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教秦始皇權謀算計,卻遭同學陷害入獄,還「被自殺」!這段歷史,道出中國官場險惡黑幕

2017-12-21 11:54

? 人氣

貫穿《韓非子》全書的重要理念,便是「別相信任何人」的哲學。

促使人們採取行動的動機是什麼?既不是愛情、關懷、情理,更不是人情,人們之所以採取行動,原因只有一種——那就是利益。人類是會為了利益而採取行動的動物,這就是《韓非子》一書的見解。

韓非曾說:「鰻魚像蛇、蠶似燭火。人見蛇心驚膽顫,見燭火則毛骨悚然。然而,漁夫卻敢徒手握鰻,婦人則能用手拾蠶。只要利益當前,任誰都會忘記恐懼,化身成勇者。」(編按:原文為「鱣似蛇,蠶似蠋。人見蛇則驚駭,見蠋則毛起。漁者持鱣,婦人拾蠶,利之所在,皆為賁、諸。」)

東京築地市場裡被拍賣的鰻魚。(美聯社)
鰻魚。(美聯社)

當然,每個人各有各自的立場與利害關係(編按:原文為「好利惡害,夫人之所有也。」),不論是君主、臣子、丈夫、妻子皆只有利害,別無其他;因為每個人照著自己的立場,主動追求的利益也大不相同。韓非引用了這樣的例子:

衛國的某對夫妻向上天祈禱。
妻子祈禱:「神啊,請賜給我100捆布匹。」
丈夫則說:「求得太少了吧!」
聽到丈夫這番話,妻子回答:「祈求太多,你還不是拿去給小妾?」

就連同住一個屋簷下的夫妻,都有如此大不相同的利害關係,更別說是君主和臣子之間了,這就是《韓非子》想傳達的觀念。

看透,你對人性就不再絕望

如果在立場、利害關係不同的情況下,打從心底信任對方,恐怕會招致無法挽回的失敗。總之,就是別相信任何人,唯一能夠相信的,只有自己。

韓非認為人只有自私,並無仁義可言,更不用教之以禮。韓非曾這麼說:「不要期望對方不背叛自己,而是要採取就算對方想背叛,也無法實際行動的態勢;不要期望對方不狡猾、耍詐,而是採取就算對方想這麼做,也沒辦法得逞的做法。」

在韓非眼裡,人是無可救藥的,只有以嚴刑峻法禁止他們違規,不求禮愛教化使王天下。值得注意的是,韓非並不是對人性感到絕望,而是捨棄一切的舊有觀念及一廂情願,看清人心的現實罷了。讀到這裡,大家應該不難想像,他的雙眼有多麼雪亮。

結合「法、術、勢」,強者的組織管理

韓非提倡「別相信任何人」的觀點,以獨特的統治理論,對主管(領導者)提出各種領導統御的建言。他的統治理論的核心是,「法、術、勢」3個要件。

在韓非之前,法家最具代表性的思想家與政治家,分別是秦國的商鞅、韓國的申不害、以及齊國的慎到。韓非結合了商鞅的「法」、申不害的「術」、慎到的「勢」,完成獨創的統治理論,同時將該理論作為組織管理及領導統御的基本原則。

所謂「法」,就如字面上的意思,指的是法律。這是人民應該遵循且唯一絕對的標準,同時,法律必須明文規定,並且對人民公告周知。君主必須讓人民徹底了解其法律、掌握組織紀律,並立足於法律之上,採取嚴密監視。

所謂「術」,就是透過「法」控制臣子的技巧。韓非曾表示:「術是不可見光的技巧。君主應該將其術暗藏於心,仔細觀察比較,祕密的操控臣子。」

他同時也說:「只要使用術來治理天下,即便自己高坐朝堂,容態猶如處子般閑靜,國家仍然可以平順、康泰。反之,如果不善加運用「術』來治理,就算勞瘁消瘦,仍然事倍功半、難收成效。」

最後的「勢」,則是權勢或權限的意思。《韓非子》記載了這樣的故事:

從前,魏昭王想親自擔任判官審理案件。於是,他找了宰相孟嘗君來。

魏昭王:「寡人想親自當判官審理案件。」
孟嘗君:「既然如此,請先熟讀法律吧!」
魏昭王馬上翻閱法律書籍,可是,讀沒多久便開始打起瞌睡。
接著,他又這麼說:「寡人還是不適合鑽研法律。」
韓非引用這個故事之後,補充了下列註解:「君主只要掌握權力的核心就夠了。如果連臣子該做的事都要插手干預,當然會困倦。」

