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股民快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曾志超觀點:經濟底氣係中美貿易戰勝負的關鍵

美國可說是故意激怒中國,讓這幾年不斷膨風,吹捧中國國力的共產黨,難以下台,被迫直接與老美應戰,貿易戰短期和解的可能性極低。(資料照,美聯社)

美國可說是故意激怒中國,讓這幾年不斷膨風,吹捧中國國力的共產黨,難以下台,被迫直接與老美應戰,貿易戰短期和解的可能性極低。(資料照,美聯社)

8月7日美國再度公布對中進口商品價值160億美元加稅清單,隨即中方也立即提出相同規模的反制加稅商品清單。中美貿易摩擦勢如水火,至今毫無緩和的跡象,對於未來可能的發展眾說紛紜。本文以為,中美幾乎已無法避免正面衝突,最後決戰點在經濟底蘊。

兩國的貿易戰已如火如荼地展開

早在貿易戰初期,筆者即指中美貿易戰只是開端而不是結束,美國先於6月15日宣布對價值5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八百多項商品課稅,第一批於7月6日對340億美元的中國大陸商品加徵25%的關稅,大陸也立即採取對等報復措施。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於8月7日公布第二批價值160億美元中國大陸進口商品加徵關稅清單(包括279項商品),將從8月23日開始向這些商品徵收25%的關稅。中國大陸政府已宣告,將對這一波160億美元商品的關稅措施採取對等反擊。

而且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正在評估對額外2,000億美元中國大陸商品加徵10%的關稅,甚至考慮將稅率提高到25%,目前仍在公眾意見徵詢期,待9月5日結束後即可能落實。之前美國總統川普甚至指出,未來可能擴大對中國大陸進口至美國的全部五千億商品加徵關稅。由於未來徵稅規模可能會超越美國進口中國大陸的一千三百億美元規模,所以大陸也在規劃非關稅報復措施。

從美國態度反覆,且一再加碼,可說是故意激怒中國大陸,藉以引發民族主義的情緒,讓這幾年不斷膨風,吹捧中國大陸國力的共產黨,難以下台,被迫直接與老美應戰,貿易戰短期和解的可能性極低。由於這是一場持久消耗戰,未來誰能勝出,端視二國的經濟底氣。

中美二國經濟表現呈現二樣情

美國經濟表現正處高峰期,根據美國經濟分析局(Bureau of Economic Analysis,簡稱BEA)發布的數據,在消費與企業支出激增,以及出口的成長下,2018年第二季經濟成長高達4.1%,將近是第一季2.2%的兩倍,這是自2014年Q3的4.9%以來最佳的表現。勞動市場也十分亮眼,美國勞工部八月初公布,美國7月新增就業15.7萬人,失業率低於4%,僅有3.9%。此外,首次申請失業救濟金人數在七月中僅有20.7萬人,創下1969年12月6日當週(202,000人)以來的新低。近期雖有略增達21.8萬人,但仍在相當低的水準。美國ISM公布7月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下滑至58.1,低於6月的60.2,但仍在高點。縱然中美貿易戰升溫,但根據報導高盛 (Goldman Sachs) 和摩根士丹利 (Morgan Stanley)均上調美國2018 年的經濟預測,其中高盛預測 2018年全年 GDP 增長平均值將可達 3.15%;摩根士丹利也上修至3%,且高盛認為失業率將降至1953年以來新低。

中國經濟,工人在北京建工集團城市副中心A2工程工地施工(新華社)
中國過去二位數的經濟成長不再,而且一再下滑,Q1經濟成長率為6.8%,Q2下滑至6.7%。(資料照,新華社)

