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致使時代力量迅速崩解的四項原罪

2019-08-17 06:10

? 人氣

作者指出,時代力量是否能獲得人民的赦免而再次重生,則端看黃國昌等人是否能走出一條不同、也不受限於民進黨,並且真正服膺於人民,而非總統蔡英文這偽神的道路。(資料照,蔡親傑攝)

作者指出,時代力量是否能獲得人民的赦免而再次重生,則端看黃國昌等人是否能走出一條不同、也不受限於民進黨,並且真正服膺於人民,而非總統蔡英文這偽神的道路。(資料照,蔡親傑攝)

「原罪論」為基督教信仰中約束其信徒的重要組成之一,其主要觀點在於「人天生即是有罪的」。而這種觀念源自《聖經》中的故事:人類的祖先亞當與夏娃,因違背與上帝的約定,聽信蛇的謊言而食用能分辦善惡的果實,因此為人類帶來罪惡感以及羞恥感;並且也因為受到亞當與夏娃所犯之罪的影響,人類天生即帶有罪性。

藉此寓言,我們可以發現,近期時代力量的主席請辭以及退黨風波的脈絡,竟與此相去不遠。黃國昌便是誤食「善惡」之果,違背讓覺青奉為上帝的蔡英文,因而才為時代力量帶來「罪」的懲罰。然事實上,筆者認為自時代力量成立伊始,便早已具有四項原罪,致使現況所面臨之窘境。

20190801-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出席「普悠瑪真相未明,運安會應重啟調查」記者會。(吳俊廷攝)
作者指出,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見圖)被認為是誤食「善惡」之果的始作俑者。(資料照,吳俊廷攝)

覺青為主的支持群眾

在時代力量成立初期,憑藉著有別於藍綠路線的市場區隔,以及加上主打性別平權、轉型正義、台灣獨立以及反國民黨等議題的新品牌形象,成功對到覺青族群的胃口,進而獲得廣泛的支持。然對於覺青而言,理念與政治的選擇就是一種追星、追潮牌的概念,只要具有代表性的覺青領袖登高一呼,或是眼觀特定社群媒體的風向一轉,意識形態便能隨之轉向。

而覺青的這種特性,在時代力量與民進黨合作的時期,尚能因為兩者在某些議題的核心目標相同,因而不至於發作。但是,若當兩者關係開始出現裂痕時,除非時代力量的品牌形象能再「潮」過民進黨,否則覺青族群支持度的流失便為必然的結果。而如今蔡英文就正挾執政資源之優勢,並且大肆採取網紅政治之行銷手法,塑造出更受覺青喜愛的「辣台派」。在此前提下,時代力量的第一個原罪,亦即覺青群眾的支持,自然會因追求更潮的「辣台派」而流失。

理念路線模糊不清

自民進黨強推「一例一休」法案之後,時代力量的理念之爭便逐漸浮出檯面,是否應該成為「小綠」,或朝向監督政府的角色,成為黨內兩股主要的爭辯派別。一般而論,當政黨若出現爭議時,解決紛爭的最佳方法便是回歸黨章。然從時代力量的黨章觀之,有關政黨理念宗旨部分僅寫到:「讓台灣成為每個人都享有生而為人的基本尊嚴,能追求夢想與保護幸福,擁有國民的認同感與歸屬感,參與政治、自主決定的台灣」。

而就是這樣簡略的描述,致使每位黨員皆能以自身的詮釋,來推行自認為符合政黨理念的事務;不過這卻也同時留下了路線的空白之處,使其黨員無法具有共同的核心目標。儘管無法得知當初為何時代力量在創黨時,是因為怎樣的顧忌或計畫,才保留這樣一塊空白;但現在觀之,當初未詳細地寫明政黨的理念路線,便成為今日分裂的原罪。

邱顯智扛不住黨內路線之爭壓力,辭去時代力量黨主席。(陳品佑攝)
時代力量路線之爭已浮上檯面許久,黨主席邱顯智(見圖)也扛不住這番壓力,決意辭去黨主席一職。(資料照,陳品佑攝)

民進黨的禮讓與支持

時代力量在第九屆的立法委員選舉中,多個選區接受民進黨的禮讓與支持,因而獲得三席區域立委的成果。然時代力量儘管能乘著民進黨的扶持而壯大,但同時也因此埋下被民進黨制肘的遠因。這不僅使時代力量在政策立場上,是否該與民進黨站在同側,便引發意見上的分歧;在於監督蔡政府的施政上,各別委員也因考量到選區的壓力,常出現與黨團意見不一致,表現出輕放民進黨,甚至默不吭聲的狀況。

而近期林昶佐以及洪慈庸退出時代力量,更顯示出過去他們如此作為的考量在於,深知自身在沒有民進黨的禮讓與支持下,光靠時代力量的光環無法爭取連任。另外,或許他們也在看到黃國昌因民進黨「居心叵測」的禮讓,而面臨「選會落敗,不選會落水」之窘境後,更深刻理解到,時代力量的第三個原罪,亦即民進黨是否「真心」的禮讓與支持,將是他們競選連任的重要關鍵。

時代力量林昶佐、洪慈庸出席第14任總統、副總統就職國宴(葉信菉攝)
已退黨的時代力量立委林昶佐(右)、洪慈庸(左),被認為是看破時代力量在沒有民進黨禮讓下很難有生存之地。(資料照,葉信菉攝)

議題、監督能力嚴重不足

時代力量的前黨員馮光遠曾經戲稱,時代力量已經成為「國運昌隆黨」,意指政黨已為黃國昌把持,成為其一人政黨。然事實上,時代力量除了黃國昌之外,真少有創造議題以及監督政府能力的其他人。試想若當初「私菸案」的證據,並非由黃國昌掌握,而是落入時代力量的其他立委手中,有誰敢冒著選區壓力,揭發這動搖蔡政府執政基礎的弊案?又有誰願意背上「背離台灣價值」的十字架,正面指出蔡政府執政上的貪腐無能?遺憾的是,答案或許就真的只有黃國昌。儘管筆者也不認同黃國昌確實在某些議題文宣上,過於矯揉做作;但至少相較於其他同黨籍立委,在揭弊與監督的職責上,他也確實更盡到他的本分。不過也正因黃國昌與其他同黨籍立委在,議題以及監督能力上的落差,反而成為時代力量迅速崩解的第四個原罪。

正如希伯來書第九章第22節所說:「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時代力量目前便流著失去林昶佐、洪慈庸等黨內支柱的「血」;但若不捨得流血,與真正主宰一切的人民立約,則時代力量生為「小綠」的原罪,或將永不得赦免。然而,當時代力量的血流乾也流盡之後,是否真能獲得人民的赦免而再次重生,則端看黃國昌等人是否能走出一條不同、也不受限於民進黨,並且真正服膺於人民,而非蔡英文這偽神的道路。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碩士生。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