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友變同事,注定是一場悲劇?她舉這個「閨蜜反目」的例子,道出職場交友3大原則

2019-08-28 12:24

? 人氣

同事是同事,朋友是朋友,請分別放在兩個收納盒裡,單獨處理。(圖/取自youtube)

同事是同事,朋友是朋友,請分別放在兩個收納盒裡,單獨處理。(圖/取自youtube)

「好啊,妳厲害!公司花錢請我,讓妳把我當下女用,叫我訂便當、買衛生棉、送車去洗,還要幫你和男人訂約會的餐廳,結果還不是被男人甩了……」

「現在位子坐穩了,要一腳把我踢開,沒見過像妳這麼心狠手辣的女人,最毒婦人心就是妳!」

隔著百葉窗,嘉嘉潑婦般的叫罵一字一字敲進蓓菡的耳裡。擔任主管4年,在外商任職期間有幾次資遣不適任的同事,蓓菡從來都是快刀斬亂麻,而這一次高高抬起來的雙手意外發軟,遲疑再遲疑,最終還是痛下殺手,卻失去摰愛的朋友。

霸凌的同學,竟然成為好友

時光倒回,往事一幕一幕重回眼前……

4歲那年,父母車禍雙亡,由祖母撫養,住在城市裡最黑暗的角落,鄰居都是社會底層的工人階級,所以蓓菡上的是窮人家上的幼兒園,設備與師資遠低於水平,頂多管吃管睡,提供一些基本學習,霸凌很常見。

其中一個女同學特別關注蓓菡,經常扯她頭髮、有意無意推擠她,甚至動手打她,或是搶她的文具點心,蓓菡內向自卑,只能含淚吞忍。

上小學之後,蓓菡發現兩人同校,到五年級時還分到同一班,兩人的成績是倒數一二,都沒有朋友。有一天,她找上蓓菡,把蓓菡驚嚇出一身冷汗,結果是問可不可以成為朋友。同病相憐,加上沒有別的選擇,命運又把兩人湊合在一起。

升國中的暑假,祖母去世,舅舅接走蓓菡,轉學至另一個城市,自此蓓菡與嘉嘉失去連絡,走向兩條平行線人生,不再交集。蓓菡努力向學,舅舅也用心栽培,並出國留學念碩士,在職場上一帆風順。

上司與下屬,界線模糊不見了

18年沒見,兩人再度不期而遇,蓓菡是剛跳槽至本土企業的主管,嘉嘉是她的助理。蓓菡不知道,嘉嘉是另一個部門丟過來不要的人,反而是被意外相逢帶來的驚喜沖昏頭,忘記18年的歲月在她們中間沖刷出來的鴻溝有多寬闊、多深沈,也忽略上下屬立場帶來的不同角度有多銳利、多現實。

嘉嘉在私領域也對蓓菡極盡關心,主動張羅小大事,比如代買午餐、整理辦公桌,甚至打理生活事項等,讓初來乍到的空降主管蓓菡深感溫暖,沈浸在小時候手牽手走回家的甜蜜回憶裡,忘卻彼此的角色及謹守的分寸,也在未確認對方的能力與實績之前,就付予過高的信任。

不過,蓓菡很快就警覺到不對勁,發現嘉嘉好大喜功,總是拍胸脯承諾:「交給我!沒問題!」之後不是品質七折八扣,就是拖延多時未完成,蓓菡經常必須出面緊急救火,收拾爛攤子。

再有一次,跨部門主管氣沖沖登門興師問罪,質問蓓菡擺譜端架子,一查才知道嘉嘉告訴全公司,蓓菡部門的事由她當窗口,向蓓菡彙報。問題是蓓菡並未下達這個指令,而嘉嘉也未事事轉答,不知不覺得罪各部門主管。

喜歡這篇文章嗎?

洪雪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