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宗偉觀點:川金會最大功臣─血色歷史記憶與文在寅的戰略選擇

2018-06-28 06:40

? 人氣

「很難想像文在寅自己任總統的任期,其實到現在也才開始一個多月。他上任時身處異常複雜的區域局勢風暴核心,而且前任剛剛把北京與平壤兩隻區域內的猛獸一起給得罪了。」(AP)

「很難想像文在寅自己任總統的任期,其實到現在也才開始一個多月。他上任時身處異常複雜的區域局勢風暴核心,而且前任剛剛把北京與平壤兩隻區域內的猛獸一起給得罪了。」(AP)

從亞洲大陸東北方伸入太平洋,成為自古以來海陸強權必爭之地的朝鮮半島。整體輪廓的地形,如果把濟州島當成最下方一點的話,就像是一個問號,也像是一個扭曲的驚嘆號。在朝鮮民族歷史上經過的種種身不由己的悲喜,就是夾在強權之間對自身命運的疑問與悲哀。但當朝鮮半島的局勢一旦出現了令人意外的變化,震驚的就是整個東亞甚至全世界。

距今整整70年前的1948年,正是關乎整個韓民族歷史的關鍵時刻。日本投降後半島38度線南北分別被美蘇佔領,成立了各自的僕從政權。然而結束被盟軍軍管狀態以後,韓民族在主權國家的政治上該何去何從?從光復後一直希望談判的兩韓合併進行全國總大選,以成為一個單一國家的宏偉計畫,終於因為背後老闆美蘇兩國的心懷鬼胎,不令人意外地破局。

1948年雙方各自成立在自己的領土上互不統屬的,兩個互相敵對國家,即李承晚領導的大韓民國與金日成所治理的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就這樣兩韓分裂至今整整70年了,除了爆發過血流成河,使兩韓全境都曾淪為戰場的韓戰,隨時準備戰爭爆發而生死對立之的國情觀念,也成為大多數兩韓人民出生至今就必須接受的生活現實。

另外兩起也都是發生在1948年的歷史悲劇,歷程發展就像是台灣的228事件,但是其殘暴血腥卻遠過之的,就是最近也才剛舉行過大規模紀念儀式的濟州43事件,以及10月的全羅南道麗水順天事件。

濟州島四三事件(取自百度百科)
濟州島四三事件是韓國現代史上人命受害慘重僅次於韓戰的悲劇性事件。(取自百度百科)

在日本投降後,濟州島與南韓全境一樣正式進入美軍政府管理時期。然而就像是戰後的包括台灣在內的整個東亞一樣,戰時被日本遷徙的6萬多名濟州人也開始重回家鄉,造成當地巨大的就業與經濟壓力。然而戰後的民不聊生,產業凋敝與物價飛漲都是全東亞範圍內逼使人民鋌而走險的共同災難。

跟蔣介石的國府一樣,美軍政府在當地執政失敗引發一連串兇險的困境,社會動盪與民生問題接踵而來,也一樣當地人民被目為新總督府。戰後還是沒有等到獨立,感覺自己繼續被美國殖民的韓國民心不穩,更因為左翼勢力的介入煽動而惡化。

1947年3月1日,也就是台灣228民變發生的次日。在濟州島當地紀念三一運動的集會活動上,爆發警察開槍打死6名平民百姓事件,而後美軍更派來軍警助陣以及西北青年團(協同政府的右翼團體),展開一連串恐怖搜捕行動。濟州島的矛盾在接下來的一整年不斷激化,終於到了雙方全面暴力對決的時刻。

1948年4月3日,島上350名左翼武裝隊發動起義,一夜之間竟然同時襲擊了島上的各警察局、西北青年會等警察與右翼單位。而當地駐軍對此保持中立,導致美韓聯軍必須調遣韓半島上的軍警部隊前往濟州鎮壓。這似乎不也是一個台灣當代社會很熟悉的歷史場景嗎?

