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一格蔣公」與轉型正義》呂秋遠:你去問問小時候被爸爸性侵的孩子,現在要不要原諒爸爸?

2016-02-29 08:00

? 人氣

政大蔣介石銅像(政大野火陣線臉書)

政大蔣介石銅像(政大野火陣線臉書)

我在年輕的時候,就還是大學生的時代,我的母校是政治大學。這個學校的男生宿舍在後山的山頂上,而後山則是有一座銅像,這座銅像就是空一格蔣公騎馬的英姿。據說,空一格蔣校長的馬會在半夜換腳,但是我從來沒注意過馬到底哪一腳騰空,所以當然不知道有沒有換過腳。

政治大學的前身,原本就是國民黨的中央黨務學校與三民主義青年團的中央幹部學校合併而成。首任校長,就是空一格蔣公,空一格他也是永久的榮譽校長。政大的校訓是「親愛精誠」;社團幹部訓練營隊稱之為「紅紙廊」,就是南京時期的黨務高級幹部訓練活動名稱,我們有以國民黨大老為名的建築:「果夫樓」、「逸仙樓」、「道藩樓」等;文化盃是為了「中華文化復興運動」而舉辦;至於政大校歌,比國歌還莊嚴肅穆,「實行三民主義是吾黨的使命,建設中華民國是吾黨的責任」。

在我大一的那一年,就是還會穿大學服上課的時代。政大當時要舉辦運動會,而有了大會操的設計。所謂的大會操,當然就是要求大學生精神抖擻的在操場上整齊畫一的做著平常不會做的展身操,表演給師長們看。然而這一屆出現了一位傳奇人物,他的名字非常霸氣,叫做白玉璽。他率先在四維堂前面的一小張可憐的告示牌,美其名叫做言論廣場,貼了一張當時驚天動地的大字報,我還記得標題是:「大會操,幹什麼」,當然,操與幹,不是曹操與蔣幹,都特別的突出與放大。他用這張大字報突顯出動員大學生娛樂這些師長們,究竟有多麼愚蠢。

當然,在那個剛解嚴的時代,竟然在政治大學出現這種「謾罵」式的海報,很快就讓學校的教官與課外活動組的老師們緊張,也意外的為政大這灘死水注入了相當的活力,雖然這股反叛的思維很快被撲滅,但卻是我在大一時非常鮮明的回憶。

有人說,現在談論轉型正義的必要性不大,民進黨都已經即將執政,何必這麼追究空一格蔣公?

你去問問小時候被爸爸性侵的孩子,現在已經有正當職業,要不要原諒爸爸?如果連親生父親都不能原諒,空一格蔣公,或者國民黨當時的所作所為可以原諒嗎?那是一種國家暴力!如果你連台北市路面不平都要怪柯文哲,為什麼當年這麼多台灣菁英被屠殺,你竟然會認為不用怪空一格蔣公?

這不是官逼民反,而是國民黨在佔領台灣後,對於這個當年充滿日寇文化的土地,施以最無情的屠殺、打擊與報復。

轉型正義,就是將過去不公義的事實完整呈現,而且追究元兇與共犯,讓轉型前的不正義,充分得到實現。如果不能對空一格蔣公的銅像掛上布條、貼上冥紙(僅僅如此而已);或者責怪這些學生沒事找事做,甚至認為轉型已經完成,正義不需復原,那麼請看看立法院當年通過的「補償」條例,還有這些國家暴力支持者的嘴臉。

「補償」,不是「賠償」,代表國家並未認錯;許多國家暴力的支持者,現在還得意洋洋的認為,鎮壓當時的暴民是時代的悲劇而已,不需要繼續追究。甚至認為,我有尊敬空一格蔣公的自由,你竟然抹滅我的自由,是不是另一種威權鎮壓?

我只能說,孩子,你要不要看看,陳澄波與湯德章,當年怎麼被殺害的?而你,又要怎麼避免以後這樣的悲劇再次發生?

你覺得不會?我只能說,你真的好傻好天真。

對了,有沒有人可以告訴我,空一格蔣公的馬,到底會不會換腳?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呂秋遠臉書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