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快速熄滅催淚彈的青年讓反送中不可測

2019-08-16 14:17

? 人氣

香港政府於8月12日關閉了被異議者占滿的機場。(AP)

香港政府於8月12日關閉了被異議者占滿的機場。(AP)

香港反送中運動未見稍停,又因八月十一日香港警方加劇暴力鎮壓抗爭民眾,促使上萬民眾於十二日占領赤鱲角機場,導致班機停止起降;中國國務院港澳辦更於同日以「出現恐怖主義的苗頭」定調抗爭。八月十三日抗爭者再度佔領機場,迫使取消航班。整體運動情勢不斷升級。

北京在香港問題把自己綁死

對此,長期研究中國、香港問題的中研院社會學研究所副研究員吳介民,近日於小小書房主講座談,特別梳理了香港反送中運動的脈絡與未來發展。

吳介民分析,香港的僵局不僅源於特區政府已無法管控香港社會,更關鍵的是北京對香港「放不開、輸不起、給不了」:不能放鬆對香港的管控,不能輸給香港抗爭者,更給不了香港民主,「北京在香港問題上已把自己綁死。」

因此,對於反送中運動的五大訴求,只達成○.五項,也就是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回應送中條例已「壽終正寢」,但仍堅持不用法律用詞「 撤回」(withdraw)。

對於香港未來可能的發展,吳介民認為,儘管有消息指出,中共會出動解放軍平息香港抗爭,但這仍是港中政府打消耗戰的一個策略,像是日前駐港解放軍釋出軍事演練短片、十一日中國《人民日報》臉書登出中國武警裝甲車在深圳集結的影片,是兩手準備,一方面是集結武力,另方面是恫嚇手段。

吳介民引用二○一四年雨傘運動時學聯領袖周永康最近的臉書貼文解釋,當年就是因為傳出解放軍即將鎮壓傘運的消息,導致運動手段轉趨溫和,後繼乏力,港府逐步清理占領區,迫使抗爭退場,最後無法達成普選訴求。

「現在港府的策略首選就是打消耗戰,可能希望拖過這個暑假,等年輕人回學校後運動冷卻。」吳介民指出,過去一段時間,香港陸續發生鄉黑勢力介入打壓運動,像是元朗白衣人無差別攻擊事件,以及警察換衣扮黑道,或在抗爭民眾中臥底製造紛亂,意圖把抗爭者抹黑成暴民,都屬於消耗戰。

光復元朗:香港民眾痛批警方與不明白衣人為伍(AP)
香港民眾痛批警方與不明白衣人為伍。(AP)

港中政府的消耗戰可能無效

至於中國港澳辦以「恐怖主義苗頭」定性香港抗爭,吳介民接受《新新聞》採訪時指出,北京壓著港府採取嚴厲鎮壓,可預見香港警察的鎮壓只會愈趨激烈,「港中政府目前是以化整為零、偷天換日、逐步提高的方式在升級鎮壓強度。」很可能如前香港地下中共黨員梁慕嫻於近日撰文分析,香港警權已不歸特區政府管轄,而是被中國中央政府控制。

然而,吳介民認為,這次港中政府打消耗戰卻不一定能平息局勢,畢竟情況與五年前大不相同。除了港人意志堅定,也從反佔中運動汲取教訓──這次反送中運動沒有「大台」(指揮中心),抗爭組織水平化,如同反送中運動者引述李小龍的名言“Be water.”:抗爭像水一樣蔓延,由群眾自發,無固定型態、無核心領導、打游擊,並且遍地開花,逐漸轉化為去中心、同步的地區行動。

不僅是抗爭手段演變,吳介民觀察,香港人的認知結構也急劇變化,民意對抗爭的支持也呈一面倒。包括過去半年,香港大學調查港人對香港人的身分認同半年內上升一三%,來到史上最高五三%,而中國人認同遽降,只剩一一%。

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李立峯等學者,於反送中七一遊行現場的調查也指出,高達八三.五%的民眾同意「政府一意孤行的時候,採取激烈行動是可以理解的」;高達七一%民眾同意「和平集會和衝擊行動互相配合,才可以達到最大效果」。

