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疇專文:台灣如何防止中國「金融犯台」

2019-08-02 07:10

? 人氣

作者質疑,假設台灣面臨瞬間大範圍、高撞擊的經濟危機、貨幣危機,該如何提前偵測到指標?如何應對?如何防禦?如何復原?(資料照,圖片來源:商業周刊)

作者質疑,假設台灣面臨瞬間大範圍、高撞擊的經濟危機、貨幣危機,該如何提前偵測到指標?如何應對?如何防禦?如何復原?(資料照,圖片來源:商業周刊)

此文討論的是台灣在2020-2022年之間的各種「防身術」,和香港有什麼關係呢?答案是:金融貨幣避險。筆者判斷,人民幣及港幣可能於近期崩跌(參照《美對中「貨幣戰」、「主權戰」的前兆?》一節),而台灣金融資產和投資標的,高度和人民幣及港幣相關。無論是人民幣或港幣中任何一者,若和美元脫鉤,台灣的相應損失,據業界估計,各在五千億至一兆台幣之間。若在目前巨大政治經濟壓力下,兩者皆和美元脫鉤,那麼台灣的總和損失將達一兆至兩兆台幣之間。這是台灣難以承受之重,因此必須敲警鐘。

台灣應該做「金融漢光演習」

2008年,美國五角大廈做了有史以來第一次的「金融珍珠港」兵棋推演,假設遭遇到不友善的金融突襲,結果慘烈潰敗;整個兵推過程被記錄在《下一波全球貨幣大戰》這本書中。

台灣60年沒發生戰爭,但每年還在做軍事的「漢光演習」,沒有一個台灣人認為這是神經病。但是,倘若政府來做一場公開的「經濟漢光演習」或者「金融漢光演習」,恐怕許多人會認為那是神經病的行為,包括政府官員和企業家。

事實上,我甚至懷疑在所謂「民主化」以來,歷屆政府可曾做過任何認真的經濟兵推和金融兵推(即使是秘密的)——假設台灣面臨瞬間大範圍、高撞擊的經濟危機、貨幣危機,該如何提前偵測到指標?如何應對?如何防禦?如何復原?

這是中央銀行、公股銀行、金管會、經濟部、國發會、國安會、國防部的集體失職。這樣的責備對不對?是不是神經病?我們只需要問自己兩個問題就可回答:一、萬分之一機率的彩卷你是不是也在買?二、為了千分之一的戰爭可能性,每年舉辦漢光演習你覺得值得嗎?

20180226-中央銀行外觀。(顏麟宇攝)
中央銀行。(資料照,顏麟宇攝)

經濟兵推和金融兵推事實上不用花錢,不做或沒想到該做的原因只有兩個:一、自欺的鴕鳥心態。二、不敢面對現實,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推諉習慣。

當然,這兒主要指的是來自台灣的大象鄰居——中國的經濟形勢。該做這兩種沙盤推演的「領先指標」其實已經到處都是;全球所看到的中國房產、金融、股市、私企的危機,其實一句話就說完了:今天連習近平都不知道衍生債務有多少?錢窟在哪裡?術語叫做「流動性的系統危機」。

這也不稀奇,就像2008年時美國政府也不知道錢在哪裡,只能再印鈔票解燃眉之急。飲鴆止渴惡化了國內的信用危機,蔓延到境外,就成全球金融危機。

問題是,中國的經濟體質,迴轉能力可能連美國的十分之一都不到。當下被政治強力摀住的經濟和金融系統性危機,若不幸在中共二十大前後內爆,以台灣與中國將近一半(甚至遠超)的貿易相關度、台商在中國的投資數千億甚至近兆美元的事實,政府現在不做兵推演習,難道打算讓企業「大難來時各自飛」?

