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面對再好的朋友,同志都不見得敢出櫃?這個故事道盡同志「害怕說出口」的辛酸

2018-11-18 09:00

? 人氣

「欸你走外面。」

『為什麼?』

「因為北一的外套顏色比較建中亮,這樣才不會被車撞到。」

『⋯⋯你真的很機車。』

我是恦,我是生理女異性戀。原諒我用匿名的方式來說我跟摯友的故事,這是為了保護大概還在掙扎的他。

國二那年,他轉進了跟我同一個數理補習班。我們一開始不太熟,畢竟不是同一個國中,他又是插班,變熟的契機或許是我們總是在成績競爭,又或是共同的動漫話題,又或是我們都喜歡耽美文學——俗稱的BL。

他在我們同天生日那天,送了我一個吊飾。因此我發現兩件事情:一件是,原來我在他心中,我是一個比我以為的還要重要的朋友;另一件是,我喜歡他。

國三基測結束,我們分別考上北一女中和建中。高一我們還是一起補數學,白天在學校斤斤計較那70個字元一封的文字簡訊聊天,傍晚放學之後就一起吃飯、唸書、傳紙條、講幹話。

高二我們離開了共同的補習班,並沒有斷了聯繫,但我不再參與他的生活圈、他的朋友我不再聽過名字,我覺得我們的交情跟我對他的喜歡大概會這樣慢慢淡了。

後來,是上大學之後。某一天,我接到在另一個城市唸書的他打來的電話,他在哭,哭得心碎

我嚇壞了。

他說,他被從高中交往到大學的男朋友劈腿了,小三是個女孩子,不像他,跟男朋友談戀愛還需要躲躲藏藏

我又氣又心疼,氣他瞞我這麼久,心疼他被傷得這麼重。

我在電話裡氣得說:「你都知道我看 BL 了你怎麼還會覺得我排斥同性戀?」

他一邊哭一邊說:「我還是會害怕。

我可能永遠不能直接體會他害怕什麼,但我可以理解,怕我說噁心、怕他的秘密曝光、怕失去我這個朋友。

後來他對我說了那些我錯過了的故事,我們又熟起來,一起唸書、去他的城市看他比賽。甚至為了幫他暫時擋下他家人對他性向的懷疑,我成了他沒有交往過的「前女友」。

我一直在思考,如果我們的社會更寬容,我是不是就不用錯過那幾年他不敢告訴我的,那些他的煩惱、他的糾結、他的快樂、他的怦然心動?他是不是就可以不用瞞著我,自己去承受那些不可明說的孤獨?

他真的很機車,嘴巴很壞,但他值得世界對他好,就像這個世界對我好一樣。

我想要一個,不會因為性向而讓我錯過我摯友生命經歷的世界。

我希望我能是駝客的綠洲。

『其實我喜歡過你。』

「我知道,只是我怕跟你在一起之後,如果我還是比較喜歡男生,你在床上發現我跟另一個男的在一起你會嚇死。」

『⋯⋯你真的很機車。』

文/恦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青春藏了誰臉書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