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疇專文:中共五年內武力解決台灣?

2019-08-04 07:00

? 人氣

2016年開始小道消息盛傳,至今未衰,說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必然在其任內「解決台灣問題」,文攻若失敗,就武攻。(資料照,AP)

2016年開始小道消息盛傳,至今未衰,說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必然在其任內「解決台灣問題」,文攻若失敗,就武攻。(資料照,AP)

2016年開始小道消息盛傳,至今未衰,說習近平必然在其任內「解決台灣問題」,文攻若失敗,就武攻。這種論斷,在台灣帶來了很大社會焦慮,也讓統獨氣氛走向兩極端,因為統獨都感到時間不多了,雙邊都開始以「抓巫」、然實則自殘台灣的方式,逼迫對方「出櫃」並形成陣營。是否會走上「武戰」姑且先不論,但在「統戰」上,台灣政界、媒體界的分裂式反應,已經證明台灣已經被中共打敗了。

這兒提供一個看問題的框架,談談「中共5年(10年、20年)內武力解決台灣」的可能性和可行性。

首先得提醒幾個經常被台灣人忘記的觀點:

一、中國已經是大國,大國可能打仗,但絕不會因為忍不住氣而打架;只有小國才會因為忍不住氣就出手打架。

二、打不打仗,絕對不是軍事決定,而是政治決定;這不但包括了對美作戰、對日作戰,也包括了對台作戰。

三、在未來5至10年內,足以導致中共領導人拍板作戰的因素,只有2個:A.領導人的權位在國內面臨被反對派推翻的關頭,以對外戰爭來凝聚人心以自保;B.整個中國共產黨面臨專政被推翻,以對外戰爭來凝聚人心以自保。這兩個因素,可以起於政治鬥爭,也可能起於經濟壓力。

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在北京開幕(新華社)
作者指出,在未來5至10年內,足以導致中共領導人拍板作戰的因素,只有2個:領導人的權位在國內面臨被反對派推翻的關頭;或整個中國共產黨面臨專政被推翻。(資料照,新華社)

四、中共未來5至10年的外部挑戰,乃整個亞洲的區域圍棋,而非所謂「兩岸」之間的剪刀石頭布低級博弈。南海是中國國運的咽喉,釣魚島海域是日本阻撓中國海洋化的利劍,台灣海峽不過是一條支氣管,哪有冒著失去咽喉、不顧利劍穿心,而武攻一條支氣管的道理?

五、台獨不台獨,不是「復興中國夢」的要素,也不是「完成統一大業」的要點(新疆、西藏還未完成「真正統一」才是要點)。

六、從中國內部政治來看,台灣雖然重要但不急迫。但從本書前述的台灣在南海通道中戰略地位的提升,台灣對中共的急迫性的確已經提高。

七、台灣獨立的真正殺傷力,在於中共黨內的反對派可藉此為由推翻領導人,或民間的整體怨氣可藉此為由推翻中共的一黨專政。

八、壓制台獨力量,用「三合一」的統戰手段就足矣:政治上威懾與懷柔並存、武力恐嚇、經濟壓制。

台灣的大用

台灣的角色在北京眼裡,絕不是什麼「拿下台灣,完成統一」的目標。台灣人真的是太小看共產黨了,尤其是小看了習近平。台灣存在的現狀,在北京高手群的眼裡,就是如來佛掌中的孫悟空,任你翻十萬八千里,到了天涯海角撒一泡尿,最終發現不過是在如來的中指根部自爽了一番罷了。雖如此,孫悟空還是不時有用的。例如利用懲誡孫悟空來噁心、嚇唬唐僧,或引誘孫悟空身入險境制衡小妖。最終的大用,還可將孫悟空壓在山下,以平息天界群佛群魔對如來的鬥爭,或是將孫悟空賣個好價錢,換取如來夢寐以求的珍寶。

因此,台灣的現狀——綠藍惡鬥,統獨互唾,正是北京最樂意看到的,甚至是北京通過統戰的正負手法刻意維持的,幾乎到了孫悟空應聲就進葫蘆的地步。如同過去的一貫作用,台灣就是北京用來調節國內外溫度的一台冷暖空調機,冷了不行,過熱也不行,總要隨著大環境的溫度用遙控器調節。唯一的一次遙控器失靈,就是2014年發生在台灣的「三一八」青年世代翻轉運動,但經過2年,即使民進黨執政了,北京已經修好了它的遙控器。