濟州四三事件本質上也是一起當地人民不堪美國軍管政府與其走狗的暴虐壓迫,秘密組織武力奮起抵抗的民變。民變武裝由於事前就與島上的韓國駐軍達成了互不侵犯的默契,在迅速拿下島上的各警察局,並解決也擁有一定武裝的右翼團體後,就基本上控制了全島,但是一如228事件的發展,這就種下稍後執政者從本土調兵前來鎮壓的陰影。

由於43事件的發起者帶有相當高度的左派思想,而重要的是濟州島又有控制對馬海峽地點險要的戰略價值。美軍政府強烈質疑民變武裝的背後,顯然有南朝鮮勞動黨(即北韓的執政黨朝鮮勞動黨在南韓的支部)的領導操縱,乃決定強力鎮壓。在迅速撤換了濟州島上與民變武裝關係良好的,駐軍第9聯隊指揮官金益烈以後,美韓聯軍從南韓出發登島,開始了血腥武力鎮壓濟州島的民變武裝。新任的第9聯隊長宋堯讚改採鐵血政策,對民變武裝盤據的地區進行了多次地反覆清剿,甚至如果有民變者不在家逃亡者,政府軍就殺害其家人的,野蠻到極點的「代殺」以為報復。

1948年8月,大韓民國成立後,李承晚政府為鎮壓民怨沸騰的島民與不斷擴大濟州島反政府運動,設置濟州島警備司令部,並於11月17日宣布濟州島戒嚴令,增派軍隊至當地開始大屠殺。鎮壓開始後,軍方發出布告稱,在距離海岸線五公里的山區地帶通行的人,都視為暴力份子予以格殺。從此美韓聯軍在傳說的「必要時留島不留人」的殘暴野蠻密令下,就對濟州島山區村落大肆展開“焦土化”的強力鎮壓作戰。後來美軍報告中記載了:「第九聯隊基於山區地帶村落的所有居民,明顯提供游擊隊幫助與方便的假設之下,而對村落居民進行有計劃的大屠殺。」

整個四三事件美韓聯軍對濟州島人民血腥殘忍的屠殺行動,一直持續到韓戰結束後,長達7年7個月,總共約犧牲了2萬5千~6萬個濟州居民,有姓名可考者1.4萬人。而當時濟州島全島人口只有30萬人,這成為韓國近代史上僅次於韓戰的巨大悲劇。

而濟州四三事件後來並不只限於濟州島而已,在很短的時間內就因為種種原因喪盡韓國人心的美軍政府,當時早已經坐在乾柴上,只等有人開第一槍。濟州四三事件的抗暴聲浪,很快就外溢到了韓國距離濟州島最近的陸地,自古以來就向有民變反政府頑強傳統的全羅道。在韓國歷史上極關鍵的1948年這一年,全羅道人民也沒有缺席。

2018-06-25 麗水順天事件(取自網路)
1948年10月19日在大韓民國全羅南道麗水發生的韓國軍隊叛亂,民間8000多無辜民眾被誣為叛亂同黨而被殺害。(取自網路)

1948年10月19日,駐守在全羅南道麗水郡的韓國國防警備隊(韓國陸軍前身)第14聯隊,接到前往濟州島鎮壓濟州島四三事件的命令,但他們卻不願把槍口對準自己的同胞。在光復初期就有計畫地滲透進入韓軍的南勞黨成員煽動下,14聯隊的左翼軍人也發動反美起義,響應濟州島四三事件。到21日起義軍已控制麗水、順天、寶城、光陽等地全境,全羅南道成為半島上第一張即將倒下的骨牌。

21日李承晩派遣國防警備隊總司令宋虎聲准將在光州設立「討伐叛軍司令部」,指揮鎮壓。在美軍的支援下,1周後的10月27日,14聯隊被鎮壓,殘兵則逃往全羅南道的北部山區繼續游擊抵抗。在此期間,全羅南道約有8000名民眾被殺害。特別值得一題的是,日後徹底改變韓國的歷史人物朴正熙,此時是14聯隊參謀長,被捕判處無期徒刑,而1949年突然又被赦免,轉折十分戲劇化。這位很快重返軍隊的將領被傳說的是,朴正熙起義時加入了南勞黨,起義失敗後陰識時務地供出大批同黨而免死。

