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一鼓不能作氣,郭台銘能打破三而竭的常律嗎?

2019-08-23 06:20

? 人氣

選舉沒有天定的成敗,郭台銘若以輸贏決定參選與否,就已棋失一著。(林瑞慶攝)

選舉沒有天定的成敗,郭台銘若以輸贏決定參選與否,就已棋失一著。(林瑞慶攝)

二0二0總統大選充滿不確定性,最神奇的是,渾沌難測的不確定性是由好幾個「毫無疑問」交織而成:一,毫無疑問有一群人再難忍受執政者(民進黨和蔡英文);二,毫無疑問有一群人看到在野主要挑戰者(國民黨和韓國瑜)就窩火;三,毫無疑問有一群人引頸期盼「第三組(勢力)」(不論是郭台銘或柯文哲);四,毫無疑問對所謂的「第三勢力」能否成事,有很大疑問(包括支持或反對者)…。

這些「毫無疑問」構築的不確定,造成非綠營支持者的巨大焦慮,很大一部份民意太希冀二0二0總統大選讓「民進黨下架」但是,對最大在野黨─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不信任,這股不信任的氛圍從國民黨初選到結束,從未消散。結果,郭台銘竟成為民意寄望最高的初選落敗者。

不選最大沒人駡,蔡英文連任不會亡黨亡國

郭台銘自落選出國返台後迄今,對參選與否未置一詞,郭台銘─柯文哲─王金平「結盟」却成為政壇「大事」。在初選繳交巨額「政治學費」傷痕累累的郭台銘至少應該學會了第一課:不選萬般好;他若在最後關頭決定「脫黨」參選,他要面對情境是:

第一,願意賭却不服輸的「不正當性」,與韓國瑜市長直奔總統差別不大,都很難完全理直氣壯。但這可以置之不理,韓國瑜的正當性受到高雄市民和全民的檢驗,都可視若無睹;郭台銘獨立參選的正當性,只需要受國民黨人檢驗,韓粉是否受傷?是否狂駡三千里,只要郭承受得起,問題不大。

第二,不選最大沒人駡,但若參選,所有他在初選過程中挨的批判,加三倍奉還,韓粉一倍,還有民進黨加兩倍。這也是為什麼柯文哲力拱郭台銘之餘,總不忘加一句,「他仍有一些小缺點要解決,否則會被貼上『董建華2.0』的標籤,最終敗在『芒果乾(亡國感)』下。」柯文哲口中的「小缺點」却是郭台銘不是一夜就能拋售的龐大企業資產與財富,距離獨立參選登記繳交保證金不到一個月時間,處理完畢的可能性是零。

20190711-SMG0034-E02-郭台銘+柯文哲(盧逸峰攝)
郭柯合不合?怎麼合?柯文哲說郭台銘還有「小缺點」要解決。(盧逸峰攝)

第三,他對國民黨與中華民國的情懷,萬一參選沒能當選却讓蔡英文連任,是否會成為他「自我認定的歷史罪人」?前者其實不必掛懷,政黨生生滅滅不以個人意志而轉移,他與國民黨的「情義」,基本上在拿到那張榮譽黨證的同時,就已經兩清了;就算最終蔡英文連任,一不會亡黨,國民黨就算黨產被清殆盡,總還有十五個縣市長,立委總有自保當選能力,國會席次再差不會比現在差,民選公職在黨就在;二不會亡國,頂多繼續悶,蔡英文不是台獨制憲建國的極端派,就算心裡想,美國也不會放任,北京頂多繼續涼著台灣,不會蠢到焦頭爛額之餘再在自宅燒一把火。

但,這點却可能是郭台銘參選的最大障礙,不是他怕成為歷史罪人,而是他怕不能贏!

