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小資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李忠謙專欄:年過半百的繭居啃老族,自戕後連同住家人都沒把握認屍—犯下神奈川無差別殺人案的岩崎隆一

2019-05-31 16:15

? 人氣

神奈川縣的川崎市近日發生無差別殺人案,震驚日本社會。(美聯社)

神奈川縣的川崎市近日發生無差別殺人案,震驚日本社會。(美聯社)

日本神奈川近日發生隨機無差別殺人案,51歲的岩崎隆一持生魚片刀在川崎市一間私立小學的校車搭車處大開殺戒,在十多秒的時間裡連續刺殺19人,最終造成2死17傷的慘劇,岩崎在犯案後也持刀自戕身亡。岩崎為什麼殺人?他過去51年的人生是什麼模樣?成了這幾天日媒最關注的問題,這起令和年間的首起「道路魔」事件,也持續盤踞在媒體頭條。

【延伸閱讀】出沒在神奈川街頭的「道路魔」:關於令和第一起無差別殺人案,我們知道些什麼?

日本神奈川縣的川崎市28日上午驚傳無差別殺人事件。(美聯社)
日本神奈川縣的川崎市28日上午驚傳無差別殺人事件,光天化日之下,有19人在街上遭到攻擊。(美聯社)

由於岩崎隆一沒有工作,似乎也不跟任何親友往來,日本媒體只能從鄰居、年少時的同窗等人下手,希望能問出什麼蛛絲馬跡,他生前與伯父伯母同住的房子,也被大批媒體持續包圍。岩崎因為鄰居院子雜草未修剪,在清晨六點按人對講機開罵,還有小時候拿鉛筆刺同學的往事,都上了媒體版面,塑造出他無端易怒的形象。連岩崎30多年前的小學畢業紀念冊,也被挖出來當成新聞,報導他當時留下了「人生若能重來,我要發大財」的心願,他的中學畢業照也在媒體上曝光。但這些過於瑣碎而片斷的過往,依舊讓人看不懂岩崎隆一,也難以理解日本社會究竟發生了什麼。

徹底繭居的51歲中年

在日媒的連日大篇幅報導中,照顧岩崎隆一生活起居的親人說法,最能刻畫他孤獨離群的扭曲人生。《產經新聞》與《朝日新聞》說,岩崎因為父母早年離異,所以由伯父伯母擔任養父養母的角色,但這兩位老人家目前都年逾八十,而且身體不好,甚至到了需要向政府申請居家照顧的地步。即便如此,岩崎並未出門工作,反倒跟伯父伯母伸手要零用錢。

神奈川縣無差別殺人案震驚日本社會,犯案後隨即自殺身亡的岩崎隆一為何鑄下大錯,也成為媒體關注的焦點。圖為岩崎隆一生前的住處。(美聯社)
神奈川縣無差別殺人案震驚日本社會,犯案後隨即自殺身亡的岩崎隆一為何鑄下大錯,也成為媒體關注的焦點。圖為岩崎隆一生前的住處。(美聯社)

《每日新聞》引述川崎市健康福祉局的說法,稱岩崎的伯父伯母從2018年6月開始接受訪問居家照顧,但在之前的諮商程序中,兩位老人家屢屢表達對同居姪子的擔憂。他們說,三個人雖然住在一起,但姪子從來不跟他們說話,所以當有人進到家中幫忙照顧,不知道他會做何反應,也希望不要太過刺激姪子。

這算是公部門第一次知道岩崎家中的詭異狀況,不過岩崎市的公務員只是建議老人家「寫信」跟家中的姪子溝通,並在今年1月得到了「我有好好照顧自己,也有吃飯跟洗衣服」的「回信」,公部門並未深入了解這個三人家庭的真正困境。

神奈川縣無差別殺人案震驚日本社會,許多民眾都到案發現場哀悼死難者。(美聯社)
神奈川縣無差別殺人案震驚日本社會,許多民眾都到案發現場哀悼死難者。(美聯社)

川崎市政府表示,截至今年1月為止,岩崎隆一的伯父伯母一共進行了15次諮詢(包括電話諮詢與當面會談),其中沒有任何一次談到岩崎隆一的暴力行徑,從去年6月開始的訪問居家照顧,照顧者沒有在岩崎家中碰上任何麻煩,但也從來沒有見過岩崎家的第三個人。

同住一個屋簷下,卻已幾年未見面

最不可思議的是,岩崎跟自己的伯父伯母雖然同住一個屋簷下,不只偶爾來幫忙的居家照顧者從沒看過他,連他的親伯父伯母也好多年沒有見到他一面。《產經新聞》說,因為岩崎要求設下用餐、洗澡、上廁所的規則與時間(像是煮好的飯菜就冰在冰箱,他特定時間會自己去拿來吃),確保雙方不會打到照面,鄰居也說很少見到這個人、見到了也完全不跟人打招呼,不清楚他到底在做什麼。

岩崎隆一犯案身亡後,警方雖然在他身上搜到證件、初步確認身份,但仍需要親友認屍,不料連絡上岩崎的伯父伯母後,對方卻說「沒把握認出來」。警方還表示,他的伯父伯母在認屍時說「那個人頭髮比較長,沒有這麼短」。

