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員要求我和真人大小娃娃,重演被強暴的過程…」日女淚訴,#MeToo在日本的慘痛下場

2018-04-02 10:38

? 人氣

儘管譴責性侵、性騷擾行為的Metoo運動,從好萊塢開始,在各地延燒,鼓勵女性勇於揭發狼行,但在日本父權社會下這仍是件不能說的禁忌。不過,日本已有女性開始挺身挑戰。

遭強暴竟是嚴重恥辱...

中尻凜子(Rinko Nakajiri)第一次遭性侵才17歲,當時製作人以一紙唱片合約誘她上餌。她在擔心斷送星途下,選擇緘默。

20年後,在延燒全球的#Metoo運動鼓舞下,已是家庭主婦的她,勇於面對自身的恐懼,挺身揭發20年前製作人的獸行。中尻告訴法新社:「在日本幾乎是不可能討論。遭強暴是嚴重的恥辱。人們寧願你隱而不說。」

現在育有2子的中尻說:「事情發生在深夜的錄音室。之後也發生多次,當時我擔心如果抗拒或舉發,我的事業就會完蛋。」中尻說,她在遭性侵3年後,退出音樂界。

揭發後的慘痛下場

在父權社會下,日本女性對遭性侵或性騷擾仍多保持緘默,出面揭發往往得付出代價。

去年勇於出面的伊藤詩織(Shiori Ito)就是活生生的例子。28歲的伊藤指控一名和首相安倍晉三關係密切的電視新聞人,在2015年以討論工作機會為由,約她吃晚餐,然後性侵她。

伊藤勇於打破沈默的行為在網路遭酸民圍攻,甚至收到死亡威脅。伊藤說:「我記得的最後一件事,是我走到壽司料理店的洗手間。」伊藤懷疑性侵她的山口敬之(Noriyuki Yamaguchi)在飲料中對她下藥,警方沒有檢驗出來。

「當我恢復意識時,一陣劇痛,我躺在飯店房間裡,他騎在我身上。我雖然知道發生什麼事,但已經不能思考。」

伊藤認為醫院護理師的「詢問」和「拷問」很像,更糟的是,當男警員要她和真人大小的娃娃,重演被強暴的過程。伊藤告訴法新社:「我躺在地板上,然後他們把娃娃放在我身上,開始擺動,他們一直問『是像這樣嗎?』然後拍下照片。感覺像二度強暴。

伊藤的例子在日本社會引發若干討論,但根據2015年政府報告,在僅有4%的強暴受害人報警的社會裡,其他勇於出面指控的女性不多

家暴受害者、非營利組織「韌性」(Resilience)創辦人中島幸(Sachi Nakajima)說:「詩織的例子只引發一點點的迴響,還不到轉捩點。什麼事都沒發生。即使在她的案件中,也沒人被捕。」

中島歸咎於日本在一世紀前制定的性犯罪法。國會去年才修訂性犯罪法,擴大強暴罪的定義和加重刑期。54歲的中島說:「好像是愚公移山。」她說:「110年後才動手修強暴法?動作比冰河移動速度還慢。」

責任編輯/陳憶慈

喜歡這篇文章嗎?

作者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