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歲才確定可以喜歡女生,20歲第一次看A片…她娓娓道出「重度肢障雙性戀」成長過程的痛

2018-11-21 09:00

? 人氣

身為障礙者的我,完全沒有機會認識自己的身體,當然更不會知道,如果有一天被性騷擾了,可以怎麼辦。(圖/青春藏了誰提供)

身為障礙者的我,完全沒有機會認識自己的身體,當然更不會知道,如果有一天被性騷擾了,可以怎麼辦。(圖/青春藏了誰提供)

我是一個重度肢體障礙者,順性別生理女性、雙性戀,從小就很喜歡被姊姊呵護、照顧的感覺,但我十九歲才確定自己可以喜歡女生,二十歲第一次看A片。

小時候,大人們總是跟我說:「妳身體已經不如人了,要好好讀書,才比得上別人,也才能被別人看見。」沒有人認真跟我談過如何交朋友、如何喜歡一個人。

記得小學時,我喜歡過一個男孩,後來這件事被他知道了,他透過班導來跟我說,我的喜歡讓他感到很尷尬,聽到這句話,我覺得很錯愕,原來我的喜歡會讓人感到不舒服,也開始懷疑,是不是我本來就不值得被喜歡?那之後直到大學之前,我沒有再對任何人表白過。

而照片上的這間學校,是我國、高中的母校,回想起我的六年青春,其實挺孤獨的。國中的時候,健康和性平教育教的是一般人的身體衛教、性騷擾防治,身為障礙者的我,完全沒有機會認識自己的身體,當然更不會知道,如果有一天被性騷擾了,可以怎麼辦。

高一的公民老師嘗試在課程中介紹男同志和女同志,國文老師開始介紹一些同志文學,但我依然不知道自己是誰,因為沒有人告訴我有雙性戀這種性傾向。現在,我偶爾會想,如果我早一點知道自己可以喜歡女生的話,是不是我的青春有機會不這麼孤獨痛苦?又或者是我應該把自己砍掉重練,健康的出生一次呢?

我不希望未來再有任何一個身障孩子,跟我經歷相同的孤獨與空白,所以我更期待包含障礙觀點的性平教育,以及瞭解多元性別的特教老師,身障者就跟一般人一樣,可以愛人、值得被愛、更有情慾!

(圖/青春藏了誰)
(圖/青春藏了誰)

文/研嘉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青春藏了誰臉書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