立法院委員會以30秒通過服貿審查,引爆318太陽花學運占領立院運動。(林瑞慶攝)
2014年,立法院委員會以30秒通過服貿審查,引爆318太陽花學運占領立院運動。(資料照,林瑞慶攝)

作為幻想小說題材,如果哪天台灣在中共壓力之下,突然達到共識對北京說:來吧,我們來談統一吧,條件是台灣所有政黨都可以到中國大陸進行政治活動。那可真會把中共嚇出尿來,就像電影「楚門世界」中的主人公找到了一輩子所處虛擬環境的出口,踏入真實世界,把楚門世界節目的製作人嚇出尿來一樣。或者,西遊記作者吳承恩畫蛇添足,外加一章描述孫悟空竟然找到了如來中指和食指之間的縫隙,走出了如來掌外,如來的驚嚇可想而知。

或許,以上的分析還不足以平息你對「5年內武力解決台灣」的擔憂。的確,生成惡夢感的「證據」太多了;從深藍人物的種種「你等著看」言論,到深綠人物焦慮下對中國的各種惡言,到國際政治學者的警言,到中國鷹派小報、「學者」的網上狂言,一直到美國藍德集團(RAND)的中美亞洲軍力消長的權威報告、美國政學界的「再見台灣」文章,在在都是證據指向「要對台灣動手了」。

由於這些一般人視為證據的消息如此密集的出現,再加上2017年和2022年兩場中共政權生死交關的十九大、二十大不久就到來,台灣人開始相信「近期內解決台灣」是有心理基礎的。因而,進一步做出觀察和分析是有必要的。

項莊舞劍  意在沛公

讓我們先從戰略分析開始。2年前,流傳出一份解放軍將領的內部談話,真假先不論,其中的戰略分析的確為行家所言。他的核心觀點:在佔領東海(釣魚台海域)之前,不可能對台灣動武,因為那是打草驚蛇的愚蠢戰略。缺少全局戰略觀的人,可能認為這個單一條件不足為憑,那麼,讓我分享另一件「湊巧」的事。不久前,一位退休的台灣高級將領說,「先打台灣?仗沒有這樣打的。因為先打台灣極可能牽動日本,而中共的兵力不足以兩邊作戰;即使兵力再強,也沒有主動將兵力一分為二的道理。中共不可能先浪費一兵一卒在台灣,要動,也是先全力動日本,再圖台灣」。換言之,項莊儘管劍舞得熱鬧,眼角所瞟的卻是沛公。

我們都已耳熟能詳,中共的軍中鷹派和學界及媒體狂人近兩年來「張口就來」的狂言。從央視的軍事名嘴說「明天開戰,四天就能完勝日本海軍」,到「美國航母敢進南海,中國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將它擊沉」,到無知學者演講說「中國必須打台灣以在世界立威,因為男的不壞、女的不愛」,到最近中國微信平台上盛傳的「習近平談話:世界不管日本,中國就接管」(一週內就被中央刪文)。

台灣對這些「信息」的受眾,包括為其廣為傳播的媒體,還不明白的是:這些解放軍名嘴,在中共決策層內頂多只是被排在10層之外的邊緣人,這才容許他們出來做些宣傳,如果所說的接近事實,老早就因為「洩漏軍事機密」被喀嚓了。而那些叫囂得最厲害的小報如《環球時報》、小學者如金燦榮,距離決策中心恐怕連20層都不夠。捕風捉影、滿足部分中國人民的自卑而自大,在中國本土都為有識之士不齒,只有台灣把他們當作「政治風向球」來看待。可以說,他們的衣食父母其實不在中國,而在台灣。因此,他們的存在不足為奇,他們越起勁,事情越不會發生。哪天他們的言論銷聲匿跡,那才是台灣應該開始擔心的時刻。因為北京真動心起念的時候,不可能容許跳樑小丑們「無意間猜中國家機密」,而會把他們的言論一律喀嚓。

20190730-《2022台灣最後的機會窗口》書封。(八旗文化提供)
20190730-《2022台灣最後的機會窗口》書封。(八旗文化提供)

*作者為專欄作家。曾出版《與習近平聊聊台灣與中國》、《與中國無關(第二季)》、《與中國無關》、《台灣會不會死?》、《大拋錨!》、《中國是誰的?》、《台灣是誰的?》等書(以上均為八旗文化出版)。本文選自作者新著《2022:台灣最後的機會窗口》(八旗文化)。本系列結束。

喜歡這篇文章嗎?

范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