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國、民兩黨不是你爸媽,為什麼要投他(她)?

2019-08-02 06:20

? 人氣

台北市長柯文哲宣布組黨,衝擊二0二0選情。左起:蔡英文(盧逸峰攝)+柯文哲(郭晉瑋)+韓國瑜(林瑞慶)

台北市長柯文哲宣布組黨,衝擊二0二0選情。左起:蔡英文(盧逸峰攝)+柯文哲(郭晉瑋)+韓國瑜(林瑞慶)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林昶佐要退黨,柯文哲要組黨,郭台銘要選總統(或不選總統)…,照台灣政治極端氣候的無限發展,可以一直填空到年底,除了手中一張選票,選民眼花撩亂之餘,完全不可抗力,唯一可堪安慰的是,手中這張票又多了第三選擇(不要排除會不會有第四、第五選擇),當然,還是可以投廢票或不投票。

組黨與選總統,不是若P則Q

林昶佐退出時代力量,提前宣告這個新興政黨走到盡頭,壽命甚至四年不滿;對比新黨、親民黨、台聯從輝煌到一息尚存至少十幾二十年,林昶佐預示第三勢力道路多艱險,泡沫化的速度隨著政治氣候變異,愈來愈快,儘管時力選擇當花瓶或側翼,是自我消解,非關民意抉擇;但這是一個嚴重的警訊,畢竟台灣政治開放三十年來,時代力量堪稱是青年新創政黨,而非舊政治勢力脫出原有政黨,很遺憾的,新創政黨不旋踵就以寄生於舊政黨(民進黨)為執念,分崩離析。

但柯文哲組黨,能逃脫新興政黨「黨壽有限」的「宿命」嗎?

柯文哲以「台灣民眾黨」向前輩政治家蔣渭水致敬,台灣民眾黨一九二七年成立,一九三一年被日警以「結社禁止命令」解散,黨壽三年半多,和時代力量之短壽在伯仲之間;柯文哲在民主時代組黨,沒有政治壓力,雖然蔣渭水基金會聲明希望他對黨名「再斟酌」,民進黨對其組黨尊重之餘,希望他「尊重歷史」;就法論法,日治時期的「台灣民眾黨」當然未申請民主台灣的「專利」,也不是「國定或市定古蹟」,柯文哲的「台灣民眾黨」即使是致敬,也迥然不同於九十多年前的政黨,大不了更名成「台灣民眾黨」的前身「台灣民黨」,民進黨再不爽,以「人」代「民」改為「台灣人黨」 亦無不可。

質言之,黨名是最小的事,關鍵問題是:柯文哲為什麼要組黨?就像自二0一七年不斷環繞著柯文哲可能選總統一般,關鍵問題是:柯文哲為什麼要選總統?

在解答這兩個問題前,先要套用「若P則Q」的邏輯─這也是柯文哲在一個半月前開的YOUTOBE「這就是科學」的第一堂課─錯誤的邏輯找不到正確答案。「組黨」與「選總統」 巧不巧,剛好就是不能套用「若P則Q」,「組黨」和「選總統」沒有P與Q的「則」的箭頭,「組黨則要選總統」或「選總統則要組黨」都不必成立,這兩件事彼此不必互為充分必要條件,有趣的是,這兩件事可以相關。

20190801-立委林昶佐1日召開記者會宣布退出時代力量。(顏麟宇攝)
立委林昶佐退出時代力量, 形同宣告這個新興政黨提前瓦解。(顏麟宇攝)

柯文哲衝國會,是對朝野兩黨的不信任投票

柯文哲被動證實組黨,劍指國會,但未確定選總統,他還是維持一貫說法:九月十七日最後期限前(中選會公告後五天),有登記就是參選總統,沒登記就是不參選總統。換言之,他為自己、為對手(國、民兩黨)或盟友(包括可能抉擇當大黨側翼的小黨)都保留一個月又一星期的考慮空間。

本篇文章共 6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58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