這裡所說的掌握權力核心的狀態,就是「勢」。簡單來說,就是掌握對臣子生殺予奪的權勢。因此,只要不輕易放掉權勢,就可以隨自己的心意控制底下的人。如前文所說,貫徹「法」、運用「術」、掌握「勢」,就是駕馭臣子、統治組織的訣竅,這正是《韓非子》一書的重要主張。

就算不用特別說明,大家應該也不難想像,韓非於書中假想的君主(現代人則可想像為主管或領導者)形象是孤獨的。然而,如果沒有足以承受孤獨的堅強個性,就沒有立足於上位的資格,這似乎也是韓非想闡述的論點。

後世不認他,卻人人學他

《韓非子》的作者韓非,活躍於距今兩千兩百多年前,當時已接近戰國末期。戰國時期是由燕、秦、楚、齊(田齊)、韓、趙、魏等七個強國(即戰國七雄)相互抗爭、對立的時代。然而,在各國持續發動血腥戰爭的同時,儒家、墨家、道家、法家等諸子百家的思想流派輩出,並各自提出「治國平天下」的理念,展開激烈論戰。其中,韓非承襲了法家思想,並將法家理論集大成,成為諸子百家的完美句點。

韓非在前3世紀初,出生於韓國。當時,正是戰國七雄之爭接近尾聲的時期,秦國的優勢已然穩固。韓非是韓國的庶公子(此處的公子指王子,庶公子為妾室所生之子),身分尊貴。但即使身為公子,卻仍因不是嫡出(正室所生),而沒能享有太多的特權。

韓非年輕時拜師趙國的荀子門下。荀子在鑽研儒家學問的同時,提倡「性惡說」,在諸子百家之間大放異彩。後世認為,韓非之所以強調「別相信任何人」,就是因為荀子的深刻影響。順道一提,在這個時期,韓非有一位名為李斯的同門,之後成了秦始皇的宰相,據說李斯私下其實相當讚賞韓非的才能。

始皇陵兵馬俑。(秦始皇帝陵博物館官網)
始皇陵兵馬俑。(秦始皇帝陵博物館官網)

韓非學成歸國後,沉浸在寫作之中。因為天生就有嚴重的口吃,所以不善雄辯。因此,他便透過最擅長的寫作,來讓世人了解自己的理論。

可是,韓非在自己的國家(也就是韓國),完全無法得到認同。韓國原本就相當弱小,或許正因如此,眾人毫無餘力去注意當時相當前衛的韓非理論。這時候,一名出乎意料的伯樂出現在失意的韓非面前,那就是秦國的秦王政(即嬴政,也就是日後的秦始皇)。據說,秦王政讀了韓非的著作後,對韓非激進、強烈的政治主張深表認同,於是他想出了計策,將韓非喚至秦國。

然而,韓非到了秦國後,遭到過去的同學李斯誣陷、被迫自殺。當時,李斯以心腹的身分,深受秦王政重用。李斯或許擔心韓非一旦受到任用,會威脅到自己的地位,於是,他向秦王政進言:「此人是韓國公子出身,怎麼可能真心對秦國貢獻己力?儘管如此,如果就這麼放他回去,恐怕會把我國的內情透露出去,還是趁現在處置比較妥當吧。」

秦王政聽了李斯的慫恿,便把韓非關進大牢。接著,李斯馬上把毒藥送進大牢,逼迫韓非自殺。絕望的韓非只好乖乖服毒自盡,結束了自己的性命。當時是西元前233年,正是秦王政統一全國的12年前。

然而,日後當秦王政一統天下,他用來統治天下的理論基礎,正是韓非這位不幸思想家的主張。不光是如此。在之後的數個時代,以確立權力為目標的執政者們,也都偷偷以韓非的遺作《韓非子》作為理論依據。韓非若是地下有知,或許也該安心瞑目了。

作者介紹│守屋洋

1932年5月出生於宮城縣。東京都立大學研究所,主修中國文學碩士課程結業。現以精通中國古典文學第一把交椅的身分,活躍於著作、演講領域。闡述如何在現代社會中運用中國典籍的智慧,而非研究用的學問,擅長以淺顯易懂的口吻替經營者、主管說明中國典籍,廣受支持與好評。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大是文化《絕對有用的韓非子領導學:為什麼孔明最推崇、當成王者的教材? 讓你對「人性」不再絕望,而是為你所用。》
責任編輯/潘渝霈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大是文化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