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渡觀點:選舉一到,人就偽善,黨派一分,善惡不分

2019-08-23 05:50

? 人氣

高雄市長韓國瑜參加台北市美國商會午餐會活動,不喝紅酒改喝可樂(陳品佑攝)

高雄市長韓國瑜參加台北市美國商會午餐會活動,不喝紅酒改喝可樂(陳品佑攝)

選舉最好玩的事,其實不是政治人物的政策大論,而是人性。那種假惺惺的趣味,真不下於布袋戲的「真假仙」。

先說喝酒。以前在報社,我主跑過立法院。那是1980年代剛解嚴時,臺灣正是社會運動狂飆的年代。有一次,某立院大老請午餐,在來來飯店樓上,一上桌,就擺了半打白蘭地,用大杯子喝。乾了一大杯才可以吃飯。然後宣佈,這半打沒喝完,不許去立法院開會。好了,一桌有一半立委,國民黨與民進黨都有,一半是記者。喝到兩點半,立院快開會了還沒喝完。某立委很有氣派的說,別怕,下午會議我主持,恁爸沒去,伊開不了。

喝完酒,立委、記者一起回去開會。該主持的主持,該寫稿的寫稿,好像也沒誤了什麼事。只是立院的群賢樓咖啡館多賣了許多咖啡,醒酒而已。

這就是1980年代立法院的文化。沒有記者會去報導,也不會爆料。喝酒是應酬,是交際,是交朋友,是建立交情。

這還是白天,到了晚上,上午在立法院打架的委員們(表演要在上午,不要超過十一點,不然午間新聞不好播),搞完了表演藝術,夜裡相約一起在酒店「鬆一下」,左擁右抱,稱兄道弟。這時,完全沒有藍綠之別了,只有男女之分。

要不然咧?你以為天天在立法院見面的委員,要一路打四年嗎?

別鬧了,大家都要過日子,酒色財氣,正常人性。這才是臺灣的政治文化。

媒體爆料的那些韓國瑜喝酒照、打牌照,坦白說,比起真實的立法院與政治圈的生態,簡直笑死人了。

至於選舉,一旦有人要選舉,送幾箱酒,幾箱香菸,是一種禮貎。選舉場人進人出,總是要擺一大盤香菸在接待桌上,鄉親吞雲吐霧,才叫熱鬧。靠一瓶泉水、一碗滷肉飯,當然是不夠的。

這大概就是離開臺北市之後的選舉文化。臺北天龍國,不知是有病還是愛假仙,一到了選舉,就拿一種聖人標準,天天用放大鏡看。受害的不只是韓國瑜,太多人了。江春男才喝一點酒,就丟了駐星加坡代表職位(註:酒駕);劉兆玄去理頭髮,被罵到下臺;薛香川去陪岳父吃飯,也被罵下臺。

「五四運動」屆滿100周年,文化總會今(3)日舉辦「五四運動100周年:中國大陸民主發展的反思圓桌論壇」,由中華文化總會副會長江春男主持。(文化總會提供)
江春男因為喝酒(酒駕)丟了新加坡代表職務,改派任中華文化總會副會長江。(文化總會提供)

人人裝聖人的結果,臺灣政治愈發假惺惺。戴著轉型正義的帽子,搞違背憲法的法西斯清算,監察院可以調行政部門查個資,全面清查管中閔。

坦白說,當今綠營高官政要,也不乏拿過中時薪水的兼職作者,監察院要不要去請教蔡旺旺,讓他把會計帳查一查?

坦白說,韓國瑜有沒有酗酒,我不知道。但拿喝酒來作文章,是一件很缺乏歷史感與社會感的偽善。想想臺灣的中小企業,哪一個不是在喝酒應酬的文化裡,才掙得一點訂單生意?哪一個不是在喝酒應酬中,才形成共同爭取訂單的中小企業連盟?

臺灣的經濟奇蹟,曾走過艱辛的道路,拼搏拼酒,只是這一種發展歷程的側顏,也是臺灣社會文化的顯現。它當然有不好的一面,傷身體、誤事等,但它就是臺灣發展的真實歷史。

而歷史,是演進的。看不見歷史進程,就不了解臺灣。用後設的聖賢的標準說別人,還天天用國家機器搞監聽、竊聽、用貪汙犯當董事長,幹盡壞事,這不只偽善,簡直是邪惡。

「聖人不死,大盜不止」,莊子的這格言,今天總算見識到了。

*作者為自由作家。本文原刊《奔騰思潮》,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