慎防台灣成為「香港的備份」

下文將論及,圍堵及遏制中共已經是美國板上釘釘的共識。而台灣在這大戰略之下,很快的會被美國「借名片」,並提出了四種美國向台灣借名片的方式。另一端的中共,過去數十年的對台戰略一直在「武力征服」和「和平一國兩制」之間游移,但是在新的美國大戰略下,我們不能忽視中共對台可能產生一種妥協式的新策略定位:把台灣當作過去的香港來用,或稱「香港的備份」。

在1997年英國把香港歸還中共政權之前,尤其在1979年美國承認中共政權之前,香港是北京和世界的經濟窗口,一切西方對中共的封鎖,北京都利用香港作為貿易、金融、技術的突破口。香港成為中共與西方經濟交道的代理站、緩衝區、化妝室、中轉站。而今,美國的制共大戰略已經傾向把香港等同於上海,開始對香港設防,甚至可能直接將香港視為中國的一部分,一體適用於美中貿易條款。這都是由於中共片面違反對港50年不變的承諾,而開始肆無忌憚的打壓香港言論自由、跨境任意逮人、破壞香港金融信用以圖家族私利的結果。

一段時間後,在美國圍堵制共大戰略下,香港作為中共與西方經濟交道的代理站、緩衝區、化妝室、中轉站的功能,將大幅下降,中共必須找一個替代角色以作為補充點。台灣就可能進入中共的眼簾。

這樣說,好像有一個矛盾點。既然美國將向台灣借名片以圍堵制共,加上台灣社會的主體性追求,台灣又如何可能成為「香港的備份」呢?但如果台灣人有能力跳脫二分法的簡單國際觀而用馬基維利現實政治邏輯來看世態的話,應該就能意識到這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有了意識,才可能進行防災準備。

香港維多利亞港(AP)
香港維多利亞港。(資料照,AP)

過去曾論及,美國和中共政權將在幾年內達到一種新狀態,主導未來20到30年的亞洲格局。這個時間點,最可能落在2022年之前,因為從現在到那時,有三件事將迫使美國和中共做出各自的決斷:關係到誰是總統的美國2020大選,關係到習近平終身制是否能實現的中共2022年二十大,以及台灣的2020大選。

在此分析下,從半年到2022之間,視事態演化,美國會向台灣借名片。但借哪一張、如何借,目前尚無定論(請參考本書《川普如果向台灣借名片》一文),然而必然落在美國大戰略光譜的兩端之中。這光譜的一端是打趴中共、改變中共一黨專政的體制,另一端是繼續承認中共是中國的唯一統治方、但是拖延中共全球野心至少二十年。但在馬基維利現實政治下,這光譜兩端的中間,存在各種可能的灰度。

可能的灰度之一,就是美國向台灣借用某張名片以助其戰略目的,台灣的安全得到比現在更高的保障,但是對中共對台灣的非軍事利用則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中共方面則暫時不提武力統一或一國兩制,退而求其次把台灣視為「香港備份」,放軟身段以卸下台灣公民的心防,以替補香港喪失的與西方經濟打交道的代理站、緩衝區、化妝室、中轉站的功能。

台灣的自由放任,若說世界第一恐怕也不為過。但是台灣的民主法治程度,距離其享受自由的應有匹配度相差甚遠,尤其是法治方面。試問,這樣狀態的台灣,能夠抗禦來自中共的全方位軟性「香港備份」攻勢嗎?

過去已在幾本書、數百篇文章中論及,台灣雖有選舉,但是若政治體制不改,公民意識不提升,台灣是難以長治久安的。這些該改的政治體制諸如「黨府一家」、誰執政誰通吃的「江山觀」,而選民該提升的部分主要在丟掉「政府是用來給我好處」的「百姓觀」,而代以「投票是用來挑選政策」的「公民觀」。

有人用「今日香港、明日台灣」這句話來警示台灣人提防中共,但有人想到過「昨日香港、未來台灣」的可能性嗎?「自己的台灣自己救」這句話,應該提升到「自己的台灣自己長進」的高度了。但我不確定多少人知道這兩句話之間的意義差別何在。

20190730-《2022台灣最後的機會窗口》書封。(八旗文化提供)
20190730-《2022台灣最後的機會窗口》書封。(八旗文化提供)

*作者為專欄作家。曾出版《與習近平聊聊台灣與中國》、《與中國無關(第二季)》、《與中國無關》、《台灣會不會死?》、《大拋錨!》、《中國是誰的?》、《台灣是誰的?》等書(以上均為八旗文化出版)。本文選自作者新著《2022:台灣最後的機會窗口》(八旗文化)

喜歡這篇文章嗎?

范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