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典蓉專欄:改革若真是基因 蔡英文又何需如此氣急敗壞

2018-07-19 06:20

? 人氣

20180715-民進黨全國黨員代表大會,總統、民進黨黨主席蔡英文致詞。(陳明仁攝)

20180715-民進黨全國黨員代表大會,總統、民進黨黨主席蔡英文致詞。(陳明仁攝)

蔡英文並不是魅力領袖,她在民進黨全代會痛批「復辟反改革」,聽來也許氣急敗壞,還沒那麼肅殺;但這其實是被蔡英文理性技術官僚外型所惑,今天大家如果自行代入其他民粹領導人,以同樣的話語在政黨場合痛批在野黨反改革,對任何還重視民主的人而言,心中都應該會敲起小小的警鐘!

「民主是怎麼死的」?這是這兩年來很流行的問句,相關的書籍及專論汗牛充棟,但有一個共識是,過去一個政變就可能綁架脆弱的民主,但現代的民主通常不是忽然消失的,而是民選領袖一步步侵蝕民主規範及制度,選民渾然不覺間變天了;所以這些民主手冊要提醒的,當民主一步步被蠶食時,有那些蛛絲馬跡可循。

當領導人開始找「國家敵人」 民主敲起警鐘

前幾期的《經濟學人》提出民主遭到破壞的四個步驟,第一步是國家真的陷入危機,第二步國家領導人找出代罪羔羊,也就是國家的敵人來轉移施政不順焦點,第三步國家領導人開始對付仲裁者:如司法或媒體,第四步則是民主選舉完全消失。

《民主如何死亡》(How Democracies Die)一書也提出四個警訊,第一、主要政黨領袖不接受民主遊戲規則(如揚言不承認選舉結果),第二、國家領導人否定反對黨(或團體)的合法性,第三、政黨或領導人容忍或甚至鼓勵暴力,第四、限制公民權。

民主道理不難,警訊也大同小異,論者都同意的是,在民主開始崩壞前的一個跡象是,政府或國家領導人開始找尋「國家敵人」,如東歐民粹領導人拿移民作替罪羊,有趣的是,台灣並未陷入真正的危機,除非領導人民調低也算危機,但台灣卻有現成的替罪羊,蔡英文全代會痛批15個是誰,直指國民黨反改革,要為民進黨的執政困局負責。

前腳扣錢 後腳給錢 改革誰說了算

真正該問的問題是,改革是誰說了算;事實上,民進黨所謂的改革經常是要解決自己內部問題,廢核四之所以完全沒有討論空間,難道不是因為擔憂林義雄會發起無限期抗爭而動搖黨本;再舉一例,民進黨政府口口聲聲為了下一代推動年金改革,但為了澎湖選情卻反其道而行由中央撥經費,讓澎湖敬老金從5千元增加到1萬元,所謂的改革或正義都是民進黨說了算。

第二、對民進黨所謂的改革,在野黨有沒有監督的空間,我們可以看到的是,民進黨上台後推動任何政策,從需要經過立法院的清算黨產到年金改革,或是行政權就可以決定的綠能政策,無一不逐己意,在野黨的空間被壓縮到舉行記者會狗吠火車,還有什麼「反改革」的能力。

行政司法逐漸同聲氣 非民主之福

在正常的民主國家中,再如何將改革無限上綱,都必須保留監督制衡的空間,我們可以看到的是,在野黨除了拖延外,幾乎無能力改變執政黨的任何決策;但民主國家另一個重要的制衡機制-司法(尤其是大法官)卻有跟執政黨亦趨亦近的傾向,從駁回前瞻釋憲到遲遲不肯討論黨產條例釋憲,行政司法幾乎已同聲氣;和波 蘭等國家整肅法官的反民主作法不同的是,台灣的司法界若自動向執政黨靠攏,這樣的權力集中同樣有損台灣的民主。

民進黨執政兩年,權力完全集中,蔡政府聲望卻節節下墜,蔡英文在民進黨全代會一段這段發言頗為有趣,「民主進步黨五個字,就代表改革,這面黨旗上面,就是一個改革的十字架。民進黨總是選擇背上改革的十字架,你可能說,這是我們的宿命,但你更可以說,這是我們的基因」,改革竟成要背負的痛苦十字架,蔡英文終於承認進入執政困境;然而,她將執政困境轉嫁到給在野黨,宣稱年底是「改革跟反改革的對決」,就是不惜傷害民主來掩飾執政無能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典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