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宗偉觀點:與我好者皆無辜 與我惡者必匪諜─指鹿為馬的威力

2018-11-14 06:30

? 人氣

作者認為,現在綠出於藍更勝於藍,民進黨扣人紅帽子不講邏輯且無需證據,這就是轉型正義轉出來的民主大倒退嗎?如果綠營敗選就歸咎中共介入,是台灣民主的失敗。(周思宇攝)

作者認為,現在綠出於藍更勝於藍,民進黨扣人紅帽子不講邏輯且無需證據,這就是轉型正義轉出來的民主大倒退嗎?如果綠營敗選就歸咎中共介入,是台灣民主的失敗。(周思宇攝)

在台灣政治版圖已經重新洗牌的時刻,作為台灣外部最重要想要介入島內事務的政治勢力,在台灣的重要人物過去或現在,與中國共產黨之間有怎樣的關係,在這次選戰中變成一個重要的討論話題。

假如是一個民進黨與覺醒青年心目中政治正確的人,就是情況如何明顯證據怎樣確鑿,新黨國體制也會硬挺她的遭遇到底。98歲的27部隊指揮官鍾逸人就是一個典型,他在10月初促轉會的撤銷罪刑前科儀式上就這樣臉不紅氣不喘地修改歷史。他說「他只不過對這個不仁不義的蔣介石派來的軍隊,欺負台灣人,忍不住起來保護我的故鄉,與國民黨的軍隊對抗,不幸落馬、被他們擄去。」

20170225-中研院「紀念二二八事件七十週年」學術研討會,前「二七部隊」部隊長鍾逸人。(甘岱民攝)
圖為前「二七部隊」部隊長鍾逸人。(甘岱民攝)

鍾逸人先生都到這把年紀了,還不肯說出27部隊相關事情的全部真相,真是令人感到遺憾。在鍾先生的回憶錄<辛酸六十年>的1988與1993年兩版當中,第478頁都有一個小段落紀錄到了一件怵目驚心之事。但30年來所有台灣史研究者對此居然眾人一心睜眼瞎,都沒有看見也不追究這件事情到底由來為何?

當時27部隊穿戴倉庫中找到的日軍服裝,但其軍帽上有一顆黃星,為了避免誤會,鍾想要去除之。但是剛好找不到剪刀或美工刀之類的刀具,於是就命部下用墨水塗掉,偏偏部下又拿成了紅墨水。他表示對此莫可奈何,從此27部隊就這樣軍帽上戴著紅星現世了。

對有70年對抗中共生命記憶的台灣人來說,就是高中生也知道繡在軍帽上的徽章,在身分識別上的重大意義。是何種屬性的軍隊,才會配戴紅星帽徽,這絕對不是一件可以兒戲開玩笑的事情。鍾逸人在兩版回憶錄中始終堅持這個極不合理的說法,以掩飾27部隊的高度親共色彩,也是本書有正常理智的讀者會感覺被當三歲小孩,自己的智商被侮辱了。

10月中姚文智出席「228暨白色恐怖受難團體後援會」,又有一段與史實嚴重不符的發言。姚文智在會上致詞時說,他太太是白色恐怖受難者家屬,岳父的父親原本在天馬茶房附近經營書店、組織左派思想讀書會,參與的人還有岳父的哥哥,當時是台大經濟系學生,但兩人後來都不幸遇害。講到情緒激揚處,姚太太還當場失聲痛哭。

潘瓊枝女士的祖父黃石岩與伯伯黃弘毅,在白色恐怖時期被國府槍決。但是根據李登輝年輕時的同志,白色恐怖時期逃往中國大陸的老台共陳炳基敘述,當時兩父子都是在台北相當活躍的中共地下黨員。黃石岩甚至是中共台北市工作委員會的委員,也就是當時中共黨內在台北市決策人物的前幾把交椅。明明就是在地重量級的中共幹部,居然被講成只是參加左派讀書會?黃家父子當時的行為明確地是在為解放軍攻台進行內應,如果不加遏止,今天又有甚麼立場要求取締,手中並無一槍一彈ˊ愛國同心會與統促黨?這又是所謂轉型正義根本是在改寫歷史指鹿為馬的又一鐵證。

但是在政治鬥爭的當前又不一樣了,轉型正義會幫過去明明涉有重度共嫌,甚至就是共幹的人洗刷成無辜遭難。任何在網路上鵲起的,當下與執政者敵對聲音,則立刻不需要經過任何推理認證,直接打為中共同路人。

