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股災別怕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台灣人,萬歲!」為何一名深愛台灣的日本人,70年前遭國民黨槍決曝屍?

「台灣人,萬歲!」為何一名日本人甘願奉獻一生於台灣,就連被槍決的前一刻,也要這樣驕傲地吶喊?70年前、二二八事件發生之時,湯德章負責維護治安,讓台南免於發生大規模暴動,之後卻被國民黨貼上「反叛」之名,被拷打到無法拿筷子、只能把嘴巴伸過去吞飯;即便如此,他也從來沒後悔過留在台灣……

明明是個日本人,為何能如此深愛台灣?佇立於台南「湯德章紀念公園」的一座銅像,紀念著這名一生40年都為台灣奉獻的男人,湯德章(坂井德章)。

湯德章出生於日治時期的台南,曾任警政高官、考取律師、一度成為市長候選人,於二二八事件後遇難,臨刑前卻是從容無比,對台南市民微笑致意、對要求他下跪的士兵破口大罵,槍響前還驕傲以日語大吼「台灣人,萬歲!」,直到鮮血與腦漿噴出,才如巨木般直直倒下,每個目擊現場的人,內心都被深深震撼……

考取警察誓言保護台灣人,不惜與日本權貴槓上、葬送仕途

湯德章,日治時期出身於台南,父親是遠從熊本來到台灣當警察的日本人,原本懷著教化台灣的壯志,卻在西來庵事件遇害。

「德章,千萬別出聲,要靜靜地走。」這是父親對湯德章說的最後一句話。當時反抗民眾已經包圍到派出所門口,他也不願隨著孩子逃走,堅持盡忠職守,這樣堅強的身影深深烙印在湯德章心中,也大大影響他往後的人生。

即便失去父親,湯德章依舊相當爭氣,在就學時間甚至被校長推薦到台南師範大學(今台南大學)讀書,然而,因為無法忍受學校對台灣人的差別待遇與歧視,他竟霸氣休學,決定追隨父親腳步,挑戰「巡查考試」立志成為警察。雖然考生資格必須成年,因為湯德章成績實在太過優異,就這樣破格錄取。

當上巡查後,德章努力一步步當上巡查部長,甚至是警部補(主管職),是很多台灣人達不到的官階,卻又為了維護台灣人權益,毀了自己的仕途。

1933年11月,在台南經營醫院的權貴鹿沼正雄,開車撞倒民眾莊正興,並肇事逃逸。明明很快就查到犯人了,警察卻害怕得罪鹿沼家族,相互推拖,就只有湯德章完全不懼怕,接起調查、訊問鹿沼。最終雖只判罰20圓,但在日治時期沒被關說掉已是奇蹟。

這起案件後,湯德章雖然受到市民愛戴,卻長官心目中留下「死腦筋、固執、不聽上級指示的男人」的壞印象。事件後,湯德章感嘆台灣人權竟遭如此踐踏,也在心裡開始規劃著一個新目標:成為律師,為台灣人發聲,捍衛台灣人的權益。

湯德章用台語吶喊「我身上流有大和魂之血」、用日語高呼「台灣人,萬歲」後,就伴隨三聲槍響,如巨木般直直倒下過世,就連死的時候也是個漢子。(圖/wikimedia commons)
擇善固執的湯德章受到村民們的愛戴,卻也同時成為了長官們的眼中釘。(圖/wikimedia commons)

二二八事件協助維護治安,卻被國民黨視為叛亂份子、打斷肋骨

鹿沼事件後,湯德章升遷頻頻受阻,甚至被外派到中國廣州,也透過外派發現中國官僚的可怕,威脅民眾、收賄等大小事都做。隨後他辭去警務,投靠在東京的叔叔又藏,努力讀書希望考取高等文官考試司法科,成為律師回鄉。

而後湯德章果然不負眾望,於1943年考取回到台南開設律師事務所,幫助當時法律知識不足、總是被欺負的台灣人。

好景不常,日本戰敗,國民黨政府接收台灣,因為之前在廣州工作的經驗,湯德章對這個中國來的政府,相當沒信心,而後國民政府也真的完全不意外地貪污、欺壓台灣人樣樣來,台灣人的日子似乎過得比被日本殖民還苦。

台灣人對國民黨的不滿日益增加,終於爆發二二八事件,台南青年紛紛高喊「打倒貪官污吏」、想要對抗這中國來的政權。然而,有遠見的湯德章,害怕這樣一鬧會招來蔣介石軍隊的報復,馬上進入台南工學院(今成功大學)與學生對談。

「協助我們,維護市內的治安!」湯德章這樣對學生喊話,廣獲支持,而後也被認命為二二八時期「台南臨時協助治安委員會」的治安組組長,對當時台南沒發生大規模暴動,功不可沒。

湯德章的努力並未受到國民黨認同,只因為他是日本人。在國民黨援軍到達後,他成立的處理委員會被認定為「日本人叛亂組織」,湯德章遭逮捕與嚴刑拷打。遭逮捕前,他還用身體力抗警方,只為了爭取時間焚毀學生領袖名單,保護上千名學生。

就算被吊在天花板下用槍桿毆打到肋骨骨折、刑具夾腫手指,湯德章也不願說出之前進入台南工學院到底見了哪些領袖,只輕描淡寫跟隔壁房的獄友說:「被毆打、雙手不能動,連筷子都拿不了,看來只能用嘴巴吃飯了。」

「台灣人,萬歲!」遭到槍決,卻始終以身為台灣人為傲

「若一定要有罪人,那就我一人已足夠。」無論受到怎樣的虐打,湯德章都不願供出任何人的名字,誓死守護年輕人。最終獲判死刑的湯德章,行刑前於台南市遊街示眾,被帶到大正公園(今湯德章紀念公園)準備槍決,這段路上他完全沒有惶恐的表情——或許他對這樣的死亡,還感到有些光榮。

湯德章先是從容微笑對民眾示意,再怒罵那群踹他、要他下跪的士兵,他用台語吶喊「我身上流有大和魂之血」、用日語高呼「台灣人,萬歲」後,就伴隨三聲槍響,如巨木般直直倒下過世,就連死的時候也是個漢子。

湯德章死後,國民政府還不放過他,為達殺雞儆猴之效,不允許他的家人收屍、讓其遺體曝曬於廣場三日,路旁窸窣的台灣人最不解的是:為何身為日本人也是罪?三月中旬,高等法院雖判決湯德章無罪,還他清白,但為時已晚,這位最愛台灣的日本人,已被國民政府殘忍殺害。

努力為台灣人爭取權益、發生的湯德章,卻因日本人的身分被國民黨槍決。(圖/wikimedia commons)
努力為台灣人爭取權益、發聲的湯德章,卻因日本人的身分被國民黨槍決。(圖/wikimedia commons)

50年後的1997年,時任台南市長將湯德章遭槍決之處更名為「湯德章紀念公園」,之後2014年,台南市長賴清德更將其忌日(3月13日)訂為「台南市正義與勇氣紀念日」,紀念他一生正義英勇,為台南奉獻的事蹟和精神。

然而,光是紀念有用嗎?有多少台灣人記得他?時至今日,「湯德章紀念公園」仍樹立大大的「孫文」銅像,兩人八竿子打不著邊,歷史教育也鮮少提到這位英雄。

70年過去,我們永遠不能忘記「湯德章」之名,這並不是為了仇恨,而是告訴英靈:在加害者扛起全責以前,我們絕不會忘記你受過的苦難,絕對不會……

本文部份內容經授權取材自玉山社《湯德章:不該被遺忘的正義與勇氣》

責任編輯/謝孟穎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