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偉良觀點:各自吹號的政府部門是都更頭號殺手

從2014年開始,政府將房屋持有稅大幅調高,尤其是台北市,新成屋大幅調高房屋稅,使都更戶換新屋後的房屋稅過高,此舉導致升斗小民在老屋改建之後反而住不起新房,都更頓時熄火。(資料照,陳明仁攝)

從2014年開始,政府將房屋持有稅大幅調高,尤其是台北市,新成屋大幅調高房屋稅,使都更戶換新屋後的房屋稅過高,此舉導致升斗小民在老屋改建之後反而住不起新房,都更頓時熄火。(資料照,陳明仁攝)

我們經常可以發現政府的政策中自身就充滿了矛盾,像是一面鼓吹民眾對自己的老房子進行都更,另方面卻又對改建後分回的房子課以重稅,這種說一套做另一套的做法,實在令人懷疑執政當局是不是雙重人格或患有精神分裂症?

從2014年開始,政府將房屋持有稅大幅調高,尤其是台北市,新成屋大幅調高房屋稅,使都更戶換新屋後的房屋稅過高,此舉導致升斗小民在老屋改建之後反而住不起新房,讓都更頓時熄火。「房屋稅太高,使都更戶根本不想都更!」房屋稅與地價稅高漲,以住北市老房子的住戶為例,都更後換新房,房屋稅從原本5000元變成30~50萬元,根本負擔不起,民眾只好繼續住老房子、不參加都更。

地方政府隨意調高新成屋的房屋稅基,基本上是企圖想填補地方財政惡化的缺口,但此舉已經嚴重傷及無辜,例如104年7月以後領使用執照的新屋,不論面積大小皆課以重稅,對中等收入想要提升居住品質的換屋族,買了不算大的新房,卻無辜受到政府的重稅懲罰,新屋何罪,情何以堪?而大量取得土地的財團,政府卻未針對空地持有加重稅收,土地的炒作依然無法杜絕,這就是選前匆促修法的後遺症。這種飲鳩止渴的作法,最終將因公告現值逐步調整到頂,不但中央政府課不到房地合一的交易所得,幾年後地方政府也課不到已經到頂的土地增值稅,屆時地方政府財政將更陷入泥沼,更加惡化。

政府部門各自吹號是長久以來就存在的老問題,尤其是前朝政府偏好任用一些沒有實務經驗的蛋頭學者,結果訂定了一些完全脫離現實的施政政策,偏偏這些學者又剛愎自用、缺乏宏觀、自以為是,結果很自然的就形成各自吹號、各自為政的做法,就些政務官就好比司法系統裡的恐龍法官,完全昧於現實。

因此,我們的政務委員們,好好扮演好你們的角色,發揮你們的長才,來整合這種亂象吧,讓政府的施政更有一貫性和前瞻性。

*作者為台大土木工程系畢/營管博士、企管博士、法學博士。現任台北市/新北市老屋改建發展協會理事長

 

喜歡這篇文章嗎?

胡偉良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