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軍中的性侵何其多?不斷遭受性暴力,得到精神疾病的女軍官道出生命中最痛經歷

2013年9月3日軍人節,「一個被性侵女軍官的手記」新書發表。主辦單位勵馨基金會在濃黑布幕為背景的記者會現場,張貼出「殘忍軍中性侵何其多?」的醒目主題。

當天義正詞嚴發聲的蘭姐,只多裝戴了假髮和一副墨黃大框的太陽眼鏡。

「這根本不是我的錯!我卻扛了十幾年。為什麼我要承擔這些痛苦?以前我覺得,這是重大困難,我的人生終究跨不過去,充滿那種無助想法。可是現在,我已經很有支撐力量了。」

「許多受害者把嘴封起來,不敢講。我們寧可當沈默的羔羊,是因為一直覺得自己被性侵是很骯髒、很齷齪、很可恥的事情。受害者選擇不要講,也是為了保留自己的自尊心啊!」

1989年,39歲蘭姐已是官拜少校的陸軍總醫院護理長。同儕誣陷,威權長官強行將她遣調至金門。怎知她在外島接連蒙受性暴力:先是當地某教授,性侵她未遂;之後又有軍中長官,營區裡侵害她得逞。當年她的夫婿也已經官拜上校。她擔心發生在自己身上的軍中性侵醜聞,一旦掀開,恐將成為她怎麼握拿,都將割傷自己美好家庭的雙面利刃。她無奈隱忍下來。

「我覺得一定不能告訴我先生。他知道這件事的話,我們的婚姻一定更沒辦法維持。我們的孩子聰明又可愛。我不能讓他們那麼小,就遭受父母離異的傷害啊。可是我實在沒有辦法忍受,繼續揹負這個秘密。我覺得每天看著我先生,跟他相處,自己就要發瘋了。」

幾年後,蘭姐主動要求跟他先生離婚,被性侵的嚴重創傷,讓她陷入心理失序邊緣。

蘭姐從女性主體,紀實揭露軍中遭性侵的受害經過。這部自傳手記第一章,就以「我不再沈默了」為標題,證言她在稚幼童年,已然再三遭受的早期性創傷。「我這一生從五歲開始,一直到我39歲那一年,總共被性侵了五次。我是被性侵我的男人嚇大的。」原來,蘭姐性受害「封口」時間,總計長達半個世紀。

性受害致使蘭姐出現創傷壓力症候群。後來她又發病為躁鬱症和重度憂鬱症患者。她每天想的,無非是要怎麼結束自己生命。「我開車子上高速公路,想著要自殺。車子衝出路肩撞得稀巴爛。我人在車內,卻是安然無恙。那是上帝把我救回來吧。」

2010年,蘭姐無意間瞥見勵馨擺攤上的宣傳小手冊上,標列有協助遭性侵害者的諮商服務項目。「阿姨,您是不是有什麼事,需要我們協助?」年輕男社工看見了她的猶豫不前。

「你們有這一項免費諮商嗎?」一度求死不成的蘭姐,終於鼓起勇氣,用手比劃,指出「性侵害」這三個字。

勵馨積極「接住」蘭姐。資深歷練的台中「蒲公英」諮商師月鳳,可讓蘭姐完全放心,傾訴她過去不能講的那些秘密。她隱忍多年的性創傷,造成了莫大情緒壓力,終於獲得抒發管道。軍中遭性侵以前,蘭姐最是欣慰,她是擁有幸福家庭的人生勝利組。當月鳳陪伴蘭姐,進行沙遊治療,就多次「聆聽」蘭姐運用象徵物件,擺設再現那座已遭摧毀「甜蜜的家」。待蘭姐密集走過30幾次沙遊療程,月鳳諮商師才寓意深遠詢問她:「蘭姐有沒有想過,把妳的故事寫成書?」

一個月後,蘭姐著作《一個被性侵女軍官的手記》發表,她於是從性受害復原的倖存者,再次翻轉為軍中性別公義的倡議者。「我相信我的案例只是冰山一角。一定有許多軍中發生的性侵害案件,未得到應有的申訴與調查機會,一輩子被性侵害陰影所影響。」蘭姐挺身呼籲各界,共同關注、終止軍中性侵害。

※封面圖片僅為軍人示意圖,非當事人

你贊助,我捐款

用一杯咖啡的錢,支持「說不就是不」性侵防治運動,本活動所得贊助金額將捐助勵馨基金會蒲公英飛揚計畫。

2018/7/12~8/31贊助本文享雙重回饋
(1)  贊助送#metoo手札組,限量50份。
(2)  贊助加碼抽《暗室裡的光 勵馨走過三十年》抽10名

活動詳情 

文/勵馨基金會
責任編輯/林安儒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90

喜歡這篇文章嗎?

勵馨基金會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