2018-06-25麗水順天事件2(取自網路)
麗水順天事件也對韓國歷史產生極大的轉變。(取自網路)

對韓國近代史熟悉的讀者,一定不會忘記這個地處半島西南,卻經常以一地的事變影響全國命運,甚至是整個東亞區域局勢的全羅(南北)道。1894年初,反對兩班貴族和日本等外國勢力的東學黨發動反政府民變。東學領袖全琫準率領農民軍隊在全羅道古阜郡舉行反政府的起義,反抗當地執政者的壓迫。一下子東學軍聲勢浩大,全羅道各地農民起義蜂起,發檄征討日寇、驅逐權奸,對李朝形成巨大壓力。

作為一個政教合一的神祕群眾組織,東學軍竟能以蕞爾之眾連敗李朝政府軍,使得事件演變為超過李朝自身的軍力所能處理的範圍。於是全羅道的民變起事就給了清朝與日本派兵介入朝鮮的藉口,最後演變成了決定了一個世紀中國與日本命運的甲午戰爭。

雖然東學民變接連遭遇到朝鮮政府軍、清軍與日軍的殘酷聯手鎮壓而失敗,但全羅道反抗的火種從未真的消失,只是轉入地下。1929年日本統治當局和韓國學生間在光州的劇烈衝突,更演變為當時全國反對日本統治的風潮。

1950年7月,投入韓戰的美軍離開南韓大田廣域市的火車站,準備到前線(美聯社)
1950年7月,投入韓戰的美軍離開南韓大田廣域市的火車站,準備到前線(美聯社)

1950年6月25日韓戰爆發,在短短6周內朝鮮人民軍就征服了韓國90%的土地,全羅南北道的人民更是擔食瓢飲出來迎王師。而麥克阿瑟在9月中果斷發動仁川登陸,切斷了大部分在韓國境內的北韓軍的退路,使北韓軍隊遭遇到了慘烈的損失。但數以萬計不甘投降的,在38度線以南活動的朝鮮人民軍雖然後勤斷絕,仍然繼續堅持在極度不利條件下的頑抗。

被堵在南方失去與朝鮮政府聯繫的朝鮮人民軍,紛紛湧向全羅南北道交界處,海拔1915公尺的韓國本土最高峰智異山,與在地的左派人士,成立了在韓國歷史上大名鼎鼎的“朝鮮人民南部游擊軍”(南部軍),建立游擊戰革命根據地。當地支持左派的群眾基礎良好,人民軍與麗水順天事件的起義者殘部,乃至於廣大的全羅道人民團結在一起,對抗美韓軍警陸空併舉的血腥殘酷圍剿。

智異山紅色游擊隊歷經長期的武裝反抗與被美韓屠殺鎮壓,頑強地堅持抵抗到了韓戰停戰協定生效20個月後的1955年初,才向韓國軍警繳械投降。但在廣大的全羅道人民心中,智異山早就是另一座反抗的里程碑。

從滿天神佛的東學黨,到紅旗獵獵的智異山。全羅道百年來抗爭的炙焰永不間斷,終於流到了1980年5月的光州,再次改變了韓國的命運。當蔣經國下令軍警在處理高雄美麗島事件時不得開槍、不得殺人,不得動用憲兵以外的軍隊時;半年後全斗煥當局居然在美方的同意下,派出傘兵、戰車與直升機,以打一場內戰的規模殘酷地鎮壓了光州事件,這如何不令人感嘆斯時韓國人民的悲哀,台灣人民的幸運呢?

剛在5月也經過38周年紀念儀式的光州事件,是全羅道人民在歷史上的最後一次全面武裝反抗執政者,因為1987年韓國就民主化了。而韓國民主化的特色是主張統一與全朝鮮的自主,而不像台灣的民主化運動指向了親美台獨。這往往是許多台灣本土運動者避談的一個禁忌話題,這也許正是同一時間開始民主化的台韓國家與社會,經濟發展到後來差距愈拉愈開的原因之一?

