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殺人無數,為何台灣人無法接受希特勒與納粹,卻能忍受蔣介石與國民黨?

2016-12-26 12:01

? 人氣

「難道今天把納粹服裝換作蔣介石銅像,把猶太人民換成二二八受難者家屬,就變得是可以接受的嗎?今天教育部回應說會徹查並要求學校改進,如果因學生扮納粹而使學校被懲處、扣補助款,那擁護銅像的大學、不處理紀念堂、中正路的市政府是不是也必須同樣的受到檢討?」

新竹市光復高中校慶活動中一場以歷史人物為主題的變裝秀,因為有班級學生集體裝扮為納粹軍團而引起了軒然大波。駐台北以色列經濟文化辦事處以及德國在台協會皆發聲明表達了譴責、遺憾;多數台灣民眾亦批評這樣的行為;藍綠立委齊聲撻伐;教育部與總統府表示要追究責任,而教育部長潘文忠更代表道歉。

或許是學生的無心之舉、教師的疏忽,但在國際社會中納粹本來就是個嚴肅的歷史議題,更不容許以此來開玩笑。雖然是因為敏感度不足而造成了這個事件的發生,但這樣的作法卻真實的踩到了他人的歷史傷痛。

高中生於校慶活動中集體扮演納粹軍團(圖片取自Facebook,想想論壇提供)
高中生於校慶活動中集體扮演納粹軍團(圖片取自Facebook,想想論壇提供)

其實在德國像這樣扮演納粹的行為,是法律所禁止的,德國刑法第86、86a條(§ 86 u. 86a StGB)明文規定若於非藝術、科學或研究教學時公開散佈違憲組織的象徵,包括旗幟、徽章、制服、標語等最高可以判處三年有期徒刑,其中違憲組織包括:納粹黨、骷髏總隊、伊斯蘭國等。

前一陣子從新聞當中我們也看到一位高齡87歲德國婦人因多次否認大屠殺存在、認為主張有大屠殺是在污衊納粹黨,最後被以散播仇恨言論罪判刑八個月。

另一個例子是今年初希特勒自傳《我的奮鬥》解禁重新上市時,是經由多位學者一同校注並增加了數千個註解後才印行。

而以色列的猶太大屠殺紀念館在2005年新開幕,它擁有全世界最大量的猶太大屠殺檔案資料,除了展示之外,它同時更含有教育意義,透過歷史教育來還原真相。

德國人是如此的努力在進行轉型正義,透過歷史教育、透過法律等面向,為以往所犯下的錯誤做出彌補與矯正,並且極力避免歷史重演。

德國違憲組織圖示(來源:擷取自維基百科,想想論壇提供)
德國違憲組織圖示(來源:擷取自維基百科,想想論壇提供)

今天下午總統府在回應當中提到了:「有關中學生在校慶期間穿著納粹服裝表演,這是對曾經遭遇戰爭迫害苦難的猶太人民極其的不尊重,更是對近代人類歷史的無知。」

在這次的事件中,多數的台灣民眾是無法認同學生的行為,網路上有很多的批評與討論,認為這樣的行為是無知的展現、缺乏歷史意識等等,也有很多的歷史教師、公民教師都發表了各自的看法,但這裡倒是有一個令人非夷所思的地方——

人們認為學生扮演納粹是不懂歷史,是對於受害者的不尊重,但在這個同時,卻又對於在生活周遭處處可見的威權遺蓄顯得毫不在乎。

難道今天把納粹服裝換作蔣介石銅像,把猶太人民換成二二八受難者家屬,就變得是可以接受的嗎?今天教育部回應說會徹查並要求學校改進,如果因學生扮納粹而使學校被懲處、扣補助款,那擁護銅像的大學、不處理紀念堂、中正路的市政府是不是也必須同樣的受到檢討?

我無法想像今天在德國若是出現希特勒大道、希特勒紀念館那會是個什麼樣的情況。如果我們沒有辦法接受希特勒和納粹,那又為什麼能夠忍受蔣介石和國民黨?

上述舉的銅像只不過是其中一個威權遺留的例子,關於不當黨產徵收、政治謀殺的真相釐清、司法冤案平反、原住民族自治、歷史教育等議題都還有很多努力的空間。他山之石,可以攻錯。

藉由這次的事件,從國際友人的反應,我們正好也回過頭來看看自己,而他們推動轉型正義的經驗正好也供我們效法學習。台灣社會長期的對立與分裂,唯有透過轉型正義的具體落實才有可能走向和解。

(來源:政大官網,想想論壇提供)
(來源:政大官網,想想論壇提供)

今天總統府的回應最後提到了:「教育單位的責任,是要教導學生和平與多元的價值得來不易,自由的思想要建立在正義與尊重之上,而非放任不恰當的言行舉止;這更代表了轉型正義的教育刻不容緩。」

中研院台史所的吳叡人老師曾在演講時點出:轉型正義應該要在一個政權支持度最高的時候推動,而不是等到失去政權正當性與社會支持時才進行。

我們期待以轉型正義作為競選政見的蔡英文政府,在當選後的現在能有更多具體作為來落實轉型正義,深化台灣的民主並促進國家團結。

作者介紹│林楷翔

作者為政治大學歷史學系畢業,目前從事藏文以及佛學翻譯。常被朋友們戲稱為佛家法西斯,但實際上其實是以慈悲、希望、愛為基底的進步本土。現旅居印度。

文/林楷翔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想想論壇(原文標題:【時事想想】扮演納粹事件中的轉型正義啟示)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