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障者對情感需求特別強」身心障礙者遭性侵 缺乏語彙難以敘述傷害

2018-06-28 07:50

? 人氣

多數人可能很難想像,一旦遭遇想「趁病之危」伸出性侵狼爪的人,身障者有時就連想明確表達「NO」的意願的能力,都會有困難。(資料照,取自mrhayata@flicker)

多數人可能很難想像,一旦遭遇想「趁病之危」伸出性侵狼爪的人,身障者有時就連想明確表達「NO」的意願的能力,都會有困難。(資料照,取自mrhayata@flicker)

因判斷、認知、表達能力不佳,多數人可能很難想像,一旦遭遇想「趁病之危」伸出性侵狼爪的人,身障者有時就連想明確表達「NO」的意願的能力,都會有困難。專家表示,身障者面臨性侵威脅,雖然只是其疾病、家庭、社會等連串問題未被妥善處理的眾多不定時炸彈之一;惟一旦引爆,對身障者來說,卻可能是壓垮駱駝最後一根稻草之生命之重。

疑遭性侵身心障礙者 智障者年年居首

根據衛福部保護服務司統計,在國內每年被通報疑遭性侵被害人的身心障礙者障別中,年年都以智障者所占比例居首,2014年國內被通報疑遭性侵智障者更多達559人,占全年全國通報總人數1035人的54%,其次2015占比51.4%、2018年第1季50.8%,比例之高均不容小覷。

20180623-SMG0035-國內近年通報疑遭性侵身心障礙者障別分布比例.jpg
 

曾歷任多家大型社福機構院長的前台北縣(現改制為新北市)社會局長楊素端表示,有資格入住啟能中心的多半都是是中重度的智障者,這群「大朋友」無論生理上成長到多麼成熟,心智年齡都將停滯在幼兒期,「尤其語言功能特別差的智障者,就像呀呀學語的孩子,就算被欺負了,或哪裡受傷了、不舒服,卻因缺乏語彙,經常翻來覆去就是說不清楚,也形容不出細節。」

果真如此,重度智障者一旦遭遇性侵,尤其是權勢型的性侵(施暴者對受害者負有監督、扶助、照護之權利),若非身邊有前任職花蓮某啟能中心護理師吳思韋這樣的人,不惜丟工作也要捍衛院生的人權,智障者豈不註定要啞巴吃黃連!?

楊素端:智障者敘述能力雖差,行為卻會改變

楊素端強調,重度智障者「敘述」的能力或許很差,但他們也是有情有感的人,一再遭到欺凌,也會感到害怕、憤怒、不安…,此時就算受制於加害者威脅不敢說,或者不懂得如何說出被欺負的細節,但一段時間下來,一定會出現行為改變。

20170225-家暴專題,家暴場景模擬。(顏麟宇攝)
重度智障者「敘述」的能力或許很差,但他們也是有情有感的人,一再遭到欺凌,也會感到害怕。(資料照,顏麟宇攝)

相關研究及臨床觀察顯示,長期遭受性侵者常見反應包括人際互動畏縮、頻繁做惡夢、不明原因的恐慌等…,「啟能中心院生既是以院為家,又受害者不只一人,在這麼長的期間內,照說發現他們『不對勁』的相關照護者,不該只有吳護理師才對。」

吳思韋揭發啟能中心性侵案 卻收到存證信函

吳思韋揭發前東家內張姓組長疑似長期性侵院內4名院生後,又牽出另3名早先自同院被轉自花蓮另家啟能中心的院生,可能也曾遭到張某狼爪的「案外案」;然當吳思韋接受另院離職王姓社工委託,以證人身分向地檢署提出舉發時,得到的依舊不是掌聲,而是自覺無端遭殃之啟能中心的存證信函抗議。

揭發花蓮某啟智中心疑有院生長期遭職工性侵的護理師吳思韋表示,揭發此事件以來,她確實承受莫大的壓力,卻也獲得很多的支持。美崙、美崙啟智中心(取自臉書)
吳思韋揭發前東家內張姓組長疑似長期性侵院內4名院生後,又牽出另3名早先自同院被轉自花蓮另家啟能中心的院生。(資料照,取自臉書)

繼智障者之後,國內遭到性侵威脅次高的障別,幾乎每均為精神障礙者,比例約占整體被通報性侵被害人20%。三軍總醫院精神醫學部主任葉啟斌感嘆,精障患者受到疾病影響,一方面常判斷力欠佳、自信心不夠;偏偏另方面又對情感的需求性特別強,於是,就常給了有心人可趁之機。

喜歡這篇文章嗎?

黃天如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