兩韓分裂建國因而導致韓戰、濟州四三事件與麗水順天事件,三場韓民族歷史的悲劇,剛好都發生在1948年,在今年滿70周年。這些血流成河的慘烈殺戮,民族手足之間的分斷別離,現在看來無數罹難者的犧牲並非無謂。多年來無數死難者的鮮血,凝聚成為韓國人民堅定尋求民族和解與自主的不屈意志。使得在數十萬人的示威聲浪中上任的文在寅,這位老人權律師,出身進步派一方的總統,有了深刻的決心促成半島的和平,也最終是這麼做了。

很難想像文在寅自己任總統的任期,其實到現在也才開始一個多月,到今年5月上旬他所擔任的都是被彈劾下台的,前任總統朴槿惠的任期。他上任時身處異常複雜的區域局勢風暴核心,而且前任剛剛把北京與平壤兩隻區域內的猛獸一起給得罪了。因此光有堅強的意志並不足以成事,更需要搭配著靈活的手段。長袖善舞八面玲瓏的文在寅,一直努力協調著各方,而且從歷史尋找智慧。

當他到美國時他就去拜訪美軍陸戰隊當時新落成的長津湖紀念碑,並且以當年隨美軍撤退北韓難民之子的身分說出:「沒有長津湖戰役,便沒有興南大撤退,也就沒有我」。這讓美國人在情感上願意相信,他永遠是美國人的盟友。

當他到中國時他就去拜訪重慶的大韓民國臨時政府歷史紀念館,重慶有大韓民國臨時政府最後一個辦公室,這既是「韓國獨立運動的舊址」,也是大韓民國的建國之根。這讓中國人在情感上願意相信,他不會忘記中國人在歷史上給予的幫助。

即使是右翼政權當道的傳統宿敵,卻也是現實中在經貿與各種關係上唇齒相依的日本,出身反日傳統強烈進步派的文總統,就任以來對待日本的態度也仍是合作遠大於對抗。在他上任以後日本政府一再不斷在明明是韓國有理有據的,整個韓民族歷史傷痛所在的慰安婦問題上敲打著韓國,白面書生外表的文在寅也從未惡言相向。

更不用說在今年以前還被視為亞洲第一狂人的金正恩,包括台灣在內多少專家學者,都在去年大篇幅預言著美國大舉入侵平壤的的時間表。文在寅卻在這個地方硬了起來,他奮力阻擋著任何向朝鮮武力相向的計畫,要求任何國家在韓半島的動武都必須經過首爾的同意。

文在寅尋求區域穩定與民族和解的苦心努力並未被歷史辜負,他不但沒有被自己國人戴上韓奸的帽子,他的政黨反而在今年贏得了地方的大選。在與周邊各國的關係上,文的陽光政策也迅速獲得了涉及半島局勢的各方極為正面的回應。僅僅上任半年後,就在去年12月有了文習會,先完成了與北京的融冰。

2018年4月247日,兩韓領導人金正恩、文在寅見面相擁。AP
2018年4月,兩韓領導人金正恩、文在寅見面相擁。AP

繼之他謀求半島局勢和平穩定的決心,其實平壤也都看在眼裡,記在心裡。經過不到8個月的觀察,平壤方面終於決定相信了文在寅團結整個韓民族的決心,願意與他合作開創新局,接過了南方遞來的橄欖枝。

今年初從平昌冬奧開始的一系列問題上,韓國政府的行動跌破眾人眼鏡地取得了平壤方面的有力支持,平壤高層領導人第一次進入韓國境內。到了4月底他終於接續了民運前輩金大中與親密戰友盧武鉉陽光政策的使命,與金正恩完成了新世代領袖之間的會晤,並且基本上結束了兩韓之間事實上的敵對狀態。

中日韓領導人會議9日在東京召開,安倍晉三、文在寅、李克強三人合影。(美聯社)
中日韓領導人會議在東京召開,安倍晉三、文在寅、李克強三人合影,也讓三國之間大和解。(美聯社)

5月上旬他與李克強及安倍的中日韓三國峰會,更是出乎意料的造成了三國之間的大和解。面對朝鮮的華麗轉身,在半島局勢大和解中深怕自己在區域中被邊緣化的東京與北京,都有理由對此產生疑懼,文在寅照樣伸出了雙手把他們緊緊的拉在了一起。使得原本各懷鬼胎甚至劍拔弩張的中日韓三國,一下子竟然看起來友愛的就像是自家兄弟一樣。