神奈川縣無差別殺人案震驚日本社會,許多民眾都到案發現場哀悼死難者。(美聯社)
神奈川縣無差別殺人案震驚日本社會,許多民眾都到案發現場哀悼死難者。(美聯社)

在警方登門搜索後,日媒也紛紛揭露岩崎隆一的繭居狀況。《產經新聞》說,長期把自己關在房間裡的岩崎隆一,房裡沒有電腦、沒有手機,不過有電視與電玩主機,可說跟這個世間完全斷絕聯絡。不過警方從他房裡搜出兩本以「國外獵奇殺人」為主題的雜誌,不過警方也說,這兩本雜誌與這次無差別殺人案的案情差別很大,而且都是十年以上的老雜誌,與這次案件的關係還需深入調查。

徹底地孤立與絕望

對於岩崎隆一完全與世隔絕,連同居親友也不見、也完全不上網路的生活,《產經新聞》認為,很可能就是強烈的孤立感與絕望感導致了最後無差別殺人的悲劇。日本精神科醫師片田珠美說,這次的神奈川事件很可能是一種「擴大性自殺」,也就是「我想找別人跟我一起走上死路」。片田珠美說,這類人對人生抱有強烈不滿,又認為環境或他人該負絕大部分的責任,最後就會鑄下大錯。

神奈川縣無差別殺人案震驚日本社會,許多民眾都到案發現場哀悼死難者。(美聯社)
神奈川縣無差別殺人案震驚日本社會,許多民眾都到案發現場哀悼死難者。(美聯社)

根據日本警察廳的統計,這類「道路魔」(通り魔)事件從平成19到28年的10年間,日本共計發生73件。其中不少犯案者都在事後表示「我想去死」、「被判死刑的話就太好了」。像是平成20年3月發生在茨城縣土浦市的無差別殺人案,兇嫌持刀當街亂砍,最後造成1死7傷的慘劇。行凶者被捕後就說「為了要確實被判處死刑,所以要殺很多人,殺誰都沒關係」,就是典型的「擴大自殺」。

對於這次的無差別殺人案,網路上已有日本網友宣稱「想死的話,你自己一個人去就好」,著有《下流老人》、探討陷入貧窮悲劇老年族群的藤田孝典認為,應當盡量控制這類的偏激言論。因為當階級差異越來越大,覺得「自己根本沒有價值」的人也會越來越多。東京工業大學犯罪學名譽教授影山任佐認為,也許是出於對於被雙親疼愛孩子的妒恨、對於人生已經無力重來的絕望感,才會讓他們奪走兒童的生命。包括藤田孝典與影山任佐都認為,如何對這些孤立於社會、甚至考慮自殺的人伸出援手,在今天的日本是非常重要的事。

再次浮上檯面的「8050問題」

岩崎隆一做為年逾半百的啃老族,也讓日本的「8050問題」再次受到媒體關注。所謂8050,指的是家裡蹲的年輕人已經邁入50歲的中老年,而被啃老的爸媽則年逾80。根據日本內閣府今年3月29日發表的數字,日本15到39歲的啃老族約為54萬人,但40到64歲的啃老族估計竟超過61萬人,其中八成都是男性,啃老時間半數超過7年。

日本媒體指出,「啃老現象」大約是從1980年代開始盛行,如今30多年過去,最資深的啃老族確實已經步入中年,成為「8050問題」。大阪府豊中市社會福祉協議會的勝部麗子最先提出「8050問題」,她這次也對《產經新聞》表示,啃老問題與這次事件的因果關係還不清楚,不過她也不贊同網路上「自己去死不是很好嗎」的言論。勝部麗子說,面對造成如此巨大傷害的卑劣案件,我們有責任從社會整體去思考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而不是以偏見助長這樣的事繼續發生。

特地一早出門,卻是趕赴人生終點

若從專家對日本社會的各種剖析,再回到岩崎隆一這個人身上,雖然以上陳述還是遠遠談不上了解這個人到底遭遇了什麼,但可以確定的是,岩崎在近乎自囚不知多少年後,在2019年5月28日這天一早走出家門,幾個鄰居都看到了背著背包、穿的一身黑的這位中年男子。一位鄰居還強調,岩崎隆一極為反常地跟他打了招呼道「您早」,家附近車站的監視器也拍到了他搭乘電車的身影。

當天早上七點半,岩崎隆一在離家稍遠的登戶站現身,約莫五分鐘後,他當街喊了一聲「殺死你們」便化身惡鬼,奪走了兩條寶貴的生命,也在另外17個人的身上與心裡留下了永難磨滅的傷痕。岩崎隆一雖已不在人間,甚至成了媒體筆下與警方統計資料裡的「道路上的魔物」,但對於這位終於踏出房門、卻是帶了四把鋒利刀具準備結束自己與他人人生的中年男子,讓人還是不禁想問:如果人生能重來,岩崎隆一真正想要與真正懊悔的,會是什麼呢?

自殺不能解決問題,勇敢求救並非弱者,生命一定可以找到出路。透過守門123步驟-1問2應3轉介,你我都可以成為自殺防治守門人。

※ 安心專線:0800-788-995(0800-請幫幫-救救我)

※ 張老師專線:1980

※ 生命線專線:1995

本篇文章共 6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585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