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車裙子被噴精液、遭嘲弄「胸部好晃,怎可能不掐!」你的A片情節,她的日常夢魘

2018-07-19 12:06

? 人氣

人擠人的公車上汗味雜陳,女上班族小莉被堵在人牆中動彈不得,時不時覺得背後有人有意無意地摩蹭自己,想出聲制止卻怕只是自己多心…好不容易到站下了車,小莉卻覺得裙子莫名濕濕地,聞了一下後臉色一白地發現,她的裙子後面濕濕黏黏的東西,竟是男人的精液…

小莉的故事,每隔一段時間就在台灣各個角落上演著。以「公車之狼」、「捷運之狼」為標題的聳動新聞也常常出現在各大媒體版面。在me too運動延燒全球,性騷擾、性侵害議題引起全世界關注的2017年,為何東亞社會卻只有零星的性騷擾指控,而難以像美國社會這般串聯起來?

台灣演藝圈的me too

七月初播出的電視節目《女人我最大》中,主持人藍心湄就道出自己高中時遇到色狼的經歷,當時她正在搭公車,竟發現有個男性一直從後方頂她的身體,生氣的她馬上拿起書包內的勾針,對著對方胯下刺去,用行動教訓了這公車之狼。不只藍心湄,節目當天的來賓梁佑南、況明潔、王思佳、陳薇等女藝人也道出自己被性騷擾的經驗,道出台灣社會對女性的不友善。

藍心湄(圖/揚田 @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3QDvABP8fw
藍心湄(圖/楊田 @youtube)

梁佑南曾在高中遭遇遛鳥俠,幸虧老師拿冰淇淋蓋在對方胯下救了她;進入職場後,也曾在拍戲時遇到男演員趁機抓她的胸部,跟劇組反應後,那位男演員竟然還開玩笑道:「你在那邊晃,我怎麼可能不掐。」忝不知恥的態度讓來賓們都感到非常憤怒。

個性活潑大方的況明潔也透露自己工作時曾因酒醉被男工作人員掀裙子撫摸大腿;王思佳更曾在主持活動時,直接被喝醉的男長官抱起來旋轉,完全不顧她當時正穿著短裙,王思佳雖然心中很氣憤,卻因為當時活動還在進行,只好壓抑住心中的憤怒,先把工作順利完成。但她也無奈說到,對方畢竟是長官,若是直接公開斥責他,工作機會可能就沒了。王思佳一番話,道盡了女性面臨職場性騷擾時的情況:心中雖然極為不滿,卻礙於對方的權勢、怕被事後報復與為維持工作場合的和諧而只能咬牙吞忍,不敢直接表達甚至訴諸法律

女性危機四伏的日常生活

像小莉或藍心湄這樣的女孩,在台灣到處都是。PTT女性性版(feminine-sex)曾有網友發了標題為「女生們可以來討論一下被性騷擾的經驗嗎?」的文章,引起非常熱烈的回響,有人說自己去買個鞋子,就被店員經過時刻意「按」了一下屁股;也有人在馬路上被陌生男子直接伸手襲胸,嚇得她都不敢走那條路;有些網友則是在路上被言語騷擾「有沒有空一起做個愛?」;更有人在小學時就曾被男路人跟蹤、猥褻,甚至有網友被男性親戚趁她年幼無知時撫摸私處,並要她「別告訴別人」,每一段故事都在當事人心中造成或大或小的陰影與傷害

20180705-性侵害、性騷擾情境圖,圖片僅為示意圖,並非當事人。性騷擾、性侵(曾定嘉攝)
性侵害、性騷擾情境圖,圖片僅為示意圖,並非當事人。(曾定嘉攝)

每個女孩,都是程度不一的「房思琪」

2017年,作家林奕含在其小說《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中,描寫了一個女學生遭到男老師誘姦的故事,這部小說在林奕含過世後在台灣社會引發諸多討論,性騷擾與性侵害的議題也引起輿論重視。而這本書除了其駭人聽聞的內容值得一讀外,該故事也透露出一些關於性騷擾或性侵害相當常見的迷思,這些迷思常讓我們在看待性暴力事件時,不知不覺成了加害者的幫兇

迷思一、女生自己也有問題

許多人認為,女孩會被人騷擾或性侵害,一定是自己做了什麼讓男人認為「有機可趁」的事情,例如穿得太性感或出現在某些「不該出現」的場所。小說女主角房思琪只有十三歲,為了交作業給老師而在老師家遭到性侵;PTT的性騷擾討論中,許多女網友都是小學時遭到變態猥褻、騷擾,小學女孩除了身體並未發育完全,大多數時間穿著的都是學校制服,受害地點也幾乎都是在大馬路上或公共場合,這樣的現象可以間接說明「性侵迷思」有多荒唐。(延伸閱讀:女孩被性侵時,都穿了什麼?看到她們當時穿的衣服,大家都沉默了...

迷思二、加害人都是陌生人

在小說中,房思琪相當崇拜博學多聞的李老師,對老師信任又尊敬,然而李老師卻侵犯了她,也改變了她的一生。而犯罪統計中,熟人性侵一向都佔性侵案件比例中的多數。(延伸閱讀:明明有八成性侵案件是熟人幹的,卻叫女孩「小心陌生人」?她道出強暴論述的荒謬

迷思三、檢討受害者「事後的反應」

房思琪在書中遭老師性侵後,努力說服自己要「愛上」李老師,否則無法處理自己心理的痛苦,在事發後與李老師持續了多年的性關係,精神卻一直處在崩潰邊緣。許多人認為若受害者遭性侵後還願意繼續跟加害人往來,性關係一定是「你情我願」、甚至認為對性暴力事件的指控是要「陷害加害者」的陰謀。事實上,被害人說與不說都要經過非常煎熬的心理掙扎,選擇不揭發或事後仍跟加害人有所接觸,都是有可能的,一味用某種標準來「檢視」受害者,是一種殘忍的二度傷害。(延伸閱讀:天天被學長騷擾卻不能講!菜鳥女警隱忍3年:有時候會覺得唉,怎麼不去自殺…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取自維基百科)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取自維基百科)

很多事,遇到了才懂

PTT性版(sex)有男性網友以「終於能體會女人被性騷擾的感受了」為題發了一篇文章,內容描述自己在使用健身房的烤箱時,被一個年長男性性騷擾的可怕經歷,他當場嚇到落荒而逃,換好衣服時竟發現自己全身發抖,離開健身房後仍餘悸猶存。他這才想起,新聞報導上常有女生被性騷擾時不敢反抗的消息,他以前總認為當事人為何不喊叫、不逃跑或奮力反擊?直到自己親身遇到,才明白那種突然遇到變態時「腦子當機」的情況,感嘆「很多事遇到了才懂」。

性暴力是一種「遇到一次,就可以毀人一生」的殘忍暴行,長期推動性別平等的勵馨基金會就不停呼籲「受害絕非倖存者的錯,我們應注意言語上不要隱射個案咎由自取,也該讓倖存者了解自己的價值並不因性侵事件而減損或破壞。」《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中,性侵加害者李老師認為「社會對性的禁忌感太方便了,強暴一個女生,全世界都覺得是她自己的錯,連她都覺得是她自己的錯。」一語道盡社會對於性暴力受害者有多不友善。

性暴力可能在任何時候、不分性別地發生在任何人身上,我們也許難以直接阻止加害者,卻可以停止譴責受害者,轉而探討加害者「為何要去侵犯他人?」創造一個對讓性暴力難以孳生、受害者得以生存的友善社會。

責任編輯/潘渝霈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安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