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國祥觀點:香港反送中,一場水與石頭之間的戰爭

2019-08-23 07:00

? 人氣

香港反送中以流水式抗爭化解硝煙。(AP)

香港反送中以流水式抗爭化解硝煙。(AP)

「止黑暴、制警報」活動8月19日在港島盛大舉行,號稱上百萬人不斷進、不斷出,匯成「反送中」示威洪流,晚間和平收場。這場遊行示威創造「流水式」集會新模式。 

是兩個多月來香港「反送中」抗爭運動的核心思想。上百萬群眾「要進,像洪水一樣湧進去;要退,像潮水一樣退去。」靈感來自武俠大師李小龍的啟發。信奉Be water哲學的李小龍常言:「水能夠運用它用之不竭的能量,是因為水是自由的;而它能夠對任何事物採用開放態度,乃因為水是虛空的。」 

他們認為抗爭思想首要法則是隨機應變,既有的方法不必執著,隨即轉用他法。隨順應變,如老子言:「天下莫柔弱於水,而攻堅強者莫之能失也,以其無以易之也。」李小龍的解說是:「水是如此纖細,以至於沒法捧住一把;打它,它不會疼痛;戮它,它也不會受傷;割它,它也不會分開。它沒有形態,它的形態是透過盛斡它的容器而塑造的。」因此運動開展以來的遊行大體流動性像水一樣順其自然毫無阻礙地流動。來去自如,柔軟應變;群龍無首而又海納百川。 

老子說「上善若水」,抗爭者策略和意識講究be water。運動去中心化、去「大台」化,抗爭者運用社交媒體和網路來動員、組織、指揮,且聚散迅速、進退有據,像水一樣流動,既柔軟又剛強;既能適應萬物,又能匯聚為強大的力量。他們記取2014年「占領中環運動」的教訓,不迷戀占領大場,而是伺機點火抗爭,然後快閃。 

這場參與者眾多、沒有單一組織掌控而且不同系統之間路線分歧,爆發失控與暴力攻擊情事是難免的,例如6月28日晚間,因為港府把中環海濱一塊土地轉交解放軍使用,示威者一度闖進用地與警方對峙發生衝突,凌晨時,示威者認為抗議目的已達到,集體撤離,群眾就像潮退潮一樣,5分鐘內,群在現場消失。這個敏捷有序的應變行動,是用血淚教訓磨練、浸出來的,也因此是強大了。 

香港問題引來國際媒體,如《時代》雜誌的關注報導。(翻攝自《時代》雜誌網站)
香港問題引來國際媒體,如《時代》雜誌的關注報導。(翻攝自《時代》雜誌網站)



他們做到李小龍說的:「水能奔流緩行,能滴濺,能沖擊。」以柔克剛,能適應萬物與各種環境,能滴水穿石,也能一次衝破,聚成強大力量。運動有進有退,一場示威結束,不表示運動終止,只是在儲備能量,為下一次做準備。不達目標是不會終止的。如潮水般湧上街頭的抗議人群,像水一樣柔軟的流動,也可以堅硬的凝結。由於堅持如水般柔軟,因此抗爭運動的主訴求「和平、理性、非暴力」基本維持住,幾次失控的變調並未傷筋動骨,而且在約700人被捕之後,「武勇派」的主導力與破壞力已經明顯變弱。 

相對於抗爭群眾以水為師,香港特區政府和中共中央則有如石頭般堅硬,在6月9第一場遊行聚集數十萬群眾反對修例之後,特首林鄭仍然立場堅如磐石,強硬宣告逃犯條例將在立法會恢復二讀,激起群眾號召更多群眾示威。後來雖然鬆口表示暫緩,形容條例已經壽終正寢,就是不願撤回。群眾示威幾度出現暴力攻擊警察、非法集會等情事,警隊毫不手軟,強硬反制、回擊,遭致「警暴」的譏評以及群眾的憤怒。相繼而來的群眾五大訴求,包括撤回逃犯條例、撤回暴動定義、撤回所有抗爭者控罪、追究警隊濫權、立即實行雙普選,也是堅如頑石,不願正面回應。 

港府背後的中共中央,更是巨石般泰山壓頂,不僅堅定抗斥群眾的所有訴求,堅決支持特區政府「依法制暴」,並且以「喪心病狂」形容施暴分子,指控示威出現「顏色革命的苗頭」;對於外國勢力的介入,更是嚴詞攻擊。進入還宣告建設甚至為「先行示範區」,擬全面加強深圳在國際化、法治、金融、自由貿易各方面的完善和開放程度,大有以深圳取代香港的政策意圖,不惜把愛鬧的香港晾在一邊。這正是中共中央對於港人抗爭所持立場堅決不從的宣示。 

一邊柔弱如水,一邊堅硬如石,香港這場「反送中」運動宛如一場水與石之間的戰爭。 

香港過度高昂的房價,造成社會弱勢階層的痛苦。(郭晉瑋攝)
香港過度高昂的房價,造成社會弱勢階層的痛苦。(郭晉瑋攝)



在理想上,水與石之間的關係是「以石投水」,完全契合。但在香港這次抗爭中,洪流般的群眾之水,卻宛如洪水衝撞石頭,而石頭則是在洪水溢出水道時,以石擊水,激起強大水花。香港的水與石呈現互撞相剋的對立關係。中央與特區政府堅如頑石般的處置立場,面對如潮水般流動的水,唯恐洪水氾濫成災,也深恐駕馭不了洪水反而被沖垮。另一方面,由於這場抗爭固然有積極主導或出錢出力的大頭,但基本上是去中心化、去大台化的,沒有一個有形的組織或公認的領導人在指揮,對於水的流向、流量、行止,沒有人可以掌控,因此也找不到談判的對象。 

「無主運動」有其自動自發、自由自在、靈活應變特性,但也因為無人領導、無法掌控、無規可循,所以隱伏著失控、變調與無休無止等潛在危機。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運動一旦變調,或者遭受鎮壓而激進化、暴力化,則可能使抗爭所追求的目標落花流水,如同鏡花水月,同時使得港人與港府、中共之間的關係益加勢同水火,未來採取更嚴厲的防制措施,而使已經取得的成果覆水難收,付諸流水。 

港人應該慶幸在以水為師的戰略指導下,這場群眾抗爭已經取得舉世欽敬的成績,現在應是進入水庫調養生息的時候,先鞏固戰果,再徐圖發展,追求下一階段更美好的目標。民主是一條長遠的路,貴在細水長流,穩步爭取最後方能水到渠成。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前中央通訊社董事長,前中選會委員。本文原刊《美麗島電子報》,授權轉載。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