反觀,中國大陸則不甚樂觀,過去二位數的經濟成長已經不再,而且還一再往下滑,引用大陸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中國大陸第一季經濟成長率為6.8%,第二季下滑至6.7%,連續12個季度保持在6.7%至6.9%的區間,仍優於國務院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GDP增長6.5%目標。值得注意的是,中國製造業7月採購經理人指數(PMI)小降至50.8%,為8個月以來最低的紀錄,對以出口導向的大陸為一警訊。債務危機是另一個問題,大陸債務一直是各國關心的問題,貿易戰可能促使其惡化,引用滙豐報告,今年中國國內債市發生涉及13家公司一共20宗違約,違約金額達190億元人民幣。2018年至今年違約比率為0.24%,為過去5年的新高。近期人民幣大貶,資金恐大幅外逃,資金緊俏增加償債的難度,而讓發行美元債的企業更是首當其衝。而長期以債養債,規模已高達40兆人民幣的地方債,亦面臨極大的壓力。

美國經濟對出口依賴程度低,反觀中國大陸出口占GDP的比重將近二成,出口減緩對大陸的衝擊遠大於美國。根據媒體的統計,2017年中國對美國出口5,056億美元,占其國內生產毛額(GDP)127,238億美元的3.97%;而同年美國對中國出口1,303.7億美元,占其國內生產毛額(GDP)193,868億美元的0.67%。相互出口金額二國相差將近3.9倍之譜,若全面加徵關稅,大陸勢必受傷慘重,甚至會波及對其他國家的出口。

出口品項亦為考量要素,從中興通訊事件觀之,美國4月1日宣布禁止美商銷售產品於中興通訊產品後,該公司缺乏美國關鍵零組件後,立即面臨破產邊緣,足見中國大陸高度仰賴美國的科技產品。因此,陸方對美加徵關稅的清單,均刻意避開半導體等科技產品,然當報復規模擴大勢將納入,甚且美方苟依循中興模式切斷對大陸關鍵零組件出口,不但「中國製造2025」受阻,科技產業還將斷鏈。而美方自大陸進口的產品多屬可替代性產品,雖讓美國人無法享用物廉價美的商品,惟多數商品仍可從其他國家找到替代商品,對美的衝擊相對較低。

另外,大陸經濟高度仰賴不動產成長模式,尤其是地方政府透過賣地炒房,不斷堆高房價,炒房成為全民運動,房市泡沫愈吹愈大。未來若經濟瀕臨衰退,企業倒閉人民失業激增,房市泡沫恐將為之破滅,波及金融業,可能重演美國次貸風暴。

受到美國禁售令影響,中興通訊(ZTE)表示手機業務受到影響,面臨斷貨情況,目前主要經營活動已無法進行。(圖/截自WikiCommons,數位時代提供)
從中興通訊事件觀之,美國4月1日宣布禁止美商銷售產品於中興通訊產品後,該公司缺乏美國關鍵零組件後,立即面臨破產邊緣。(資料照,數位時代提供)

結論

吾等可從二國的股市表現看出端倪,根據Bloomberg統計,川普3月1日公布鋁和鋼鐵關稅以來,S&P 500指數市值增加約1.3兆美元。反觀中國大陸的股市就大受影響,上證綜合指數今年來已跌近16%,八月初日本市值已經超越大陸股市,成為全球第二大市值的股市,美國則持續維持世界霸主的地位。

從上述的經濟數據看來,中美經濟表現懸殊,加上當前正值調結構、去槓桿的關鍵時期,貿易戰將惡化其脆弱的經濟。川普此時對中發動貿易戰,可謂是最佳時機。二國貿易戰若拖長,對大陸的經濟發展將形成嚴重的威脅。台灣應認清此一現實,從事低階的代工單靠新興國家政策補助,逐利搬遷生產據點的發展模式難以為繼,唯有強化自身的經濟實力與拉高技術門檻,才能降低不懼怕各種挑戰。

不過,許多媒體也指出,大陸並非坐以待斃,他仍有許多非關稅的措施足以對抗美國,例如聯合其他國家壓制美國、在市場拋售美國公債、限制中國大陸特有的資源出口、打擊在中國市場的美商及以人民幣貶值抵銷關稅上升的衝擊等,而且目前中國大陸政府也已開始實施部分舉措了。礙於篇幅,筆者將另外撰文分析非貿易報復的影響。

*作者為中華經濟與金融協會副秘書長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