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談綠營的焦慮症候群

2018-11-14 05:40

? 人氣

作者認為,如果民進黨不檢討自己的錯誤,只懂得謾罵,只懂得酸言酸語,去栽贓抹黑,惡意曲解別人政策用意,那只會讓人更加厭惡。。(簡必丞攝)

作者認為,如果民進黨不檢討自己的錯誤,只懂得謾罵,只懂得酸言酸語,去栽贓抹黑,惡意曲解別人政策用意,那只會讓人更加厭惡。。(簡必丞攝)

西元2018年,大概會是值得台灣史大書特書的一年。

前有台大校長當選人管中閔獨抗政府四大院—行政、立法、司法、監察,兩位教育部長先後為此下台。後有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單挑以陳菊,蔡英文為首的全台民進黨的行政團隊及其支援的打手群。

其實這些問題本來就根本構不成問題,如果一開始處置得當,或是忍一時風平浪靜,這些問題絕對是可以扼殺於幼苗之中,也不會造成如今星火燎原之勢。

管中閔的處置,成為新任教長的最棘手問題。(柯承惠攝)
管中閔的處置,成為新任教長的最棘手問題。(柯承惠攝)

拿管中閔這位台大校長候選人來說,如果一開始就先行讓其就任,再依據法律蒐集其不適任的證據,就這樣拔除他的校長職務,或許爭議性也不會太大。可惜綠營內部有人輸不起,非要把台大校長這個職務搞到手,即使蔡英文總統已經希望不要太過干涉此事,仍然有人不依不饒,非得逼著把管中閔鬥臭鬥垮,掃地出門不可,搞得全黨及政府都被拖下水,要不是現在正值選舉期,以及新任部長葉俊榮保持低調和拖字訣,讓台大校長選舉這件事曝光度不再高張,否則現在這檔事還有得吵。

然而歷史的過程是如此相似,偏偏有人學不了教訓。一個小小台北農產運銷公司的總經理職位,落入了民進黨的法眼之中,於是,在自大傲慢的心態作祟下,他們逼走了這位早被打入政治冷宮的韓國瑜,然後派個擁有台灣史上最高薪的實習生繼任。當然,故事還沒完,當這位韓國瑜在去年被自己的政黨”流放”到高雄之後,他開始小心翼翼的經營起自己在高雄的勢力和人脈,事實上他也真的沒有太多資源及人力,唯一能憑藉的,大概就只有他和台北市議員的質詢影片所累積的人氣。

而相較之下,民進黨當時根本把高雄市民當成「潘仔」,當成自己的政治肥肉。黨內初選,就彼此殺聲震天,彼此抹黑,殺的刀刀見骨,對於高雄市民如何看待這場黨內初選根本毫不在意,反正都能挺過最危險的氣爆事件,區區抹黑自己人算啥東西。而在之後,北漂高雄市長也隨之產生,在假惺惺的感謝不捨和不甘心的高雄市民之後,急急北上坐鎮總統府,成為民進黨2018年選舉最大的幕後操盤手。當然,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她捨不得自己的手下愛將,於是積極提拔他們一起拋棄高雄,北上到台北吃香喝辣,升官佔肥缺,自不在話下,至於留給高雄市民的,簡單來說,就是一個又一個人力資源及人才的坑。

韓國瑜(圖左)表示自己最感謝的是第一個與他成立聯合競選服務處的陳若翠。(圖/徐炳文攝)
圖為國民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圖左)。(資料照,徐炳文攝)

如果只是官員北漂,只是黨內初選各種伎倆齊出,可愛又忠誠的高雄人大概還能忍受,還願意支持民進黨。然而天不從人願,八月大雨的出現,除了淹埋了陳菊市長對高雄治水的夸夸之言,也誕生了史無前例的五千天坑。此時民進黨陣營並不優先檢討自己疏失,反而是第一時間優先檢討一個根本還成不了事的韓國瑜。之後,當韓國瑜以自己的方式試圖提供對高雄改革的計畫及願景之後,民進黨開始了自己最擅長的伎倆,猶如管中閔台大校長事件的翻版,抹黃,抹黑,抹紅。這些種種的惡行惡狀,終於讓高雄市民開始思考一句詩。

「我本將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

為何這樣挺民進黨,生活卻越來越苦悶?薪水有變多嗎?客人有增加嗎?

明明民進黨是人材濟濟,為何要像一群野狗互相撕咬?這樣是民主風範?還是爭權奪利?

說好的要陪伴高雄人,要跟高雄鬥陣走,要跟大高雄人民同甘共苦,為何要拋棄高雄人,跑到台北去操作選舉?高雄市,真的留不住你們這群北漂民進黨員的心嗎?

凡此種種,才是真正樹立起高雄人為何會有想換黨換人做做看的原因。

嚴格說來,並不是說韓國瑜的政見主張有多高明,也不是說韓國瑜對高雄的見解有多獨到特別,關鍵在於,高雄市民希望的是一個真誠,跟自己相關的道歉,然後用最簡單的辦法讓高雄市民過更好。如果民進黨不認真檢討自己的錯誤,支持民進黨的專家或是教授仍然看不穿這點,只懂得謾罵,只懂得酸言酸語,去栽贓抹黑,惡意曲解別人政策用意,那只會讓人更加厭惡,憑著一時嘴賤酸語,仗著筆尖鋒利侮辱他人,這些教授或是專家是為台灣民主爭口氣,還是為台灣民主蒙羞?

*作者為普通市民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