倒流,回到高雄市長選舉的十二年前:已逾法定選舉時間,當陳菊市長拿到「走路工情資」,遇上恩師黃俊英,應如何處置?或者:在合法選舉時間截止,對未經充分調查的走路工情資,應該於選後提出於司法機關裁判,不損師生情誼,不違政黨政治,可謂兩全;或者:狀況未明之際,即便深信老師人格,仍授意陳其邁先生,於選前一日深夜,召開記者會,戴著口罩的檢舉人,讓黃老師猝不及防,中此「冷箭」?很遺憾地,陳菊前市長選後者。黃教授抱憾以終,除吳敦義前市長變造錄音帶後,又添一筆高雄市長選舉的「拍案驚奇」。

綜上所述,又逢高雄市府選戰前夕,鑑往知來,吳主席敦義所言,若涉及人身攻擊者,誠屬不當;然當年「黃俊英,走路工抓到了」,以此手段所得政權,怎能俯仰無愧?昭昭史冊中,如何給後人評述?子曰:「以直報怨,以德報德」,若黃教授地下有知,該以選票:還他一個公道,也給高雄市民一個未來!

*作者為律師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