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祚來專欄:在香港玩火將是習近平最後一次罪錯?

2019-08-17 06:20

? 人氣

作者認為,正因為中共對西方世界特別是美國的忌憚,所以,香港抗爭者現在應該將國際性遊說、獲取國際主流社會的關注、遏制中共即將在香港實施鎮壓當成重中之重。圖為香港民眾8月10日在機場示威。(資料照,AP)

作者認為,正因為中共對西方世界特別是美國的忌憚,所以,香港抗爭者現在應該將國際性遊說、獲取國際主流社會的關注、遏制中共即將在香港實施鎮壓當成重中之重。圖為香港民眾8月10日在機場示威。(資料照,AP)

一、警惕習近平在香港問題上玩火

據中央社發自北京消息,當地時間2019年8月15日下午北京第四次就香港情勢召開記者會。全國人大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韓大元表示,根據[基本法]第18條,當香港發生危機國家統一和安全的動亂,而特區政府不能控制的話,全國人大常委會有權決定頒佈在香港實施緊急狀態。

香港抗爭運動持續二個月以來,事態愈發嚴峻,最嚴峻的事態是中共國務院港澳辦發言人楊光已將抗爭運動中出現的暴力事件(許多都是中共自己人臥底製造),上升到出現了恐怖主義苗頭。這是較早前香港官方將抗爭運動定性為動亂的一次嚴重升級。美國媒體拍攝到週三(14日)有大批武警在深圳集結,而深圳灣口岸的體育館有多達500車輛,有武警向有關媒體表示,到深圳是為了執行「#臨時任務」。這意味著,中共武裝力量將隨時準備彈壓香港和平抗爭者。
中共體制內或國際社會有沒有人提醒習近平,在香港玩火,暴力鎮壓香港抗爭運動,必將是他最後一次重大罪錯,不僅會在歷史上留下可恥的一頁,還有可能因此受到國際法庭審判。

八九六四北京悲劇又可能重演,此時籲請國際社會嚴重關切並干預顯得尤為重要,必須要讓習近平當局充分意識到,國際形勢與環境無法容忍北京再犯當年的罪錯,如果一意孤行,不僅對香港與中國經濟造成重創,習近平本人也將有受到國際追責甚至審判,在國際政治舞臺上,他將成為一個罪人出現,或將永遠退出國際政治舞臺。

黃崎創立的「六四天網」取名來自1989年六四天安門慘案。(圖/美聯社)
外界猜測,香港是否會發生如1989年六四天安門慘案般的悲慘情事。(圖/美聯社)

而香港抗爭者應該更為和平理性,知進知退,適時進退,盡可能將抗爭變得可持續的運動,特別是要有超越性,將無組織的分眾抗爭凝聚為有組織有代表的抗爭,當各分眾活動者各自選舉自己的團隊代表,最終形成公開的有組織同盟,有自己的主席與代議人,有律師與學者援助,有媒體人與國際人權組織參與觀察,甚至與國際社會互動,以促進與中共當局或香港當局直接對話,真正終結送中條例,並推進雙普選實施。

這一過程中抗爭者通過各級議會選舉,爭取自己的席位與代表人進入,使抗爭運動可持續的同時,對大陸也將形成示範效應。這樣的抗爭可以避免中共當局惡意升級運動性質,出重拳打擊,玉石俱焚,習近平當局玩火,我們不能效仿著縱火,這對香港自身的民主進程也是不利的。

因為中共政權的性質,它們因無知而無畏、無底線,而國際社會的援救也只能是道義上的呼籲與後續的制裁,難以逆轉大陸的高壓控制甚至戒嚴軍管。不讓對手有展示窮凶極惡的機會應該是我們抗爭者應有的共識。當中共開始廣泛使用臥底無底線製造事端之時,抗爭者以超越性思維應對,體現文明人的素質與品格。手無寸鐵的民眾力量無法征服對手,但我們有品格引導對手,讓他們感受到和平、理性、文明的力量。不可與低級暴力的對手比拼暴力與低級無底線,所以我們必須提升自己的抗爭境界與方式,超越性的追求,是升級或昇華自己,通過好的方式、過程追求好的結果。

香港反送中示威者高舉港英旗幟(AP)
作者認為,香港抗爭者應該更為和平理性,知進知退,適時進退,盡可能將抗爭變得可持續的運動。圖為香港反送中示威者高舉港英旗幟。(資料照,AP)

