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美大戰
  • 大車禍!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一整列火車乘客的性命都繫在他身上,過勞、被乘客攻擊卻都是他的日常...

台鐵傳出年輕列車長連上6天班後,心肌梗塞驟逝的憾事。而根據事後的調查發現,這樣苛刻的班表竟在「合理」的範圍內!種種的跡象再再打破許多人認為公務人員「穩定、規律」的印象,到底這些在站務處工作的公務人員,過的是怎麼樣的日常呢?學長姐特別訪問了在台鐵服務的列車長阿榮(化名),談談自己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

阿榮說當初之所以做這份工作,是因為在糖廠工作的父親覺得公務人員薪水比較穩定,而自己也想趕快賺錢幫忙貼補家計,因此服完兵役之後,便立刻投身準備考公職,但公職的種類繁多,完全沒有研究的自己根本不知道要選什麼….

「當時真的很慌啊!一邊自己心底沒有甚麼目標,只想快點工作;而另一邊又聽別人說公職很難考,真的徬徨。」

而幫助阿榮確立目標的,是昔日的同窗。因為阿榮看到自己有個同學正在準備鐵路特考,想說考試的書可以跟他借,讀到有不懂的還可以問,因此就這樣一頭埋進鐵路特考中。

「現在想想,也不知道他到底是益友還是損友,是他把我推入台鐵的世界中,想不到最後居然我考上了,他沒上…」談起這段歷程,阿榮不禁莞爾。

一開始的不想回家,到後來忙到忘了「想回家」

考上之後,接者就是緊鑼密鼓的受訓,由於阿榮家住在嘉義,但打從大學時就來北部念書,因此生活圈集中在北部的他在選填運務段時,還不猶豫地就選擇了北部,也因而與希望他回嘉義的父親有些爭執,阿榮甚至因此賭氣不回家。

「現在想想,那個時候真的太幼稚。」阿榮嘆道,因為直到開始工作後,忙碌的日常讓阿榮從一開始的不想回家,逐漸變成沒有空想起「想回家」的心情。而當他再度回到嘉義,那時的父親已經成了冰冷的軀體,滿懷愧疚的阿榮,在處理完父親的後事之後,便倉皇地逃回台北。

想要鐵的飯碗,也要有鐵打的身體

由於考上的是運輸營業,要配合輪班,因此睡眠時間短而且不固定。阿榮說雖然表面上上班都符合規定的時間,但是有時候加上待命的時間,時常清晨就要起床待命,加上由於人力短缺,一個人時常必須分飾多角,查票、車廂巡視、紀錄等等,所以勤務上相當忙碌。最後,由於分發到的運務段,時常會遇到加班的車次,因此要跑的車次與工作量也會相對增加。

「很多人常說公務員是鐵飯碗,但我覺得就算這份工作真的是鐵飯碗,你也要有鐵打的身體才吃得起啊。」

對於阿榮來說,時常下午的班車跟到凌晨下班,但卻沒有辦法直接回家,要在運務段睡上一晚,隔天清晨報到上班,而且倘若有人休假,很有可能兩週只能休到一天的假,不但對身體上是一則考驗,對家人也是一場折磨,「我老婆總是愛說自己『愛上一個不回家的人』。」阿榮對此苦笑地說。

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但最醜的風景也是人

不只是值勤時間上的緊湊,車廂內發生的大大小小事也全由阿榮一手負責,無論是沒付車票、打架鬧事還是設備故障,發生的第一時間一定是阿榮首當其衝⋯

「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但最醜的風景也是人。」多年來各種奧客的刁難,讓阿榮有這樣的體悟,有些人為了幾塊錢的票和列車長吵的面紅耳赤、有些人仗著自己的年紀,買站票硬是要別人讓座、更有人將車廂當自己家,吵鬧摳腳樣樣來。

「雖然這樣講可能會不吉利而破功,但跟別人比我算是幸運的,跑了這麼久還沒碰到有人在車上放炸彈,頂多就只是被人用酒瓶打破頭。」阿榮邊說邊亮出自己額頭上縫了三針的傷疤,他說之前自己的同事碰到有人放疑似爆裂物的東西在車廂,搞得大家雞犬不寧,自己與其相比真的好得多⋯

談到修法是否有助於自己未來的處境,阿榮表示自己不懂法律,但就他了解的產業結構,現階段要解決的,應該是人力短缺的問題。「現在的小孩一聽到要輪夜班都躲的遠遠的,哪還有人?」阿榮認為這樣的情況不改善,增加休息的時間只是空話,徒增「有假沒得放」的窘境罷了。

從阿榮的例子中,我們看到鐵路工作者的辛苦,也從談話中,了解到台灣在這一塊,不論制度與操作都還存在著缺失。但是希望藉由阿榮的故事,讓大家更能暸解站務人員的工作,進而為他們的處境發聲,至少在下次搭乘火車時,為這些克盡職守的人贈上一句真摯的感謝。

責任編輯/郭丹穎

對職涯或未來出路有些疑問,需要過來人的建議?快來提問,讓學長姐幫助你!

請關注風傳媒特別企劃「學長姐說」,也歡迎加入FB社團進行討論!

請看 FB社團-學長姐說 !

學長姐說也歡迎讀者分享您的經驗,意者請將基本資料及文章寄至opinion@storm.mg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致淮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