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何時開始看天氣預報的?日據時期愛用華氏溫度?99%人不知的百年氣象史!

2018-01-04 12:57

? 人氣

在颱風肆虐的季節,讓人益發覺得現代生活不能一刻沒有氣象預報。老祖先憑經驗,對天氣變化自有一套預測法。像台灣最特殊的颱風天氣,就有1697年郁永河所著《裨海紀遊》記錄台灣人如何預測颱風:「占颱者,每見風向,反常為戒。如夏月應南而反北,秋冬與春應北反南,七月北風為主颱。」

台灣諺語又有「六月初一,一雷壓九颱」和「七月初一,一雷九颱來」,指農曆六月初一打雷,颱風會被打跑,但七月初一的雷卻預示颱風連番而來。甚至有俚諺「牛叫雨,豬顛風」,從動物的反應預測天氣。

現在不一樣了,氣象局預報氣象,當然不是再抱幾句諺語,指天說地。從經驗、俗諺到衛星、電子,台灣氣象預報的發展不是一步跨過,中間還經歷科學的導入,從看溫度計,簡單記錄溫度開始。

1874年2月,日本內閣指中國政令不及台灣南部生番住地,未擁主權,決定征台,五月並進佔恆春。當時日軍抱著殖民的打算,隨軍包含五百名以上各行各業的人員,有和尚、記者和工匠。準備移民者的行李裡面,還有182種西洋植物。隨軍的野戰醫院除了純粹救護工作之外,每天中午也觀測當地氣溫,並留下記錄。

合理推論,當時日軍醫官是使用「寒暖計」(溫度計的日語)測量恆春氣溫。德國人在18世紀初就發明玻璃管裝水銀的溫度計,日本本國則於19世紀德川幕府末年、明治維新前開始製造「寒暖計」。

(圖/作者提供)
日本最早在台灣建立的氣象台「台北測候所」。圖為最初與後來的模樣。(圖/麥田提供)
(圖/作者提供)
(圖/麥田提供)

1874年日軍登台幾個月後,不敵瘧疾等風土病,八月中,士兵十之八九都已染病。中國要日本退離台灣,日本剛好順勢打退堂鼓,向中國討賠些軍費,就離開台灣。於是,台灣最早的科學氣溫記錄,也隨日軍喪離恆春而終止,總共記了5到11月的日溫,前後7個月。

台灣近代化的歷程中,很多事物是1895年日本殖民台灣以後自然引進,但也有一些例外。台灣早在清治時期,就開始用科學儀器做長期規律的氣象觀測。

清末,中國被迫與西方列強開港通商,而有海關。但很奇怪,開埠愈多,海關稅收愈少。原來,外商繳稅多少,是可以私下議價的,少掉的國稅都被獻祭給貪官汙吏的私囊了。北京政府後來變聰明,改找外籍人士當客卿,掌理海關。成效果然顯著,不僅制度逐一確立,關稅還成為清廷僅次於田賦的第二大收入。

外國海關官員中,最著名的自屬英國籍的赫德(Robert  Hart)。他擔任海關龍頭「總稅務司」快五十年(1863到1908年),海關彷彿他的王國,他管海關,也搞許多洋務,所以,中國郵政史非談赫德不可,台灣早期的氣象發展也必須提到他。

十九世紀許多西方科學家搭乘歐美帝國殖民擴張的翅膀,飛至世界各地做研究。赫德對科學有熱情,也有概念,總稅務司任上便命令中國沿海海關和燈塔觀測氣象,並每個月匯報一次給香港氣象臺。

赫德曾說,守燈塔的都是聰明、踏實且會讀寫的歐洲人,幫忙記錄氣象,可以打發點孤獨寂寞的時光。依周明德〈臺灣氣象事業之肇始〉一文,1885年左右,基隆、淡水、安平、打狗(高雄)四個海關和漁翁島(澎湖西嶼)、南岬(鵝鑾鼻)兩燈塔,便開始運用香港氣象臺提供的儀器設備觀測發送台灣氣象。

