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權公投辯論》台大教授范雲談挪威同志教育經驗:國王跟國王幸福快樂,又怎麼樣呢?

2018-11-22 10:12

? 人氣

在台大教導性平教育逾10年的范雲,談起家長對同志教育的憂慮,她分享了在幼稚園階段便實行同志教育的挪威的經驗。(資料照,甘岱民攝)

在台大教導性平教育逾10年的范雲,談起家長對同志教育的憂慮,她分享了在幼稚園階段便實行同志教育的挪威的經驗。(資料照,甘岱民攝)

「如果善良的賣火柴小女孩會在寒夜被凍死、如果大野狼把老奶奶吃掉這樣的暴力故事,這些在幼稚園都存在,都沒造成不良反應,那國王跟國王幸福快樂又怎麼樣呢?」

平權公投第15案「國中小應實行性平教育」21日邁入電視辯論最終回,在台大教導性平教育逾10年的范雲擔綱正方,反同婚陣營「愛家公投」推派家長代表楊郡慈為反方。談起家長對同志教育的憂慮,范雲說她很能理解人們對陌生、不了解、無法預測的世界會恐懼跟害怕,這時唯一的解方,就是徹底認識、徹底了解,而在幼稚園階段便實行同志教育的挪威,便走過這樣一段路。

20181118-「為愛返家—搭上幸福特快車」音樂會,閃靈樂團演出,台下民眾激動吶喊。(甘岱民攝)
人們對陌生、不了解、無法預測的世界會恐懼跟害怕,這時唯一的解方,就是徹底認識、徹底了解。示意圖。(資料照,甘岱民攝)

「理解差異、接納自己、尊重他人」

對於性平教育包含「情感教育、性教育、同志教育」之定義,許多家長首先憂心「同志教育會把孩子變同志嗎」,對此雖然日前平權陣營已不斷提出科學證據,今日范雲仍再次提醒:「沒有任何科學證據可證明性傾向可被外力改變,所以擔憂的家長們不要再聽這些謠言。」

范雲表示,同志教育的意義如教育部定義,目的在理解差異、接納自己、尊重他人,「說到底就是友善同志的教育,讓每個孩子、青少年都能尊重不同性別氣質性傾向,在不友善社會中還在成長的青少年,都能認識自己、愛自己原本的樣子。」范雲也說,有不少同志朋友發現自己跟他人喜歡異性「不一樣」都是在7歲或更早,6–7歲孩子其實就已完成性別發展認同,因此在中小學教授性別光譜並不會混淆孩子對性別的認同

20181118-「為愛返家—搭上幸福特快車」音樂會,祁家威揮舞彩虹旗。(甘岱民攝)
在中小學教授性別光譜並不會混淆孩子對性別的認同。示意圖。(資料照,甘岱民攝)

加拿大、瑞典、挪威從幼稚園實行同志教育,而范雲說,這些國家其實也跟台灣一樣遭受過不少家長反對力量,例如挪威幼稚園的其中一個童話故事是「國王愛上另一個國王,歷經困難最終過著幸福快樂生活的故事」,當時許多挪威家長擔心、反對,但隨後他們想通了:「如果善良的賣火柴小女孩會在寒夜被凍死、如果大野狼把老奶奶吃掉這樣的暴力故事,這些在幼稚園都存在,都沒造成不良反應,那國王跟國王幸福快樂又怎麼樣呢?

范雲澄清謠言 籲「性教育是為孩子把關」

對於范雲所述,反方代表楊郡慈現場唸出所謂國教署教科書內容,指出談及情慾流動的跨性別電影出現在國教署網站跟教科書中、教同志文化說可協議「在伴侶之外關係跟他人發生性關係」、教性教育「要讓重視青少年性經驗,讓學生學會愉悅,不要讓性愛成為負擔,使用水性潤滑液,所有性玩具一定要保持乾淨,不可共用性玩具」等,認為國中小學習這些內容不妥。

然而,范雲也立刻現場澄清謠言:「楊女士講的資料很多來自教學資源手冊,那是給老師用的,不是教科書。」第一輪發言時,范雲以微積分為比喻,強調性平教育原本就符合「愛家公投」訴求的「適齡」,「數學老師不會在孩子不會加法時教微積分」,第二輪發言則澄清楊郡慈引述之教學資源手冊時,范雲也說,那是給老師的內容,老師想教數學,本來就需要更多的知識輔助,但不是直接把手冊的內容教給孩子。

20181027-2018台灣同志大遊行。(簡必丞攝)
孩子接觸到色情資訊的時間可能難以預料地早,而性教育其實就是為孩子把關,給予正確知識。示意圖。(資料照,簡必丞攝)

而澄清時,范雲也再次強調性教育的重要性:「你人生第一次知道色情相關資訊是幾年級?我是小學,在書店,那時我的家長不在身邊……」孩子接觸到色情資訊的時間可能難以預料地早,而性教育其實就是為孩子把關,給予正確知識。

「沒有同志教育,我們每個人都可能成為壓迫者」

回到同志教育,范雲說,在缺乏同志教育年代那一代朋友,有女同志朋友會說自己從小因為不愛穿裙被嘲笑,也有女生朋友外型比較陽剛、像男生,會被說「欸,這裡是女廁耶!」甚至有些同志憋尿一整天就是怕被人說走錯廁所,一路忍到回家才上廁所。

「這一切不會因為他們長大、變老而改變,不會因為他們社會地位增加而改變,他們只是變比較堅強,知道怎麼面對這個欺負他的世界……」范雲嘆:「我們已經改變不了大人,只能期許讓下一代活在更好的社會。」

20181027-2018台灣同志大遊行。(簡必丞攝)
范雲強調,社會不應透過暴力與歧視去傷害、壓迫「跟我們不一樣的人」。示意圖。(資料照,簡必丞攝)

范雲強調,社會不應透過暴力與歧視去傷害、壓迫「跟我們不一樣的人」,而一個國家對待性少數的態度也可以檢視國家文明程度:「沒有同志教育,我們每個人都可能成為壓迫者……女人與同志也是被壓迫的群體,我不是要指責誰是壓迫者,只是社會學傳統已告訴我們,壓迫人的是誤解與排斥;如果我們從小就能看見弱勢群體處境,就能尊重跟我們不一樣的人。」

「從教育解決。」范雲重申,沒有同志教育的性別平等教育,就不會是完整的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