更戲劇化的是5月下旬,在外交局勢問題處理手段上極度幼稚的川普,還一度罔顧國際信用,想要極衝動地取消早就談好的川金會。結果金正恩與文在寅在極短的時間內,達成了二次峰會的決定,並且立即實行。文金二會給了川普相當大的衝擊,從根本上挽救了川金會的復活。這下子文金二人都被國際社會評價為識大體的成熟領袖,川普則被認證為處事乖張反覆無常的小人,得失勉強相抵。

2018年6月12日新加坡川金會,金正恩與川普相談甚歡(AP)
川金會結束後,雖然沒有產出正式結束韓戰協議,但未來可能會發生更深遠的效應。(AP)

而川金會後不但雙方沒有產出正式結束韓戰的協議,川普還繼續保持對北韓的強硬經濟制裁,無意趁勢將朝鮮推上改革開放的偉大航程。平壤將如何解讀此事?未來恐怕將發生比制裁本身更深遠的效應。

今年6月25日,韓戰爆發68周年的日子,這一天文在寅結束了他閃電式的訪俄之旅,看完韓國隊表現實在不怎樣的世界杯足球賽後回國。此程他和普丁及梅德維傑夫達成了在朝鮮半島共同達致局勢穩定與無核化的協議,乃至於雙方合作開放區域經濟的開發。這使得兩韓合作就也獲得了俄國的加持,如此拼上了六方會談的最後一塊拼圖,使得韓國的國家安全保障到達了建國以來無上的高度。

現在開始維持半島的和平除了有韓國傳統的地緣盟國美日以外,更有平壤長期的戰友中俄背書,大韓民國出現了建國以來歷史上第一次,周邊已經沒有敵人存在的黃金局面。冷戰時期長期對抗著的蘇(俄)中朝VS美日韓的南北三角對立,在文在寅變魔術一般巧手擺弄下,今後將完全變成努力發展經濟合作的一團和氣。

文在寅上台13個半月以來在區域政治上所創造的奇蹟,超過了大韓民國建國至今這70年歷史的總和。只因為他有著為任何對手著想的胸懷,同民族間友愛親善的決心,以及最重要的,審時度勢機動應變的靈活手腕。文在寅上台後兩韓和解這個尚未完結的故事能給我們什麼啟示呢?

1948年對中華民國也一樣是個關鍵年分,這一年中國共產黨旨在推翻中華民國政府的戰爭進展到決戰階段,8月起陸續展開的遼瀋、平津與淮海三大戰役,終於消滅了國軍半數以上的有生力量。這也就使得中共佔有大陸,國府撤退台灣的內戰結局大致底定。雙方最後劃海峽而治,對峙局面遷延至今。

在馬英九上台十年後,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累積下來化干戈為玉帛的善意,眼看就快要消耗殆盡了。始終堅持兩岸現狀是內戰格局延續的北京,對兩岸關係更新的規劃治理,會不會繼續延用冷戰的思維,甚至就以一場新的戰爭結束70年來的從兩黨到兩岸的戰爭對峙格局,誰也說不準。

如果考慮到同樣在第一島鏈安全議題上已經有所共識,國家利益也同樣與台海安全緊密鑲嵌的各國,要成立一個護台反中的軍事同盟,顯然是不現實的,也欠缺說服力。面對整體東亞格局基本盤70年來最大的劇變,台灣的政治領袖不要說做準備了,有開始意識到這件事了嗎?

綜觀過去一個世紀台灣與韓國的歷史,不論是外部受強權操弄,或是內部獨裁者鎮壓,韓國發生的故事都在本質上與台灣類似,程度上卻都比台灣悲慘多了。戰後同樣位列亞洲四小龍,現在韓國與台灣在世界上的地位高下,已經不用爭論。為今之計,現在的執政者或許更需要向處境與我們極端類似的文在寅學習智慧。趕緊把握台灣愈發有限的籌碼,為內外交困的台灣開拓新路吧!

*作者為台大國發所博士生 ,律師考試及格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50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宗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