利用義和團來製造動亂、滅殺外國使節、傳教士及信眾,是晚清慈禧最後一次致命的罪錯,也因此註定了大清最後崩潰的歷史結局。習近平當局仍然在愚弄、利用新式義和國,所以極有可能像利用義和團的慈禧一樣,犯下最後的一次重大罪錯。

大陸的義和團仍然存活,他們潛伏于海外以留學人群、大外宣媒體、同鄉社團甚至吃瓜群體中,是一種隱性的力量,在歷史時刻,只要中共喚醒或驅動,立即以各種方式復活,參與到各種活動中,成為紅色燃料、燃燒出一道紅色風景。

如果說義和團運動被慈禧公開利用是用宏大的暴亂方式出現的話,現在中共對愛國受党群體的利用,則用隱性的、分眾的方式,個別行動者以極端的方式呈現。譬如十多年前反日活動中,愛國群體怒砸日系汽車,甚至砸死日系車主,而近期香港的潛伏力量與混入香港的中共群體力量,或以白衣人方式出現過,也以福建紅襯衫群體出現,還以混入示威抗爭者中,以記者或便衣方式,香港員警或大陸滲透到香港員警隊伍中的人員,隨時換一身衣服,就滲透到抗爭隊伍中,使活動過程充滿變數,特別是他們故意製造的事端,衝突,血案。

如果說晚清義和團運動是一點零版本的話,文革紅衛兵運動則是二點零版本,現在已然升級換代到三點零四點零版本了,它是軟戰爭時代的隱性力量,也成為一種銳實力,它可以進入布袋,刺破包裝,讓你感受到它的鋒芒與殺傷性,既隱性又公開血腥暴力。

中共的媒體正在加大力度,為軍隊或武警進入香港製造聲勢,八九六四的悲劇會不會在香港重演?香港將會面臨怎樣的重創或打壓?怎樣的國際力量才能阻止習近平在香港玩火,重蹈鄧小平罪錯?而香港抗爭者,如何應對中國施加的暴虐與軍控,如果深度戒嚴,香港將成為一座死城,如果簡單粗暴、疾風暴雨式打擊,香港抗爭者以命相搏,悲劇性結果將讓全世界無法忍視,現在這樣的和平抗爭,已造成六名香港抗爭者付出了生命,另有抗爭者被布袋彈襲擊造成一隻眼睛失明。與八九年北京民運一樣的,是中共寸步不退,對和平的民主運動,汙名為動亂,堅決不改變定性,不對話,香港抗爭者必須高度警惕習近平在香港問題上玩火。 

二、香港問題嚴峻與美國的因素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與楊潔篪在紐約會面,這既是特朗普“喊話”的結果,也是中共北戴河會議的重大“決定”,中美貿易戰將對中國經濟與政治造成致命的傷害,加上至今無解的香港抗爭運動,都迫切需要獲得美國的支援,習近平不得不通過特使級官員楊潔篪到美國尋求達成某種協定的可能。

如此時刻中共指派高級官員訪美,又在貿易與農產品問題上向特朗普總統拋出誘餌,中共一次次失信於美國,現在會不會為了謀求鎮壓香港而故意釋放經貿領域讓步的姿態,先解決香港問題,取得美國的寬許,而經貿領域的持久戰與扯皮留待日後解決。

為了配合楊潔篪這次美國之行,呼應美國總統對習近平的友好評價(實為無原則的政客式吹捧),中共中央電視臺高調宣傳美國與中國四十年的友誼,而就在前幾天裡,中央電視臺還在無休止地批評美國是香港問題的黑手。這種翻臉比翻書快的變化,令國內愛國者手足無措,也成為推特等自由媒體最大的笑談。

20190816-中共中央電視臺高調宣傳美國與中國四十年的友誼。(取自網路)
中共中央電視臺高調宣傳美國與中國四十年的友誼。(取自網路)

中共幻想的是簽署協定與大量購買美國產品以換取香港鎮壓權,在他們眼中,特朗普就是一精明的商人,香港是可以用來交易的。最起碼,中共通過一些口頭承諾,化解美國日益升級的對華決策,既包括南海與臺灣關係,也包括香港事態。

