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棋龍觀點:救黨救選情,吳敦義可曾想過過道歉、換瑜、辭職?

2019-08-28 06:30

? 人氣

國民黨總統提名參選人韓國瑜選情告急,黨主席吳敦義能力挽狂瀾嗎?(顏麟宇攝)

國民黨總統提名參選人韓國瑜選情告急,黨主席吳敦義能力挽狂瀾嗎?(顏麟宇攝)

為救韓國瑜的選情,總統參選人竟勞駕地方「大哥」站台,振臂疾呼「凍蒜」!這景象,即使在大哥處處的李登輝年代也未曾見,在其他國家可能也罕有。縱是鋼鐵韓粉,也要怵目驚心。許多人可能會問:韓國瑜還選得下去嗎?

國民黨提名的韓國瑜,民調直直落,速度之快,超乎想像。多家民調顯示,不論是藍、綠對決或三組參選,韓的支持度都墊底,差距且不斷拉大。究其原因,除了年初對岸習近平的「告台灣同胞書」、乃至6月以來香港「反送中」的外在因素外,主要為韓國瑜的個人因素,包括個人條件太過爭議及初選樹敵太多,自絕於中間選民。

韓國瑜個人問題太過爭議,甫當選市長即想棄高雄追大位,政治誠信遭質疑,是國民黨無可爭辯的事實。而被貼上「草包」、「酒空」、「騙子」等等不堪的標籤,固含有敵營的惡意戲謔,但若無幾分似真,標籤又何能貼實?

把黨內初選當大選打,把同志當敵人轟,是韓的躁進失策。一個從磨砂輪、敲鐵锈、白手起家的黑手工,白天汗滴台灣土、夜來黃頁當枕頭的成功企業家,帶領百萬員工,年創利潤以兆元計,年繳稅金以百億算,長期對於社會急難或公益之捐助更不計其數。其對國家社會之貢獻,為絕大多數有良知的國人所不能抹滅。詎欲於餘生參政再奉獻,還在扭捏作態於「2020絕不在考量之內」的韓國瑜,當是自己總統路上的障礙。就算自認比企業家更有貢獻,更能苦民所苦,更有才能當總統,也無需以階級鬥爭手法,一棒子把人家打為「權貴」。世上還有「中道」,韓雖遂了通過黨內初選之願,但「中道」也被震醒而站在他的對立面,那是藍綠政客之外的中庸力量,也就是「公道」。

以上讓韓國瑜陷今日困境之主觀原因,已讓反對他的人不但從能力、品德上否定他,更是恐懼他,敵視他。不論國民黨及韓國瑜有無能力整合黨內,這些對立力量是回不去了,也回不到國民黨。影響所及,國民黨的立委選舉,結果也就不難預料了。更遭的是,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之規定,到11月25日,高雄街頭,將可看到罷免韓國瑜的看板與競選招牌併立的奇景,國民黨的「三輸」,就要成真了。接下來,三年後的縣市長選舉呢?黨內有諸候「避韓」,其實是有苦難言。

「大哥」的站台疾呼,只是鐵達尼號前方浮出的冰山一角,船長看見了嗎?

吳敦義以黨主席之尊,面對總統大選,在黨內本應發揮調和鼎鼐之功,更有調兵遣將之權責,尤以在4月初自己宣示不參選總統時,更取得公正處事的制高點。今日之困局,在初選時即可預見而避免,奈何或懾於韓粉的圍攻,或誤判蔡政府的失民心為國民黨重返執政的當然保證,而未防患於未然。於今面對苦苦求援及各方之交相指責,與其坐等明年1月11日極可能發生的戴罪屈辱下台,似更應積極謀進退了。若時間尚來得及,仿「換柱」之前例,向黨員及國人聲明道歉,召開臨時全代會,廢止原先之推薦,就原參與初選之五人加上王金平,除自願放棄外,主動納列為被提名之初選候選人,由全體黨代表票選產生。新的總統被提名人產生時,立即辭去黨主席之職,交出黨的兵符給代理主席。如此,或能導正亂象,彌補已生傷害並負起過失之責。而大選之結果,全黨榮辱與共,也能挽回自己的一些尊嚴。

吳敦義研修歷史,年輕時受經國先生賞識提拔而參政,四十餘載躬逢國民黨之起落,當知古今多少事,功過一念間。今以一黨之揆,逢黨之興亡及社會治亂之轉捩,所繫者已遠逾個人榮辱,是以大智決斷的時候了。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