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之音專訪《環時》總編胡錫進被罵:你們西方這些記者最不中立,腦子全是粥

2019-08-16 14:10

? 人氣

2019年8月13日,反送中示威者佔據香港機場,中國《環球時報》記者付國豪遭到示威者拘禁毆打(AP)

2019年8月13日,反送中示威者佔據香港機場,中國《環球時報》記者付國豪遭到示威者拘禁毆打(AP)

中國官媒環球網記者付國豪本週早些時候在香港機場發生抗議示威期間進行拍攝活動時遇襲事件成為當前輿論關注的新聞熱點,付國豪成為眾多中國網民推崇的英雄。與此同時,付國豪的身份及其在香港從事新聞工作的合法性和中立性等問題引起了一些疑問。美國之音就這一事件電話採訪了付國豪所屬單位的領導、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

記者:付國豪,大家都對他的身份比較感興趣,能不能證實下他的身份?

胡錫進:他就是環球網的記者,這麼小的小孩,90後,他能有什麼身份?對這個身份的懷疑完全是無厘頭的,完全是一種找茬、編造,他就是一個普通的記者。

我昨天晚上跟他父親通了電話,就是一個普通的家庭,他能有什麼背景?非常肯定的告訴你他沒有任何背景。他就是一個環球網的記者。剛開始去香港採訪的都是《環球時報》的記者一些同志和英文版的同志,然後他們環球網希望加入進來,這樣他們在現場,能有一個人給他們拍東西、拍視頻更好用。所以他就加入進來,找了一個男生。就是啊,沒有任何的……所以我們編輯部裡,大家看到外邊這種奇奇怪怪的議論,大家覺得非常可笑。非常可笑。

記者;現在他人怎麼樣?有受傷嗎?

胡錫進:這個情況我不太清楚,但我知道他目前沒有大礙,應該沒有什麼危險,應該沒有。我跟他通過電話,聽聲音,還有說話,也都不錯。沒有受到很嚴重的傷害。

記者:那麼他這次去香港採訪、工作,他的簽證是什麼簽證呢?

胡錫進:這我不太清楚,這是他們記者部的,我不清楚,他們能怎麼方便,就怎麼去。因為我們有很多人,輪換著,這個去完了另一個人去,應該不是用公務簽。公務簽那需要記者證,是正式的公務簽,可能不是公務簽,他能怎麼進去就怎麼進去了。這在中國媒體這種情況非常普遍,就是到一個地方,印一個…...這個我也不太懂,我們記者辦公室的同事比我更清楚。對我們來說,對報社來說,是非常正常的手續。對報社來說,他去香港,能怎麼方便就怎麼去了。和其他同志沒有任何區別。把他特別單獨的特別對待,根本沒有。而且那天現場有好幾個環球時報的記者。其他同事沒有事情。不光有他一個環球時報的記者,還有別的記者,別的記者沒有受到這個待遇。

記者:他當時沒有拿出來正式的合法的記者簽證或者工作簽證,網上有人質疑。

胡錫進:他沒有,他本身就沒有記者證,因為他來環球網工作剛剛一年多,要取得記者證需要一套手續,那您都知道,他需要一套手續。在中國,沒有記者證,記者是可以正常採訪的。很正常。這個(情況)有很多。參加記者會,你問問大家都有記者證嗎,年輕人你問他們,很多年輕人都沒有記者證,這個沒有什麼特別的。把這個問題引偏了。我知道你們要找一些毛病,找一些茬出來。但是真的你們在不客觀的報導,是把這件事情從它的原點往一個偏的方向去引。你們拍拍自己的良心,想一想,就是這麼年輕的一個孩子,年輕記者,到了香港,他挨了打,被抓住了,他當時表現的比較英勇,說了那麼一句話,正好讓人給錄下來放到網上,內地老百姓一聽覺得說的真好,一下子火了起來。就是這麼簡單的事情,他是一個很普通的一個記者。

記者:剛才你也說了他沒有記者證,也沒有工作簽證,他在那個地方進行採訪的一些活動,這是不是違反了香港那邊的法律呢?

胡錫進:我不知道這件事情。反正我們都這樣做,有很多人都這樣做,我們到香港去做採訪。即使他違反了香港法律,跟這件事無關。跟暴徒打他有關係嗎?你不是找茬嗎?就是在找茬。他沒有記者證,他怎麼去的辦什麼簽證我不知道,反正他沒有記者證,我可以告訴你。

記者:其他《環球時報》的工作人員也都屬於他這種情況嗎?也都沒有記者證,沒有工作簽證,在那邊進行採訪嗎?