作為最近綠營反擊韓流的代表,一位學者最近用<這不是韓國瑜的選戰>一文

質疑韓流的背後有政治操作。而且全文沒有提出任何證據,只稱「且讓我們試著以中共角度來看待這場選舉,他能有哪些操作目標與策略選項,那麼對於捲起這場旋風的力道就會看得更清楚。」

這位作者的口氣不小,乍看一下還以為這是哪位專攻中共情報系統作業模式的國關中心研究員。拉到文末以後看到作者的簡歷,只寫到「作者國中時綽號為費雯,大學念台大經濟系,研究所念新聞,於日本京都大學取得經濟學博士學位,曾任公共電視研究員,現在在傳播學院教書。關注各國影視產業發展,也喜愛追劇以及考察各種庶民史」,真是令人瞠目結舌。全文沒找到任何中共具體介入的證據也就算了,作者本人自己哪裡有過一天中共研究相關的學經歷?

羅教授憑哪一點讓讀者相信,她有哪一點對中共的認識與知識,可以支撐起這個「試著以中共角度來看待」這麼大的法螺?以她此生對中共情報工作隱蔽戰線的全部了解,只怕光是問她一下中共情報戰線史上幾個重要人物如李克農羅青長錢壯飛都是甚麼人?她可能就已經回答不出來了吧?讀者從何產生信心她解讀的中共角度會是正確的?

20181110-國民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10日到雲林為張麗善助選。(新新聞郭晉瑋攝)
圖為國民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新新聞郭晉瑋攝)

在邏輯上更加經不起推敲的是,綠營指責韓國瑜最近的網路高聲量、高流量,不用負任何舉證責任,理所當然地要「歸功」給對岸。假如按照綠營現在這種全然莫須有的指責,羅教授這篇根本與編撰劇本無異的「費雯」,堂而皇之地說「至少目前看來,中共的大計畫已經成功,因為韓已被拱成藍營的共主,挾著「媒體寵兒」光環的他到處去為同黨候選人助講。而且這場荒謬的旋風讓更多人對民主的信心動搖。」這確實讓人對台灣民主的信心動搖,因為執政者與其盟友,現在明明不斷在欺負選民的智商。

羅教授首先沒有任何說理或解釋,既然拉抬誰的網路聲量就可以心想事成,中共為何要單單挑選韓國瑜拱成藍營的共主?既然操控台灣網路民意如此簡單,果真如此的話北京與中國網民,現在不是更應該努力去拉抬還在苦苦撐持的丁守中、陳學聖與高思博呢?把這些藍營長期明顯落後者的氣勢也拉抬上來,六都選舉結果若是國民黨全壘打,而民進黨剃光頭,不是更功行圓滿?這種邏輯上根本完全不合理之處,完全複製戒嚴時期,與執政者為敵必是匪諜的霸道作風。

這位傳播學院的教授最後赤裸裸地要求政府箝制媒體,而且還是一樣沒有任何證據,要檢調去查。「現在唯一能亡羊補牢的作法,就是應設法揭露媒體背後的金流。新聞媒體在這次選戰中賺進多少錢?這些資金流動紀錄該不該查清楚?」這樣的做法合於法律道德嗎?在政治正確面前也都無需查究,哪管她訴諸的其實是警總的再現。羅教授主張使用警總手段保衛台灣民主,是民主化30年最大的諷刺。

而前面已提醒,228與白色恐怖時很多案件,情治單位之所以逮捕共諜,好歹多少還是會有些證據,有的還堪稱板上釘釘一般的確實。鍾逸人到現在也說不清楚為何27部隊會頭戴紅星,恐怕是要把這個不便啟齒的秘密帶進墳墓。姚文智目前看來雖然當選希望渺茫,之前尚且侈言當選後在台北市禁絕五星旗,結果他岳家的長輩們根本就是中共在西山無名英雄紀念碑認證過的高幹或烈士,真是歷史的諷刺。

但是現在綠出於藍更勝於藍,扣人紅帽子不講邏輯無需證據。說你不是匪諜,你就算真的是也不是。說你就是五毛,你就算不是就也得是。這就是轉型正義轉出來的民主大倒退嗎?如果綠營敗選就歸咎中共介入,是台灣民主的失敗。這樣的強盜邏輯選民買單嗎?旬日以後就有答案了。

*作者為台大國發所博士生,律師考試及格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宗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