1895年日本統治台灣以後,台灣的氣象發展進入另一境地。初期最顯著的變化是1896年12月1日以後不再借助稅關,而是廣建「測候所」(氣象站),在台灣形成氣象觀測網。

(圖/作者提供)
日治時期的天氣圖使用的各種天氣符號。(圖/麥田提供)

曾有學術論文分析日本在台灣大力發展氣象觀測,係因應國際氣氛和國際壓力的結果,這種說法恐怕想像多於事實。台灣的主人從清廷換成日本,英國和德國確實曾透過外交管道,希望延續氣象合作,提供氣象電報。

這種做法毋寧是一種尋求合作的禮貌。如果日本在台灣建設氣象事業是迫於他國壓力,沒有必要人家要求一分,卻做十分的道理。英德只希望繼續提供氣象資料,未要求建測候所或其他進一步具體的改革,日本卻在據台前十年,建置觀測網多達78處;包括7個正式的測候所及數十個派出所、自來水廠、學校、郵局構成的氣象網絡。

事實上,日本國內的科學氣象測候在據台前已經發展多年,努力追上西方現代化腳步的足跡鮮明,有自己一條發展氣象的路。1875年(明治8年),日本就向國外訂購儀器,並聘請英國專家設立「東京氣象臺」。十年後,全國測候所已高達74個。氣象資料民生化,開始把天氣預報內容於東京市內的派出所公告給一般平民,則是1883年六月的事。

(圖/作者提供)
台灣總督石塚英藏視察臺北測候所,後方半身像是影響台灣氣象發展深遠的創所所長近藤九次郎。(圖/麥田提供)

大約與日本同時間,台灣也開始有天氣預報。清代打狗稅關的醫生在旗津碼頭的醫院屋頂,架起不同圖案的旗子來預報天氣。不過那是私人所作,非公權力機關的施政行為。至於總督府方面,依領台第三年的「臺灣總督府民政事務成績提要」記載,1896年8月11日成立臺北測候所(今中央氣象臺前身),隔年九月以後,總督府府報上開闢「觀象」一欄,刊載臺北測候所發出的「本島氣象天氣豫報び天氣概況及暴風警報等」。

報紙刊載每日天氣,日治時期第一個報紙《臺灣新報》就有。1896年6月17日創刊,一開始在報頭下就有一行字「寒暖昨日正午97度」。非常簡略,而且已經是「舊聞」,不過從此可知,日治時期使用華氏的溫度標示法,與戰後國民政府採用攝氏不同。

要知道日本統治時期台灣氣象的實態,教科書是一個絕佳的管道。總督府熱衷把電報、電話、汽船、氣象測候等新文明事物,透過教科書,介紹給學生。目前所見最早把氣象知識放入教科書的是,大正二年(1913),總督府出版的《國語教育農業讀本》。

(圖/作者提供)
日治時期普設氣象站,圖為今和平島的測候站。(圖/麥田提供)

一篇題為〈天氣豫報及び暴風雨警報〉的課文指出,文明諸國都設氣象臺,在台灣,中央有臺北測候所,各地方有基隆、臺中、臺南、恆春、臺東、澎湖設測候所。臺北測候所不僅蒐集島上各測候所和九州、沖繩列島的氣象電報,也與上海徐家匯、香港、馬尼拉等氣象臺交換氣象電報,根據電報,製成天氣圖作預報。

日治時代發布颱風警報,與現在最大不同的方式是,在郵局、派出所等「信號所」張示警報內容。警報方法並非貼一張單子,課文中說,在高高的桿子上,掛紅球代表暴風將來,掛紅圓錐體表示更緊迫的暴風警報。若在晚間,改以一個紅燈替代紅球信號,兩個紅燈代替紅圓錐。

作者介紹|陳柔縉

1964年出生於台灣雲林縣,台灣大學法律系司法組畢業。曾任聯合報政治組、新新聞周刊資深記者,現為知名專欄作家。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麥田出版《台灣西方文明初體驗》
責任編輯/鐘敏瑜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