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找不到正職工作,也永遠成不了家」一封50歲繭居族的《朝日新聞》投書,說出了日本就職冰河期世代的老後困境

2019-08-16 18:06

? 人氣

(取自rawpixel@pixabay/CC0)

(取自rawpixel@pixabay/CC0)

日本15到39歲的繭居啃老族約為54萬人,40到64歲則超過61萬人。八成的繭居啃老族都是男性,半數的繭居時間超過7年。

日本內閣府2019年資料

「啃老現象」在日本大約是從1980年代開始盛行,經過30多年後,最資深的啃老族如今已經步入中年,成為今日的「8050問題」。也就是當初「家裡蹲」的年輕人,如今已邁入50歲的中老年,而「被啃老」的爸媽則往往年逾80歲。今年5月,51歲的岩崎隆一持生魚片刀在川崎市街頭大開殺戒,引發了日本社會對繭居族的關注,因為岩崎隆一正是一名繭居啃老族。

神奈川縣的川崎市近日發生無差別殺人案,震驚日本社會。(美聯社)
神奈川縣的川崎市近日發生無差別殺人案,震驚日本社會。(美聯社)

根據內閣府公布的最新資料,中高齡(40到64歲)的繭居啃老族竟有61.3萬人。日本總務省統計研究研修所得西文彦教授曾經推算,在35至54歲的未婚男女中,由於失業等原因跟父母同居,甚至要依靠父母才能生活的日本民眾,在2016年時可能就已經超過80萬人。

除了行為極度偏差的岩崎隆一之外,日本中老年的繭居人士究竟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又面臨什麼樣的困境?《朝日新聞》今年6月收到一篇來自千葉縣的50歲繭居讀者投書,詳細敘述了他如何走入繭居的經過。

「我很長一段時間都是從事非正式的體力工作,但無論我怎麼努力,一個月都賺不到20萬元(編按:約合新台幣5.9萬元)。長年反覆轉職之後,我得到了精神疾病,並且成為一名繭居族。」

50歲的繭居族A男投書《朝日新聞》

一般說到繭居啃老,襲上心頭的印象往往是沒有出息、不知振作的年輕人,才會好手好腳卻吃家裡用家裡,就是不願出外工作、也不願面對這個社會。不過這封投書顯然不是刻板印象裡的啃老族,也引發了《朝日新聞》編輯部的興趣,於是派員到千葉縣採訪這名男性(以下簡稱A男)。

千葉縣的A男

A男住在千葉縣馬路旁的一間老舊木造房屋,與70多歲的母親兩人住在一起。早上起床後,他就在二樓的房間待著,書架上可以看到幾本跟「非正規社員」與「轉職」有關的書。在不到4坪大的房間裡,A男對《朝日新聞》記者表示,除了自己的家,其實自己完全沒有地方去。這樣的日子年復一年,除了終於瞭解到就業的困難,對於結婚也已經絕望。「想到自己的老年生活,心裡就覺得很痛苦。」

A男說,自己年邁的母親常常擔心的問他「以後可怎麼辦好?」A男說自己也會為了保持體力出外散步,也盡量努力到身心障礙者的活動場所去,但他依舊看不到自己的未來。A男說,他會送康乃馨給自己最重要的媽媽,但想到媽媽有一天會走,媽媽那份年金也就沒有了,自己的老後也會更寂寞。對於自己因為非正規工作沒有機會成家,沒有機會當一個父親,也往往讓A男熱淚盈眶。

長年非正規受雇的邊緣人生

這樣一位對自己不抱希望、對將來則高度不安的50歲男性,是怎麼走到今天的呢?根據A男的說法,他在大學畢業後,也曾擔任過正式職員,不過由於人際關係發生問題,於是選擇離職。35歲之後的10年裡,他都是擔任非正式員工,從事看護與警衛之類的工作。

