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股民快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人生就像一場「生存遊戲」!藝術家用這10部劇場表演,反思現代社會最嚴重的問題

2018年國際劇場藝術節將以10檔劇場表演呈現各種生存境遇,從不同節目、不同方式切入,提出對人生不同階段、不同面向的生命探問。(圖/兩廳院提供)

2018年國際劇場藝術節將以10檔劇場表演呈現各種生存境遇,從不同節目、不同方式切入,提出對人生不同階段、不同面向的生命探問。(圖/兩廳院提供)

劇場不單是為觀眾提供娛樂的地方,同時也是反映社會當下的一個重要工具,映照現實、帶領觀眾預見未來的場所;就如同兩廳院藝術總監劉怡汝所言:「劇場是社會實驗室,期望把眼光不只停留在劇場,更是放到外面,看待世界上發生的任何事情。」

今年邁入第9屆的國際劇場藝術節,以「生存遊戲」為題,透過10部作品複製及呈現的不同情境,探討現實世界中真正困擾著人們的議題。人生就是一場生存遊戲,無論你是積極主動還是消極等待,都會因為生存壓力、生活需要,自然而然的被捲入人生這款戰鬥遊戲,在這裡會結識到屬於自己的伙伴,也會遇上傷害你的敵人。

從劇場思考政治:國際政治與局勢的預言家

劇場中的「政治」除了在題材和內容上具有批判性,劇作家更要對社會文化有更廣、更深的觀察力,金獎劇場導演伊沃•凡•霍夫(Ivo van Hove)便將這點發揮得淋漓盡致,這次將帶來的《戰爭之王》Kings of War 是由3齣莎士比亞歷史劇改編而成,透過政治題材探討人性道德與權力慾望,講的雖然是歷史,卻能與現代世界的強人政權相呼應,進而刺激觀眾思考與面對。

伊沃•凡•霍夫以簡練明快的敘事手法,帶領觀眾深入複雜歷史脈絡,刻劃出動盪時局下人性的矛盾與弱點,也透露出英雄人物內心的脆弱與無懼。(圖/兩廳院提供)
伊沃•凡•霍夫以簡練明快的敘事手法,帶領觀眾深入複雜歷史脈絡,刻劃出動盪時局下人性的矛盾與弱點,也透露出英雄人物內心的脆弱與無懼。(圖/兩廳院提供)

從劇場穿越時空,回溯歷史、回顧戰爭、回復傷痕

透過戲劇的重新演繹,能讓觀眾找回某些可能在歷史中消失殆盡的經驗與生命故事,並進行種種修補與療傷的過程。鄭義信導演因殖民統治或戰爭而移居異鄉、無法歸國,作品《海的孩子們》Children of the Ocean是他首部「非語言劇場 (Non-Verbal Performance)」作品,以沖繩為背景,搭配舞蹈、默劇與日本東北津輕三味線,從三位少年的冒險遊戲,以詼諧幽默的方式,帶領人們從戰後迎向嶄新美好的未來。馬來西亞導演區秀詒則將日治時期的台灣搬上舞台,在《南洋情報交換所》The Nanyang Intelligence Bureau中邀請觀眾與演員們一起透過情報員透過解碼與編碼的過程,更主動、更有自我的重新想像亞洲戰場。2018兩廳院駐館藝術家梁允睿在《瑪莉皇后的禮服》The Dress,用音樂劇的形式打破時空框架,讓主角二戰時期日本慰安婦「橫濱瑪莉」在真假虛實交織的對話中,化身為亂世中不同的女性述說自己的身世。

台灣柳春春劇社與馬來西亞導演區秀詒合作的《南洋情報交換所》The Nanyang Intelligence Bureau,透過「身體」與「聲音」,探索亞洲歷史的流轉與變異。(圖/兩廳院提供)
台灣柳春春劇社與馬來西亞導演區秀詒合作的《南洋情報交換所》The Nanyang Intelligence Bureau,透過「身體」與「聲音」,探索亞洲歷史的流轉與變異。(圖/兩廳院提供)

讓劇場走入現實生活,表演將不再只是表演

透過表演者與觀眾共同創造出來的戲劇與劇場,從兩者間的互動不斷誘導觀眾思考本身所處的各種情境,意識到自我生活的殘酷與無奈。導演Baboo的作品《神農氏》God Knows以神農為主觀視角,刻劃了一個嗑藥者的精神樣貌,呈現當代藥物濫用的現狀,並傳達人們逃逸現實、擁抱虛擬的心理狀態。阮劇團與導演李銘宸合作《再約》Later,則用黑色幽默包裹現代人際關係的假象,暗指人們平常所說的「再約」,其實不會「再約」的意象。本作不只想反應社群媒體氾濫的社會現象,更捕捉人與人之間,疏離又脆弱的人際關係。美國肯塔基州每年都會舉辦全球腹語師大會,法國導演吉賽兒•韋安(Gisèle Vienne)便以此為題材,創作《腹語師的瘋狂集會》The Ventriloquists Convention,藉由人、戲偶與隱身在背後的第三種聲音相依相存的關係,暴露精心偽裝的內心孤獨,引領觀眾走入他們真實的心理迷宮。

《神農氏》God Knows由馮勃棣編劇,延續了前作《Dear God》中的台詞「這個世界被止痛藥淹沒了」,再度挖掘人生的痛苦跟止痛的必要。(圖/兩廳院提供)
《神農氏》God Knows由馮勃棣編劇,延續了前作《Dear God》中的台詞「這個世界被止痛藥淹沒了」,再度挖掘人生的痛苦跟止痛的必要。(圖/兩廳院提供)

自有戲劇以來,它的目的始終是反映人生──莎士比亞

戲如人生、人生如戲,從這次2018國際劇場藝術節帶來的作品中能感受到,觀眾不再只是藉由這種觀戲時短暫的「與世隔絕」在想像另一種人生,而是走出劇場後,在想法及行為上能採取更尖銳的角度去面對、挑戰甚至改變社會。法國導演羅蘭•奧澤(Roland Auzet)將法國戈爾德思(Bernard-Marie Koltès)劇作《在棉花田的孤寂》In The Solitude of Cotton Fields搬上戶外廣場,將原先的男性角色改成徐堰鈴、王安琪兩位女演員,讓空間不明確、性別也模糊的情況下,邀請觀眾聆聽耳機傳來的私密對話,重新思索個人、空間與社會的距離和關係。希臘大導狄奧多羅斯•特爾左布勒斯(Theodoros Terzopoulos),與兩廳院耗時兩年籌備,以獨創的肢體聲音能量表演系統,搬演西班牙劇作家羅卡(Federico García Lorca)劇本《葉瑪》Yerma,隱喻無法生育的女性將如何改變宿命,面對身為女性的內心煎熬與困境。歐陸劇場近年表現最受矚目的比利時偷窺者舞團(Peeping Tom),將帶來「家庭三部曲」第一部作品《父親》Vader。這次以寫實的養老院為場景,舞台上的老者隨著身體與心靈逐漸消亡,開始打破邏輯時空規則,以變異、扭曲地肢體狀態,延展出一連串奇幻的異想時刻。

在西班牙語中「Yerma」隱喻無法生育的女性,葉瑪將如何改變宿命,面對身為女性的內心煎熬與困境。(圖/兩廳院提供)
在西班牙語中「Yerma」隱喻無法生育的女性,葉瑪將如何改變宿命,面對身為女性的內心煎熬與困境。(圖/兩廳院提供)

2018國際劇場藝術節「生存遊戲」,詳細情形及購票資訊請上https://goo.gl/6bkBy7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