胡錫進:大部分都有記者證。他在香港記者裡面是最年輕的。

記者:網上還有人說他為多維(網)工作,這個事情你能不能了解呢?

胡錫進:這個我不知道,我第一次聽你說這個事兒哈。之前我沒有聽說過,我第一次聽你跟我說這個事兒,我沒有聽任何人跟我提這個事兒。網上淨是假消息。傳一張照片,說他扮演香港警察,那照片根本不是他。網上淨是這樣的假消息,你都信啊。

記者:是,所以我們要跟您核實。

胡錫進:網上有很多假消息,你跟我核實,我也不知道。都不會知道那麼多事。我們單位,付國豪他的工作和我的工作挺忙的,說實話。

記者:還有人說他的信用卡被搜出來,有人盜刷了他的信用卡,這個能不能證實一下?

胡錫進:聽說有這麼個事兒,但是我們沒有去炒作這個事情。

記者:有人盜刷了嗎?

胡錫進:我不知道。我聽有人這麼說,有這麼個事兒。我也沒問,我也沒見他本人。有可能有吧,有的話,譴責這個人。盜刷的人很不對啊,我聽說了這麼個事兒,我沒有細問。

記者:聽說有人盜刷他信用卡的微博現在被刪了,這個事情您能解釋嗎?

胡錫進:刪也不是我們刪的,我怎麼知道?在中國經常有刪帖,怎麼怎麼樣,也不是我們刪的。

記者:也是網上傳的,我們不知道真假,向您求證下。

胡錫進:不知道真假就別問我了。

記者:有人說他是國安局的。把他的身份證號和其他代碼放到網上去。

胡錫進:你要相信你就這麼寫,你要這麼弱智您就這麼寫。我告訴你他肯定不是。中國國安局沒那麼多人,中國國安局也沒那麼多錢,誰都講成國安局的,全都成國安局的了,照你這麼說。很荒唐。

記者:他現在是在深圳還是準備繼續在那兒工作,還是怎麼樣呢?繼續參與報導香港這個事件的工作嗎?

胡錫進:他自己希望這樣,他應該有這個願望。但到底是……我們再看看身體情況吧。我們有好多記者在那邊,不光他一個,這都不重要。他去不去採訪這不重要,我告訴你他是我們這些記者團隊裡很普通的一個。大家都輪流走來走去的。
我不再跟您電話了,我實在太忙了。

記者:我再跟您探討一下。他作為一個記者,《環球時報》的記者,他拿著撐警的T恤衫,而且他被圍住的時候,又說出支持警察這樣的話,您覺得他作為一個記者,他採取立場不中立的態度,您覺得符合職業操守嗎?

胡錫進:第一,他這個衫是裝在包裡的。他沒有穿上,是被人給搜出來的,搜他包的那個人就是違法的,誰給他的權力搜這個包,他又沒有穿這個撐警襯衫去採訪,他沒有問題。對吧。你的包裡有沒有各種各樣的東西,你的包裡擱的東西跟去採訪的現場都是相配的一些東西嗎?你自己說,摸著良心說,你包裡有沒有亂七八糟的東西。對吧?第二,他說支持香港警察,他在什麼情況下說的?是在他的手和腳被捆著,是他被挨打的時候說的。那時候他還是記者嗎?他被當成記者對待嗎?人被拷打,在這種情況下,我拿自己的立場,這有什麼不對?他當時已經不是記者,他並不是用這種方式向對方進行提問了。是對方打他啊,在這種情況下表達自己的政治立場有什麼不對?那些人根本沒把他當記者對待。他怎麼不中立了?他在那採訪拍張照片,這就是中立。那些人沒給他中立的權利,打他,正揍他,正打他。然後還倒過來問他,還說他不中立,違反了記者操守。說這些話的記者,腦子……

記者:就是跟您探討,您不要激動。

胡錫進:腦子全是粥啊,你們。

記者:不要激動,我們只是探討。在正常的情況下作為一個記者進行採訪的話……

胡錫進:他是正常情況嗎,正常情況環球時報的記者不會的,我看最不中立的是你們西方的這些記者。你們這些記者哪有點中立啊?在這採訪。我們記者都是中立的,在現場採訪,我們保持中立,保持專業。但是西方記者不給他寫。你就把我說的這句話給寫上好嗎?把這些真實的情況寫出去,拜託你。不再說了。不好意思,掛電話了。

(根據電話錄音整理,受訪者觀點不代表美國之音)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