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鄭芝龍父子,連台語「海洋」都是「海賊」的意思!專家翻開被遺忘的台灣海盜史

2017-09-04 17:23

? 人氣

前幾日,老番在大龍峒保安宮中,講媽祖彼位無緣个大道公,講民間有關三月風風雨雨的傳說。老番順便提醒聽眾:保生大帝大道公也管海邊,管海面。請聽眾一起反省,我們的海上眾神明,應該不是只有娘、媽,亦有公、爺。

mei_ren_yu_.png
台灣其實有著豐富的海洋史料。(圖/作者提供)

臺灣神話世界論述裡,如果說太多陰柔,不好啦。更何況媽祖傳說中,還有幫助滿清韃靼大清帝國異民族軍隊,打敗了反清復明的南明漢民族鄭氏政權,竊據臺灣,開展殖民統治。難怪中華人民共和國也很喜歡媽祖,推崇祂是「和平」統一女神。所以,我們必須還原民間仙班眾神的多樣性,尤其要留意保生大帝大道公的海上(海洋)色彩。

有人問,「那麼,海洋史資料多不多?」「多啊!」老番至少講了千次萬遍。光是「海洋」這兩字就很妙,台語「海洋」,意思就是「海賊」。不信?你去查《English and Chinese Dictionary of the Amoy Dialect》(1883年),以及《臺日大辭典》(1931年),就知道老番可不是名嘴亂蓋。可惜,現在教育部網路版的「閩南語常用辭詞典」,因走「常用」之路,就無法收錄要停下來「想想」的文化語詞。

zi_dian_.png
1883年出版的辭典《English and Chinese Dictionary of the Amoy Dialect》,指出台語的海洋、海賊都意指「Pirate」。(圖/作者提供)

也許我們的語言教育者因為這樣花費心神於常用流行語言,而忘了古典古代。因此現在講臺灣海洋史,就少講了海賊。若講,也只講姓鄭的鄭芝龍、鄭成功父子,講他們是好人,故意忽略原住民或漳州、潮州與客家語系臺灣人痛恨鄭家。或者,頂多再講個姓蔡、姓朱的蔡牽與朱濆,講他們是歹郎,就是故意忽視他們當海賊縱橫沿海時,臺灣各地人民紛紛響應的事實。

於是,臺灣周圍海上的萬千鯨鯢出沒歷史,通常被視而不見。啊,連「鯨鯢」是男女海賊的代名詞,一般講故事的人也忘了。「鄭芝龍昔鯨鯢海上,娶倭婦翁氏」,子成功,史書說他是「東海大鯨」,就是公的「海翁」,他的大兵、篷船(Junk)所到之處,「海水皆暴漲」,不是很有畫面嗎?可惜,海賊動畫影視,老是要日本的版的海賊王,或歐美的神鬼奇航。臺灣故事總是欠彼味:「厝味」。

也難怪,日本統治臺灣時,敘述臺灣多匪徒、好作亂之史,會加小標題:海賊流亞。日文「流亞」與中文字意差不多,意指「同類」、「同路人」。原來,在日本統治者眼中,不少臺灣人是海賊同路人,海賊黨。就是異民族的大清中國人官僚教育家也認定,臺灣本來就是「虎狼之窟宅,鯨鯢之淵藪也」,臺灣是海賊窟。

老番再囉哩囉唆稍舉個著名的海賊故事。1700年前後漳州海澄人陳小厓〈外紀〉,曾提到:「明海寇林道乾為俞都督大猷所追,窮竄臺灣,…乃航於遙海。大奎璧、劈破甕(諸羅地),是其故穴」。潮州人林道乾被大明中國國軍追殺,有無逃來臺灣?史書言之鑿鑿說有,連宜蘭的傳統文獻也跟著湊熱鬧,說林哥到過噶瑪蘭。老番這裡只想講一事:陳小厓臺灣知識很豐富,居然還知道老番彰化二水家附近的番小妹「明眸皓齒」,說她們是用「細砂礪齒」。他的說法,應該反映著當時流傳的資訊。大奎璧,就在今天臺南鹽水境內,鹽水不只是海陸生意繁華之古鎮,以前原來也是海賊巢。

林道乾在臺灣與中國官書中,是大壞蛋,心肝狠毒。不過,研究東西海上歷史的人,都知道大洋中扁舟上船長需當機立斷、貫徹命令,快準狠性格必備。臺灣諺語「心肝較狠海洋」,顯示活在陸地者,心肝亦有比海盜更狠的。何況,民間傳說中林道乾很疼妹妹,還給臺灣林妹妹十八籃金子咧。另一個妹妹,在泰國北大年,到今天還非常有名,國人去觀光者,不會不知道。

其實,當時的文獻也有林道乾的另一面貌:「道乾雖波濤戈戟時若焦勞,而酣謔嘯歌竟復彌日,左右諸女郞皆能校讐書史,舟中女樂數部,身為顧曲周郎,亦一時盜俠之雄也」〈叔父參知季鷹公行畧〉,啊,他在大海中長歌,船上女郎懂得書詩曲樂。咦,武俠小說的主角楚留香,他模仿了林哥,是流亞?

老番總是可惜,我們海賊故事多,卻被鄭芝龍父子掩蓋。臺南鹽水海賊窟光榮,在鹽水蜂炮記憶中,是否也不經意也被炮聲嚇走?老番最後又想到,日本人說「海賊流亞」的「流亞」,日語也有「亞流」之意,就是英文epigone。「想祖上何等英雄!」子孫不肖?

作者介紹|老番

本名翁佳音,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研究人員。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想想論壇(原標題:【老番講古】可惜,糟蹋咱豐富的海賊故事)
責任編輯/潘渝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