選舉不是做蛋糕,沒有慢功細活可講究

選舉,沒有天定的贏家,郭台銘拒絕徵召堅持初選,一來有意參選者眾還有一個「巨星」韓國瑜,國民黨不會甘冒大不韙因為他是首富就徵召他;二來沒經過政治上冲下洗的三溫暖,他還有「必贏」的「盲膽」,但看到選情不利却也不免節奏慌亂,初選如此,大選談何容易?對比韓國瑜和蔡英文的匪氣與無賴(在政治上,這不算貶詞),前者面對嘲笑辱罵的人格摧毀戰,從麻將飲酒烏龍小三到老婆與人十指緊扣的「邪惡攻擊」,不但沒崩潰失態,在鏡頭前還維持從容,如此耐打堪稱政壇僅見,因為他不怕輸;後者在民調低迷硬是拖住初選三個月兼改遊戲規則到非贏不可,大選還沒開始就讓「國家機器很忙」,此等毅力誰人能比?因為她不擇手段一定要贏;做為僅參加過一次國民黨初選的「政治素人」,郭台銘拚搏蔡韓瞻前顧後,盤算輸贏,下棋還沒落子就「千慮不得,棋失多著」。

用最簡單的公式算成敗,國民黨無糧草但有部隊,中央無力,立委總能自籌糧草;柯文哲有籌措基本款糧草的能力,部隊却有影無風;王金平糧草有限,部隊泰半易幟為韓;郭台銘徒有糧草却無部隊,初選之敗也敗在無人;民進黨則是兵將全糧草足;「郭柯王」就算結盟成功,部隊何在?光是組建競選總部與各縣市分部主委,大概都要想破頭,總不能要不接韓分部主委的侯友宜、盧秀燕等縣市長和郭一起「脫黨起義」吧?就算打得贏韓國瑜,又如何打得贏兵強馬肥的蔡英文?

20190817-新北市長侯友宜出席「新北市紀錄片論壇」。(取自侯友宜臉書)
新北市長侯友宜拚市政,不接韓國瑜新北競選總部主委,郭台銘也別指望侯友宜跟著他「脫黨起義」。(取自侯友宜臉書)

所謂「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左傳),郭台銘在韓國瑜表露參與初選之心的四月底才決定投入初選,已然失了先機,初選落敗再失一城,柯文哲組黨半個多月,三個人還湊不攏,得藉八二三紀念活動的名目碰面,選不選?誰帶頭選?都在未定之天,這叫三失機。做蛋糕可以慢功出細活,拚選舉,距離連署參選人登記截止日一個月不到,還講究什麼慢功?

選不選?拚得千刀萬剮一句話!

《左傳》的故事是強齊擊鼓一通、二通,弱魯聞鼓不發,待齊軍三擊鼓士氣消磨大半,魯軍則憋一肚子火出擊得勝;郭台銘自返國不發一言,韓粉先駡一通,柯文哲組黨再駡第二通,或可謂郭台銘坐等韓軍「三而竭」,問題是,第一,韓國瑜民調固然下滑趨勢未止,但挨到九月十七日郭台銘來不及登記的耐力還是有的;第二,國民黨的立委部隊就算心裡七上八下,但換柱前車之鑑未遠,挺韓鐵粉也看不得立委變心;第三,除非有重大不可逆的「弊案」,「換瑜」的算盤不打為宜,可能性同樣近乎零,淡出政壇十多年的韓國瑜有任何「爭議」,都是十七年前陳年老芝麻,主政高雄市八個月,人都認不熟,搞不出弊案,民進黨若真有「料」,大概也捨不得在登記前讓國民黨有換上郭台銘的機會。

縱橫商場,郭台銘可以霸氣凌人;闖蕩政壇,特別是拚選舉,不可能不受傷,古諺有云:「拚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故事中為報父仇的小兵真把皇帝拉下馬,但換得千刀萬剮之刑;韓國瑜如今處境堪稱死不了的千刀萬剮,就拚一個拉下蔡英文,還不一定成;郭台銘要在「討厭蔡英文」與「討厭韓國瑜」兩軍對陣中,殺出重圍,拉下兩個主將,的確可能面臨英粉千刀與韓粉萬剮。選不選?郭台銘需要的是大馬金刀一句話,千刀萬剮不後悔的無賴或勇氣,若還想著大數據、自家民調數字,趁早鳴金收兵為宜,因為選情千變萬化,自家數字尤其不靠譜。

套用郭台銘的話,「政治不是分贓,更不是權位保衛戰」,他看重的不是總統權位,而是國家利益與全民福祉,選與不選就沒這麼多猶豫,選,大不了敗;不選,連糾結都不必;而不論是敗或不選,可做的事,不會比當選更少,想像一下,歷經二0二0民主惡戰後的台灣,會是什麼千瘡百孔的模樣?看看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和蔡英文,郭台銘要的「歷史定位」,真的和「總統」未必相關。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9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