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幸吟專欄】「想貢獻家鄉」一個最單純的初衷,讓身為劍橋博士的她捨高薪回鄉創立NGO

2018-08-10 09:00

? 人氣

「我想回家,想貢獻肯亞」,就是這股想要給肯亞與她的人民更多機會的信念,讓她毅然決定走入NGO。(圖/謝幸吟提供)

「我想回家,想貢獻肯亞」,就是這股想要給肯亞與她的人民更多機會的信念,讓她毅然決定走入NGO。(圖/謝幸吟提供)

2013年7月25日星期四。經過菲律賓大使館和國際紅十字會,難得奈洛比交通順暢,九點十分就到了此行主要實習機構Africa Institute for Health and Development (AIHD)上班,在台灣7-11買的瀘掛式咖啡包,帶來和同事分享,肯亞盛產咖啡,但這樣的便利包裝,大家還是第一次見到。

在濃濃咖啡香味裡,開始今天最重要的事,就是和老板Mary談AIHD遠景,以及她投入NGO的心路歷程。瑪麗和我不約而同穿著紅黑色系,小小默契,大大親近。

故事從2004年六月AIHD成立說起,剛開始的一年半,瑪麗家裡充當辦公室,2006年一月才搬入位在Wod Avenue Court二樓現址,隨著規模擴大,空間已不敷使用,正在物色新的地點,打算搬家。但房租、人事、水電等費用,都將隨之增加,而「有足夠經費從事核心事務,是NGO最大的挑戰。」瑪麗這麼說。如何撙節,很難的事。

第二個挑戰也和錢有關,就是如何找到大筆經費,進行大型計畫。瑪麗舉例,美國USAID若有一筆200萬美元計畫費用,通常像AIHD這樣中型規模的NGO,很難有機會獲得青睞。但她對AIHD的成長深具信心,「We are coming.」。在達到這個規模之前,瑪麗說,AIHD的作法,是主動創造與大型組織的夥伴關係,建構並加強自己的能力;態度上,相互合作而不是競爭。

瑪麗說,AIHD的作法,是主動創造與大型組織的夥伴關係,建構並加強自己的能力;態度上,相互合作而不是競爭。(圖/謝幸吟提供)
瑪麗說,AIHD的作法,是主動創造與大型組織的夥伴關係,建構並加強自己的能力;態度上,相互合作而不是競爭。(圖/謝幸吟提供)

目前AIHD的跨國合作計畫包括:非傳染性疾病NCDs,參與國家達25國、東非區域的HIV與AIDS防治,以及從蒙巴薩開始實施的兒童營養計畫,迦納及尚比亞也都加入。合作夥伴則包括世界銀行、世界衛生組織、與 African Medical and Research Foundation (AMREF)等。

瑪麗是英國劍橋大學社會人類學博士學位,個性爽朗,人脈豐厚,在世界各地及許多國際組織,都有機會找到好工作,為什麼要在奈洛比創辦NGO,而且蓽路藍縷,甚至草創初期經費不足,以家為辦公室?瑪麗的答案簡單而堅定「我想回家,想貢獻肯亞!」,就是這股想要給肯亞與她的人民更多機會的信念,讓她毅然決定走入NGO。而人類學的專業訓練,幫助瑪麗更嫻熟人際互動,也更能從文化與社會觀點看事情,更深入更透澈。

問瑪麗如何建立這麼強的人脈及組織網絡?她的回答是,「Make a lot of noise.」。她說,每一次出席國際會議或應邀演講,她都充分利用每一刻,連休息時間也不例外,盡可能接觸每一個人,向大家介紹AIHD。7月26日至8月4日,瑪麗要到奈及利亞,參加聯合國兒童基金會 social protection program的教學計畫。相信瑪麗的活力,會讓更多參與者,有機會認識AIHD。

「It has not been easy.」一路走來,從來沒有容易的事,瑪麗這麼形容AIHD成立以來的種種挑戰。為了吸引更多專業人士加入,瑪麗為員工及他們家人負擔健保,也建立退休金制度,但這相對增加了人事成本,而尋求這部分的經費奧援,比爭取計畫預算更困難。AIHD現有14名員工,瑪麗是博士,另有2名碩士,3人正在攻讀碩士,以教育程度而言,和其他肯亞NGO相比,非常有競爭力。

瑪麗常常問自己,可以改變什麼嗎?在這個許多人生而貧窮的國家?選擇不容易的這條路,NGO對瑪麗而言是什麼?「Response to need.」回應需求,或許就是這樣的利他無私,成就了瑪麗大器的領導風格。

談到AIHD下一個十年遠景,令人驚訝的是,瑪麗說,她希望五年內卸下管理職務,「最好是兩年內。」,讓新血加入,讓新人展現新氣象。她仍會參與AIHD、關心NGO事務,但她希望有更多時間,看花賞鳥寫小說,或是到大學教書,跟學生說,「當我跟你們現在一樣大的時候….」一個熱愛NGO的人類學家瑪麗,已經在追逐她的下一個夢想了。

責任編輯/林安儒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50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幸吟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