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小資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觀點投書:蘇老縣長總是忘東忘西

2018-07-19 05:30

? 人氣

作者指出,前台北縣長蘇貞昌「放棄了整條皇冠海岸線(北海岸)」,而「封閉沙崙海水浴場」的人是他,「出租金山活動中心」的也是他,「將貢寮海洋音樂祭變調商業化」的又是他。(資料照,顏麟宇攝)

作者指出,前台北縣長蘇貞昌「放棄了整條皇冠海岸線(北海岸)」,而「封閉沙崙海水浴場」的人是他,「出租金山活動中心」的也是他,「將貢寮海洋音樂祭變調商業化」的又是他。(資料照,顏麟宇攝)

蘇老縣長參選後走訪新北市各地,處處批評新北市府,且細數縣長政績,將現行市政對比那些年的縣政,想藉以呈現蘇老縣長的規劃能力爭取認同。姑且不論蘇老縣長抓出的新北市政缺失是雞蛋裡挑骨頭,而細數蘇老縣長的批評言論及影片,驚覺蘇老縣長的「失憶」症頭驚人。

以「新北126」為首例,蘇老縣長豪氣的說要連結126公里的海岸線,帶動30個漁港,讓產業再次發展。可是蘇老縣長竟然忘了,2002年就是他任縣長時將整條皇冠海岸線(萬里、金山、石門、三芝、五股及八里)及老梅石槽、野柳女王頭地景拱手劃給北觀處,絲毫不重視北海岸,現在為了選舉卻誓言要用心經營北海岸,聽來格外諷刺。若要硬說新北市發展北海岸有任何缺失,或北海岸的管轄權責紊亂造成地方觀光發展失衡,蘇老縣長都難辭其咎。蘇老縣長,您忘了嗎?

再來看蘇老縣長生氣地批評「淡水沙崙海水浴場」,指責沙崙過去曾是戀人約會、親子度假的景點勝地,現在卻是雜草叢生且毫無規劃。但是蘇老縣長又忘了就是他在1999年封閉沙崙海水浴場,換句話說,他擔任台北縣長封閉沙崙的當下,就已經沒有人山人海的勝景,若當時他主政的台北縣政府效率高、會做事,就不會封閉沙崙,毫無建設。封閉沙崙海水浴場是件大事,蘇老縣長竟然忘了,還大言不慚的批評新北市政府。這又是件「失憶」批評事件。

蘇老縣長以「用人民納稅錢興建的設備,不應私人獨占」批評「金山活動中心」,指責在黨國的體制下,將公共資源的金山活動中心土地,淪為救國團的營利工具。那麼我們來追查誰是黨國鷹犬讓救國團得以私人獨占的兇手?答案竟然是:台北縣蘇貞昌縣長。蘇老縣長在2002年以租金優惠方式出租給救國團,蘇老縣長就是讓救國團得以私人獨占金山活動中心的始作俑者。出租金山活動中心也是件大事,蘇老縣長竟然又忘了,這是另一件「失憶」批評事件。

而蘇老縣長對於「貢寮海洋音樂祭」先說他花500萬請100團慘遭打臉,又在平面媒體說海祭在國民黨接手後逐漸變得商業化。這個批評跟海祭推手廖志堅所說的完全不同,廖志堅投書平面媒體說:「第5、6屆,有企業冠名全額贊助,當時有人批評這樣過於商業化,但蘇縣長與我都認為,如果能讓民間企業參與,節省政府預算,但秉持海祭初衷,讓獨立音樂人站上舞台,本質不變,方案多贏,何樂不為」(廖志堅/貢寮海祭 給年輕人的舞台)。

事實上,蘇老縣長任內就已經讓海祭走味,2004、2005年7-11大手筆贊助,在7-11的官網上還可以查到「7-ELEVEN宣佈與台北縣政府聯合主辦93年貢寮海洋音樂祭」的新聞稿,顯然蘇老縣長當時不是以冠名贊助,而是與企業聯合主辦,更加徹底商業化!統一企業將海祭套上自家商品,在電視廣告及網站打上「7-11海洋音樂祭」,不知情的民眾可能會誤認海洋音樂祭是7-11的一場行銷活動(海洋音樂祭系列報導(2)音樂與商業的角力)。若要說商業化污染了貢寮海洋音樂祭,那絕對要追究蘇老縣長的責任。天啊!蘇老縣長真的太失憶了!

2004年貢寮海洋音樂祭,蘇貞昌縣長與統一7-11贊助商在舞台上進行聯合宣傳。(作者王民提供)
2004年貢寮海洋音樂祭,蘇貞昌縣長與統一7-11贊助商在舞台上進行聯合宣傳。(作者王民提供)
2005年貢寮海洋音樂祭會場,活動名稱變成「7-ELEVEN 貢寮國際海洋音樂祭」,十足的商業化。(作者王民提供)
2005年貢寮海洋音樂祭會場,活動名稱變成「7-ELEVEN 貢寮國際海洋音樂祭」,十足的商業化。(作者王民提供)

當核四第一批燃料棒運往美國,蘇老縣長急著回應說:「因為國民黨的沒有遠見,跟沒有能力處理,現在我們要面對很多核電廠所遺留的核廢料種種的問題」。別忘了,蘇貞昌2006年擔任行政院長時,曾經追加448億公務預算以加速興建核四電廠,蘇老院長怎麼卻回頭說蓋核四沒有遠見?

蘇老縣長的失憶症頭實在太嚴重了,從忘了在神明面前起誓「不選第3次」之後,就一路顯現出忘了曾經自己幹過的諸多「好事」,蘇老縣長忘了是他「放棄了整條皇冠海岸線(北海岸)」、而「封閉沙崙海水浴場」的人是他、「出租金山活動中心」的也是他、「將貢寮海洋音樂祭變調商業化」的又是他、「追加預算加速興建核四」的還是他!

蘇老縣長指責別人的事,都是自己擔任台北縣長、行政院長時所做的事。這若不是標準的「有嘴說別人,無嘴說自己」,那就極有可能是候選人太老了,忘了自己年輕時幹的好事;而輔選團隊又太年輕了,根本不知道蘇老縣長幹過哪些事!下次蘇老縣長要批評市政前,應該要多找些以前的部屬同僚來幫忙回憶提醒一下,否則打不到對手,却落得猛打自己。

*作者為文化大學博士生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民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