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其文觀點:如何定義台灣金馬獎

2018-11-19 06:50

? 人氣

第55屆金馬獎,《我ˋ們的青春在台灣》拿下最佳紀錄片傅榆,在台上感言直言希望台灣是一個獨立個體。(甘岱民攝)

第55屆金馬獎,《我ˋ們的青春在台灣》拿下最佳紀錄片傅榆,在台上感言直言希望台灣是一個獨立個體。(甘岱民攝)

近年頒發金馬獎都會有爭議或不平的聲音出現,特別是牽涉到以有限的公資源,用來補助或鼓勵或認同意識形態對立國家的作品,甚至給予公開褒獎。這些問題不但應該要正視,也應該積極用理性又客觀的方式來處理。

善用台灣政府有限的資源,天經地義使用在地名稱

政府鼓勵跟補助在台灣的電影製作團體,本來就是天經地義跟具體政策的實現,並不用去看其他國家的嘴臉,或介意他們來不來參加,我們真正要鼓舞的是在地的創意跟製作,真正要補助的是提供有限的資源,讓台灣製作的影片可以自由發行,其他都是附庸的目的。

坎城影展、威尼斯影展及柏林影展並稱為國際三大影展。以坎城影展(Festival de Cannes)來說 這是法國於1946年首度在坎城舉辦的國際性電影展暨電影獎。政府每年約輔助100萬至150萬美金來辦理活動,影展區分正式跟平行單元,影展各獎項則有正式競賽的長片跟短片,台灣跟中國的電影也先後多次獲得大獎。

20181117-第55屆金馬獎,《大象席地而坐》最佳劇情長片。(甘岱民攝)
第55屆金馬獎,中國大陸製作的《大象席地而坐》最佳劇情長片。代表講話的北京電影學院老師盛讚金馬獎是推動華語電影進步的動力。(甘岱民攝)

今年台灣辦理金馬獎,已經堂堂邁入55個年頭,早已是使用華語地區頒發電影的重要獎項,公平公正性相對於中國來說,更有不可替代的正確跟公信力,辦理金馬獎,除了繼續跟國際接軌外,應該還是要屏除政治力的不當介入,但是對於刻意的打壓,或是侵們踏戶的言行,都是不可取的態度跟行為。  

今年中國製作的影片,恰巧也獲得金馬55項大獎,顯現的是評選作業的大氣跟無私,這裡反映的就是台灣自由開放的社會,氣度恢弘,台灣不會刻意用意識形態去杯葛,去強摘,或去吃別人家的豆腐。

用台灣的名義補助活動的舉辦,以尊嚴對等,不卑不亢的雍容大度,可以讓世人認識舉辦國家的價值與榮光。

制定合宜的在地輔導跟補助機制

獎項的鼓勵往往在評審時會牽涉到資金跟製作規模的大小的考量,台灣雖然不缺乏電影科系與電影製作的人才,但因為在地的經濟規模不大,競爭激烈,加上政府補助的經費有限,經常處在僧多粥少,嗷嗷待哺的失能現象,政府若沒有一套實質獎勵的措施,電影製造業恐怕會寒冬未盡,春燕不來。

獎項的鼓勵,會引發正面的製作意義,金馬獎的獎項,可以單獨頒發在地台灣製作的獎項,用來提升並鼓勵在地製作的作品,當然也可以另有一組規模較大的國際獎項,甚至是橫跨亞洲地區的影片,可以一起來候選。否則在人力物力,不見然對等下的競爭,對弱勢的製作團隊而言,仍然有不公平的差異存在。

寬容看待來客的不適當舉措

這次最佳紀錄片《我們的青春,在台灣》導演傅榆在台上哽咽說:「我希望我們的國家,可以被當成獨立的個體來看待,這是我做為台灣人,最大的願望。」這個發自內心真誠的呼喊,本來就不足為怪,但是碰上來自中國的人士,問題就來了。

張藝謀首次出現在金馬舞台,卻偷渡一句「中國電影」,引發不得體的爭議,中國影帝涂們和惠英紅上台頒最佳女主角,立刻回敬說很高興來到「中國台灣」頒獎,還說「兩岸一家親」,全場OS譁然。《蘋果日報》還報導,鞏俐當日下午評選出爐後就開始臉臭….

這些舉態,雖然讓我們看笑話,但其實我們應該用同理心來看,多一點包容心,這些來自中國的客人,他們若不這樣反應,回到中國又要如何交差?

20181117-第55屆金馬獎,《影》最佳導演張藝謀。(甘岱民攝)
第55屆金馬獎,《影》最佳導演張藝謀在台上一句「中國電影」被認為是「偷渡」政治語言。(甘岱民攝)

繼續開放,不用為難來訪客人的立場

台灣自由創作的氛圍,相信來訪的中國藝人,一定感受在心底在眼裡,他們的內心若沒有一絲感動跟尊重,應該也不會千里迢迢刻意前來領或頒獎,他們也都知道處在中國,並沒有真正創作的自由度可言。

金馬執委會主席李安的回應就很有氣度:「台灣是自由的,影展是開放的,大家愛講什麼就講什麼,我們不能去限制,大家都是客人。而藝術歸藝術,我不希望有任何政治來干擾(金馬獎),希望大家尊重這一點,請大家也給電影人尊重。

20181117-第55屆金馬獎,金馬獎評審團主席李安。(顏麟宇攝)
金馬獎評審團主席李安的大度就是台灣的大度。(顏麟宇攝)

所以金馬獎的頒發,不用特別去封殺其他使用華語創作的地區,但也不必刻意去討好,讓大家自由選擇參加與否,開放,正可以顯現台灣的自由跟接納的氣度,至於對方來不來,反而是他們自己的問題。若有應對不合宜,或出現讓人看笑話的舉措,那反映的就是對方文明的不足,他們的作品自然就聞不到,看不見,真正自由創作的氛圍,難過的應該是這些最「苦悶」的藝術工作者,我們就不用苛責他們了。

所以讓世人充分看見這項金馬獎,就是台灣獨自舉辦並且實質鼓勵的金馬獎,是一杯道地又自由濃厚,開放香醇的美好心靈咖啡,在每一啜口間,總會爆發令人讚嘆的激賞。

*作者為台北藝術大學退休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