A男這段時間換了十幾次差事,但依然抱著「只要找到正職,就要打算結婚成家」的美夢。但不管他怎麼投履歷,就是連面試機會都沒有。直到3年前,A男罹患了精神疾病,此後就變成在家繭居的狀態—平常幾乎完全不出門,只能依靠老媽媽的年金與自己的障害年金生活,不過一邊他也持續服藥、努力與外界接觸。

《朝日新聞》說,像A男這樣的非正規受雇者在日本多達2120萬人(2018年數據),比起10年前增加了大約350萬人。另外一個更有感的數據是,非正規受雇者在日本已逼近整體勞動者的4成。在雇用體制如此不穩定的社會中,對自己老後生活感到不安的人,早就不再是日本社會的少數與例外。

日本金融廳日前「民眾退休前要準備2000萬日幣」的報告外流風波,曾讓安倍內閣一度忙著收拾殘局。A男對這則新聞也感慨表示:「我老了到底能存多少錢?」「希望政治能夠多少照料像我一樣的人」、「我不想只是做兼職,而是好好的做一份工作,錢少一點沒關係。如果能工作的話,也能減少我的老後不安」。

「僅有8萬日幣身家,罹癌也不敢上醫院的老人」

為了瞭解獨居老人的醫療狀況,《朝日新聞》也到群馬縣的前橋協立醫院採訪。在醫院福祉諮商室的介紹下得知,去年4月入院的一位70多歲癌症末期患者,當初是在便利商店購物時倒下。由於他當時站不起來,被救護車送到醫院,這才發現他不但罹患肺癌,而且已經轉移擴散。

這名老爺爺當時疼痛難耐,但竟然完全沒有癌症相關的就醫紀錄。原來他一個家人也沒有,只能依靠每個月10萬日幣(約合新台幣3萬元)負擔租金與生活費。由於每個月領到的年金都幾乎沒有剩餘,老爺爺的全部財產與存款僅有8萬日幣。他對醫生表示,其實出現疼痛等症狀已經好幾個月了,但自己實在沒錢看病。

由於日本針對生活困苦者設有「免費低額診療」制度,可以減免相關醫療費用,《朝日新聞》到訪的前橋協立醫院也是合作對象。這名70多歲的獨居老爺爺,就在醫院住院接受治療,也漸漸恢復食慾,而且最喜歡吃冰淇淋。院方說,老爺爺曾坐在床上低聲表示:「就算沒錢也可以看醫生,早知道的話早點來就好了。」

入院26天後,這名病患就往生了。

怎麼幫助「生活困窮高齡者」?

《朝日新聞》稱,「免費低額診療」是《社會福祉法》規定的制度,根據厚生勞動省的資料,2017年度日本全國共有687個醫療院所配合實施,超過756萬人受惠。但東京都的中野共立醫院表示,最近連50多歲的便利商店店長也來申請減免醫療費用。不只是年長者,連有工作的人生活都很困難,在這種情況下說什麼要存兩千萬應付退休,根本是胡說八道。

根據日本總合研究所的副主任研究員星貴子推算,沒有足夠儲蓄的「生活困窮高齡者」在2015年約有287萬戶,到了2035年可能會增加到394萬戶。根據厚生勞動省的資料,只靠國民年金生活的老年人一個月平均只能領到5萬日幣,狀況可說比前橋協立醫院介紹的病例還要悲慘。由於社會保險與長照的費用不斷上漲,日本政府構築的社會安全網恐怕無法接住所有人。

《朝日新聞》說,到了2040年,就職冰河期(一般是指1990年代到2000年代出社會的人,2019年大約是40多歲)世代的人也都要邁入高齡。當經歷就業不穩定與社會孤立的這一代變老,如果又陷入低養老金甚至領不到養老金的窘境,老後問題就會變得更加嚴重。

如何透過減輕社會保險費用的負擔,教導老年人親近、使用社會福利,提高「最後社會安全網」的使用率,使其能夠解決老年人的貧困與孤立問題,都是今後必須努力的方向。尤有甚者,該如何直面、改善年金可能根本難以負擔生活的困境,更是日本擴大、修補「最後社會安全網」時,無法逃避的難題。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