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為何孔子都找不到工作,孟子卻成超夯國際級人才?他的職場生存術,每個上班族都該看看

為何孔子找不到工作,孟子卻官運發達?(圖/究竟出版提供)

為何孔子找不到工作,孟子卻官運發達?(圖/究竟出版提供)

孟子其實換過很多老闆。

這些老闆裡,有些很有錢,但遇到事真的只會砸錢處理(如:齊宣王);有些只是中小企業,整天怕被隔壁跨國企業併購(如:滕文公);有些對考績很重視,整天問你業績有沒有到(如:梁惠王)。

但孟子都能如魚得水,在一片刀光劍影中屹立不搖。

他沒有背景、沒有本錢。但讀完《孟子》後,你會發現,這全憑嘴砲。孟子打嘴砲有固定招式,而在嘴砲中,為了讓明顯智商不足的國君能明白,阿軻通常都會加上可愛小故事去比喻(雖然通常也只會變得更模糊),以致不小心在眾多小朋友心中留下「我很囉唆」之類的不良印象(小故事篇幅畢竟很長)。以下就稍微介紹一下孟子的嘴砲招式:

一、超次元切割

這招算是孟子很常用的招式,以下我們舉個例子:

燕國內亂,齊宣王派人問孟子能不能去打燕國占便宜。(燕可伐與?)

孟子:「喔,好喔。」(可。)

後來齊國打爆燕國,在燕國燒殺擄掠後,有人跑來嘴孟子:

「欸欸你之前是不是有勸齊國攻打燕國?」(勸齊伐燕,有諸?)
「沒有啊。」(未也。)
等等阿軻,話不是這樣講的吧。
「沒有啊,我是說,要『有德之人』才能打,是你沒聽完。」
「⋯⋯」

然後孟子看見對方一臉無言,又補了一句:

「如果今天有人問我能不能殺人?我一定說可以啊!」
「你公三小 ?」
「就司法官可以殺人嘛!司法力量制裁他,誰都沒有意見了吼。」
「⋯⋯」
「所以兩國一樣亂,齊國打燕國等於燕國打齊國,大家扯平不用勸,呵呵。」
「⋯⋯」

這個嘛,阿軻,首先人家請你來是當政治顧問的。而且連隔壁幼稚園小朋友都知道,齊國軍隊跑來燕國百分之兩百不是為了郊遊野餐,這種人命關天的事你也能說一半?然後等事情發生之後再來解釋跟補充,擺明是想事後切割嘛!

這轉彎,我不行。

但老闆可以。

二、講幹話

配圖-孟子。(圖/究竟出版社)
孟子。(圖/究竟出版社)

「幹話者,聞之似有物,而後思見其空乏無物者也。」—《敏鎬大辭典》
「敏鎬,說中文。」
「喔,就是你在公三小。(編按:講什麼)」

通常啦,這種話的特徵就是聽起來貌似經過推論或結構嚴謹,但理解後會發現內容極度空洞且缺乏邏輯常識,然後對現實一點用也沒有。

但這招非常厲害,孟子也很常用,主要是用來應付國君(老闆不能直接嘴)。我們還是來進個範例:

有一天,滕文公(前述中小企業老闆)把孟子叫來辦公室。

「師傅啊,滕國夾在齊、楚之間,我好怕亡國,怎麼辦?」

孟子眼睛轉了轉,直接答道:

「其實這個問題不是我能解決的,不過我想你可以築個牆、守個城啦。」

這還要你說。公園阿伯都會,請你來幹嘛?

過幾天,滕文公滿眼血絲地問孟子:

「師傅,齊國要在我們邊界築城了,好像要亡國了,怎麼辦?」

孟子咬了咬下唇。

「其實一個國家的建立是看天命啦,如果你修德行善,你兒子孫子一定會稱王啦!」
「所以滕國保得住嗎?」
「不知道,看天命。」

阿軻,都收人家錢了,不要這樣好嗎。

文公啊,你是中了「相信我之術」嗎?(順帶一提,滕文公是孟子腦粉 (編按:死忠粉絲)。)

基本上,這種話跟某國前政要曾說:「一個便當吃不飽,你不會吃兩個嗎?」(廢話!我就是沒錢買飯才會跟你靠腰啊)還有《心靈雞湯》裡常見的「不要怕,生命會找到自己的出路」(廢話,我就是迷路所以才問你)沒什麼兩樣。

但孟子這種話不僅說得多,還很對各國老闆口味。有開口,就有人買單,同時也吸引無數腦粉護航(例如後世的南宋朱熹朱聖人,護航等級無下限)。

朱熹注:「人君但當竭力於其所當為,不可徼幸(即「僥倖」)於其所難必。」
白話翻譯:「老滕,你認了吧。」
我也認了。

作者介紹│敏鎬的黑特事務所

暱稱「敏鎬」,據說與長相有關,人品極佳,目前單身,「敏鎬的黑特事務所」現任所長。開所目標是想傳達和平跟愛,自詡為「廢青光明燈」,在厭世成為全民運動的今天,除了將發廢文的空虛分享給社會,也想讓大家知道耍廢可以耍出新高度,可以在感嘆「好廢好廢」之餘,胸口仍有一絲暖意和光亮。但喜新厭舊,所以常常想到什麼就寫什麼。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究竟出版社《人生自古誰不廢:或懷才不遇,或落榜情傷,古代魯蛇的人生堅強講義
責任編輯/潘渝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