像港版巴勒斯坦大起義

「特別是年輕人感到絕望、焦慮,看不到前途,也有不怕死,願當烈士的傾向。」吳介民分析,現在眾多年輕人參與反送中運動,就像港版的巴勒斯坦大起義(Intifada)。一九八○年代,以色列鎮壓巴勒斯坦解放組織相當成功,但卻引爆以巴勒斯坦青少年為主力,在加薩走廊和西岸發起抵抗運動,「香港運動也青少年化,你看香港青年手腳俐落地處理掉警方發射過來的催淚彈,動作有多迅速。」香港警方逮捕的抗爭少女,最年輕只有十三歲。

吳介民也引用前香港大學講師梁啟智所撰〈香港之夏:誤讀與真相〉,文中提到香港民意研究所七月下旬的調查,當問到「為什麼年輕人不滿」,八一%認為不信任中央,七五%認為不信任一國兩制,接著依序是不信任特首、追求民主、追求自由,然後才是五八%受訪者認為受住屋問題困擾,以及四八%認為受經濟環境困擾。

印證沒有主權就沒有穩定的民主

梁啟智因此指出:「民憤的重點真的是在政治。以為年輕人只不過是因為房屋或經濟問題而借今次事件發洩不滿,是完全錯誤的解讀。」

吳介民也補充,公務員做為香港社會的菁英分子,這次也有數萬人上街參與抗爭,代表這次建制內部菁英階層也相當不滿。

此外,吳介民認為,當反送中出現標語「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代表運動框架發生轉變。近日香港電台節目《鏗鏘集》以「時代革命?」為題,訪問香港青年對「光復、革命」的解讀,大部分並非是向北京要求自決、獨立,而是要求自由、法治,恢復香港原來的生活方式。但畢竟「光復、革命」有強烈政治暗示,北京就是硬要冠上「港獨」。

不過,吳介民指出,若香港是一個常態國家,或擁有真正自治的政府,經過一個多月如此大規模且頻繁的抗爭示威,應早就實現民主轉型、政黨輪替,但因為最終決定權在中共手裡,北京不鬆手,民主化就無望,充分驗證政治學者林茲(Juan Linz)與史迪潘(Alfred Stepan)在一九九六年提出:「沒有主權國家,就沒有穩定的民主。」

香港反送中示威者高舉港英旗幟(AP)
香港反送中示威者高舉港英旗幟。(AP)

北京定調香港局勢要「止暴制亂」,並強調是「恐怖主義苗頭」,擺出寸不讓的姿態。吳介民分析,如果局勢持續惡化,在最壞的情況,依據港中政府握有的法律武器,有三種非常手段:港府宣布戒嚴或局部戒嚴;港府向中國中央政府請求駐香港解放軍維持社會治安,即軍管;以及依據香港《基本法》第十八條第四款規定,香港發生特區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國家統一或安全的動亂,進入緊急狀態,中國中央政府可發布命令在香港實施全國性法律。此舉形同實質上取消一國兩制。

吳介民指出,北京不准特首林鄭月娥辭職,因為現在辭職會啟動補選程序,只會讓泛民主派與公民社會再次動員,更無法收拾。然而,北京若持續低估香港人的抵抗決心,將鑄成歷史大錯。

美是否還將港列為獨立關稅區

「反送中運動徹底摧毀香港特區政府做為中共再殖民統治的遮羞布。」吳介民回顧反送中運動說道,港中政府過於自信而導致誤判,包括認為香港經濟已與中國深度融合,如香港恆生指數中資股占一半以上,中國發展粵港澳大灣區等;以及多名泛民派立法會議員被取消當選資格;民主、本土激進派領袖因佔中、旺角衝突,被判入獄成為政治犯等。港中政府以為無論政治、經濟都已取得控制、主導,才有把握強推逃犯條例修法,卻忽視了前述民意大翻轉,導致騎虎難下。

吳介民指出,隨著香港局勢不斷惡化、美中貿易戰升溫,接下來應關注美國是否會以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施壓中方;並觀察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處理香港問題,是否與推行「一國兩制台灣方案」掛勾?或者相反將對台、對港政策脫鉤處理。香港如今已經成為中共社會控制的一個破口,北京恐怕更擔心香港這場民主大火燒回中國內地。

反送中運動五大訴求

1. 撤回《逃犯條例》修訂。
2. 收回對抗爭以暴動定義。
3. 釋放被捕示威者、撤銷控罪。
4. 調查警民衝突決策及責任等。
5. 特首林鄭月娥下台,立即實行雙普選。
整理:張家豪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喜歡這篇文章嗎?

張家豪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