特朗普為此發表了推文,在香港問題上向中共鎖定了底線,就是人道的解決方式。就是不要粗暴對待抗爭者造成重大傷亡。與他的其它推文聯繫起來,可以看出他的基本觀點,就是香港的問題是中國與香港的問題,非常棘手,你們自己商量著辦,但要按照人道方式。

什麼是人道災難,三十年前鄧小平主政中共之時,通過軍隊坦克彈壓和平抗議的學生與市民,數以千計的人們在這場中共製造的災難中失去生命,國際社會充當了旁觀者和事後的譴責者,但沒有有效的干預機制,美國當時的政府在短期制裁中國之後,很快恢復了對華關係,這使中共對西方世界有了某種不良的認識。

特朗普在相關推文最後還說了一句:個人性會談?這句話有兩解,既可以理解為“我們一起談一次”,也可以理解為“你與香港民眾個人性會談一次?”習近平、金正恩這樣的党國獨裁者,都願意與美國總統“個人性質”的會談一次又一次,但卻沒有與抗爭民眾會談的習慣與勇氣、能力。而這種不對話只打壓的習性,正傳染給香港當局特別是香港警方,他們對自己的決策錯誤與員警過當執法造成的重大過失,不僅不道歉,還在通過各種方式製造血案與民間衝突,然後將這些血案與衝突汙名化到抗爭者頭上,甚至將幕後黑手的惡名戴在美國使館人員或美國頭上,以激發國內民眾愛國反美情緒。

楊潔篪到美國,與其說是為了中美九月份的貿易談判,不如說是為了中共十一之前暴力鎮壓香港而尋求美國寬待或認可,他從美國總統口中得到的是人道解決方式,這對中共來說是極難完成的任務。而美國主流社會不僅對中美貿易已形成共識,就是決不退讓,捍衛美國國家利益,讓中共回到普世規則與美國對等貿易。香港問題一樣,主流社會不允許中共在香港這樣的自由城市上演八九六四悲劇。

我們就注意到,美國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措辭強硬的聲明,敦促中國避免在香港重演30年前的天安門殘暴屠殺,否則將受到普世譴責並將承受後果。

中國國務委員楊潔篪。(美聯社)
作者指出此次中國國務委員楊潔篪訪美的目的並非為貿易戰談判,而是群尋求美國對暴力鎮壓香港的寬待。(資料照,美聯社)

自由亞洲近日也有報導:香港「#反送中」示威活動一浪接一浪,大專學界發起集會,促請美國國會通過《#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發聲明,指未來數周將推動通過法案。

美國之音最新的報導無疑也是對中共最嚴厲的警告:“美國國會目前群情激昂,中國如果邁錯一步,將在美國國會引起爆炸性反應,”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在接受美國之音記者格萊塔·範·薩斯特倫專訪時說。他同時敦促中國遵守一國兩制,並表示中國在香港再造天安門鎮壓的記憶將是巨大的錯誤。

如果中共非人道方式對待香港抗爭者,美國會做出怎樣的反應?這將不是總統一句話可以決定的,美國主流社會特別是美國國會的反應,更能決定性影響美國對中共後續的懲罰,中共能不能承受後續的懲罰,包括對習近平本人的懲罰,既考量美國對普世人權的真誠尊重,也將考量習近平中央無底線會觸底到怎樣的程度。有一條是可以肯定的,香港並沒有受到外敵入侵,中共出動軍隊師出無名,所以最大的可能是出動武警部隊,會引發怎樣衝突,會造成多大的傷亡,都是未知數。

八九北京民運之所以能夠綿延近二個月時間,是因為中共高層內部鬥爭沒有結束,內鬥結束之後統治集團形成統一意志,立即不惜一切代價進行打擊。

香港的問題並沒有造成中共高層內鬥,而是國際社會的壓力、或因可能出現中共無法想像的結局,使他們暫時有所忌憚,特別是美國的態度。

正因為中共對西方世界特別是美國的忌憚,所以,香港抗爭者現在應該將國際性遊說、獲取國際主流社會的關注、遏制中共即將在香港實施鎮壓當成重中之重。動用一切智力資源進行民間外交,同時,保持理性克制,為可能的鎮壓做好準備,也為可持續抗爭做好策劃方案。

*作者為獨立學者、專欄作家。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