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面對死亡,該極力搶救還是舒適離開?她從加拿大安寧療護,看見東西方「最後一程」大不同

安寧療護護理師陪病人走完人生最後一程,不斷面對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但安寧護理師殷立潔從台灣移民加拿大,堅持不悔扮演「善終天使」,領悟東西方臨終文化差異。

「安寧療護工作,正面結果不常見,但一點點美好的回憶,就足以支持我繼續往前走。」殷立潔今年不過34歲,走在安寧療護的路上,卻已有10年之久。

在台灣,殷立潔一畢業就在醫院擔任安寧療護護理師4年。6年前,她隨丈夫移民加拿大,志向堅定地一路過關斬將,從進入喬治布朗學院(George BrownCollege)爭取加拿大本地經驗、取得加拿大安省護理人員資格(CNO),順利找到理想工作,乃至拿到加拿大安寧療護專科護理(CHPCN)認證,目前是在全加第二大癌症中心Sunnybrook’s Odette Cancer Centre安寧療護門診部擔任護理師。

談起選擇堪稱「冷門」的安寧照護,殷立潔說,一切源於自己16歲時,看到爺爺心臟病過世前那段日子,插管、受盡折磨,有感於爺爺「走得不好」的同時,也發現想要「善終」得有專業協助;「我希望自己是可以幫助別人善終的那個人」。

殷立潔的台灣安寧療護專業背景和資歷,讓她在投身加拿大相同領域時,更能充分體會東西方文化面對死亡和臨終議題的基本觀念差異,以及安寧療護制度上的不同。

殷立潔表示,台灣和加拿大的安寧療護發展歷史,剛好都是30多年,「不管是台灣還是加拿大,都會想要救到底,但在台灣,病人偏向由醫療團隊來做主;加拿大卻更強調病人自主,醫護人員提供所有選項,讓病人自己決定如何走下去。」

而在文化多元的加拿大,也可以看見不同族裔面對死亡的態度迥異。

殷立潔表示,華人對於談生論死這件事,看法比較負面,常會堅持回醫院、想挑戰到底,不願放棄任何機會;但西洋人比較強調的是維持臨終生活品質、有尊嚴的走完最後人生,並且「勇敢談愛」。

殷立潔提起一個讓她感覺「很美」的洋人臨終家庭,說她在加拿大的工作一度是以「安寧居家照護」為主,當時有位病人臨終,家屬請她到家裡,她一進門,就看到老先生坐在床上淚流滿面,懷裡抱著牽手幾十年的老伴,老太太已然故去,家中狗兒安坐床邊。

殷立潔說,儘管心中很難過,但「那一幕,非常動人美好。因為你明白她的人生走到最後,是有尊嚴的離去,所有愛她的人都圍繞在身邊。」

這一家人後來邀請殷立潔參加喪禮,在致詞中,他們特別向殷立潔致謝:「感謝在臨終之前,有位天使來到我們家。」

殷立潔這位「善終天使」,不只是陪伴病人走完人生最後一程,她也毫不藏私的分享自己在加拿大成功取得護理人員執照、找到理想工作的經驗,持續協助有意前來加拿大從事護理工作的台灣人。

一個名為「台灣護理人 in Canada」的臉書社團,有近3000人持續追蹤關注,殷立潔就是其中一位「小編Raveena」 。不久前,她一連貼出「如何來加拿大當護理師」、「超實用!醫護英語這樣說」系列,大談如何用英文向病人詢問「拉屎」、「嘔吐」等等,內容既實用又有趣。

最近,殷立潔還無償協助多位和她一樣擁有國際專業護理人員(IEN)背景的加拿大求職者,修改履歷、增強面試能力。她很開心地說,已有2位找工作找了很久的台灣「學妹」,經她提點,分別找到了工作或收到面試通知。

事實上,早在2016年,活力十足的殷立潔,就被加拿大安大略省健康人力資源廳(HFO)相中,以她為主角,一路跟拍她出入醫院、前往病患家庭、從事安寧療護工作的實況,並專訪她的求職心得,做為其他同樣想在加拿大成為護理人員的參考範例。

殷立潔說,在台灣,護理人員工作環境不是太好,很多人都想找機會出來。而加拿大護理人員待遇不錯,更受尊重,也有更多專業發揮空間,她鼓勵台灣護理人員到加拿大來發展。但如果英文不好的話,一定要加強做好準備。

苦練英語有成的殷立潔,在如同聯合國一樣的癌症中心工作,不僅與各族裔同事結為好友,更成了許多講中文的病人指定要找的護士,她扮演了重要的溝通橋樑,也讓病患無助的情緒因為語言相通而得到安撫。

面對人們讚美她這位善終天使做的事情很「偉大」,殷立潔的回應是:很感謝能夠走在自己喜歡的路上、做自己喜歡的事,「我走得很踏實,也會繼續堅持下去!」

責任編輯/潘渝霈

喜歡這篇文章嗎?

作者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