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疇專文:「反併吞」應該定為台灣國策

2019-08-03 06:20

? 人氣

作者指出,「統獨二分法」本質上是中共、國民黨、民進黨及它們附隨組織三方的「共生陽謀」。(資料照,朱孟庠提供)

作者指出,「統獨二分法」本質上是中共、國民黨、民進黨及它們附隨組織三方的「共生陽謀」。(資料照,朱孟庠提供)

對台灣最有利的是對美國「不掉隊」,對中國「不插隊」,然而,這兩者之間的分寸如何拿捏?平衡密碼又在哪裡?台灣還有人在附和北京所定義的「九二共識就是一國兩制」,以為這就是平衡點。也有人期待美國一步到位的承諾武力保衛台灣安全。這裡想說,前一種做法是找死,後一種念頭是等死。請容我將問題展開來談。

很明顯,中共在國內、國際形勢的巨大壓力下,為保一黨專政,需要喘息空間。因而其介入台灣2020年大選的核心戰略是「反台獨」,話術就是「一國兩制」,以台灣議題換取其生存時間。在2020年反獨行動成功後,中共便會順勢使得「台灣已經不可能獨立」的命題在國際上造成板上釘釘的事實,然後再通過統戰文攻、軍事武嚇,瓦解台灣人心,徐圖它所謂的「統一」。

台灣方面,則因至今未能達到國內共識,因而非常脆弱,陷入了互鬥自殘。這正是中共所樂於看到的,也是其「大計」所要的結果——證明台式民主只能帶來一盤散沙。當前,台灣的各方主要勢力,正在朝著中共設計的方向發展,無論是獨派、台派、綠派、白派、藍派,都陷入了「非獨即統、非統即獨」的二分法。

我在此前反覆指出,「統獨二分法」本質上是中共、國民黨、民進黨及它們附隨組織三方的「共生陽謀」;中共用它來作為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內一黨專政的合理性基礎,國民黨用它來刷存在感及護票,民進黨用它來維持自身存在的基礎。現在,連獨派、白派都開始冒出「統獨議題才是票房奶頭」的傾向。中共的戰略已經成功了一半。

台灣獨立,台獨(AP)
台獨(資料照,AP)

「統獨二分法」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和台灣兩邊政治勢力的共同「保生大帝」神主牌,這是台灣人民的大不幸,也是台灣超生、樹立主體性的最大隱形絆腳石,需要被破解。破解之道如下。

首先,在2020年的大選中,不要用「反中」、「反獨」作為核心訴求,而要開宗明義、毫不模糊的以「反併吞」為核心概念——台灣人民不見得反對模糊概念的「中國」,但是百分之百反對被中共體制「統一」;台灣人民不見得願意為「台獨」流血,但必須願意為「反併吞」流血。「反併吞」就是反對和中共體制合為一體,「反併吞」不等於「反中」,也不等於贊成「台獨」。

「反併吞」,就是台灣的最大公約數;台灣如果要辦國家定位公投,現階段公投的問題不應該是「你贊成獨立還是統一」,而應該是「你是否反對被中共體制合併」。

「你是否反對被中共體制合併」這個提問,應該出現在2020年總統候選人公開辯論中,作為是非題,而非申論題。所有的立法委員候選人,也應該接受這個提問。民間相關的團體,也應該拿著這問題,白紙黑字的請候選人勾選並簽名。

當然選舉中還有很多很重要的內政問題,但在國家定位和國際政策領域,以上那個問題應該是唯一的問題;這問題之外的問題,都是扯淡。迴避這問題的候選人,很簡單,把他/她的名字從你心中劃掉就可以。台灣選民如果看不清這點,還去聽取、接受、駁斥所有其他阿里不達的迂迴表述,那就是台灣選民活該,將來受罪也只是剛好而已。

2020年之後,中長期來看,「反併吞」應該成為台灣的國策,一直到國際大局有了根本性變化為止。什麼叫「作為國策」,很簡單,就是不論是國內政策還是國際政策,只有一個檢驗標準:這項政策對「反併吞」是有利還是有害?有利則進行,有害則拋棄;至於有利還是有害,訴諸公開透明的辯論。例如,台灣以政府的身分和中國共產黨簽署「和平協議」,對「反併吞」是有利還是有害?某重大投資案的出資方,對「反併吞」是有利還是有害?修改某法條,對「反併吞」是有利還是有害?

20190425-前行政院長賴清德與本土社團25日一同出席「全民反併吞,護主權」記者會。(顏麟宇攝)
「全民反併吞,護主權」記者會。(資料照,顏麟宇攝)

另外,「反併吞」的種種政策,不能只在台灣內部做,必須把戰線拉到國際上,讓國際社會知道,請各國來評價、來監督。這是因為,世界其實並不關心「台灣問題」,但世界沒有一個地方不關心「中國問題」。唯有通過有效行動,讓世界知道,台灣的「反併吞共識」足以影響世界對「中國問題」的解決方案規劃,才能使世人正視台灣的世界角色。

對「反併吞」立場的共識,才是當下美中對峙、國際全局下的平衡密碼。重要的話再說一次:如果台灣選民連「反併吞」的共識都達不到,而還花精力去聽取、接受、駁斥所有其他阿里不達的迂迴表述,那就是台灣選民活該,將來受罪也只是剛好而已。

 

「國安議題」與「台灣定位」是兩回事

2020年台灣大選,有三個政黨一定會把「國安議題」和「台灣定位議題」列為重中之重。這三個黨就是:民進黨、國民黨和中國共產黨。而且我保證,這三個黨都會「雞蛋炒鴨蛋」,炒到你分不出來哪部分是雞蛋,哪部分是鴨蛋為止。

為什麼這三個黨都會朝著「台灣安全議題」= 「台灣定位議題」的模糊公式操作?因為民進黨要用這等式來爭取選票,國民黨要拿這等式來爭取北京的支持,共產黨要用這等式來嚇唬台灣選民。

「台灣安全」、「台灣定位」這兩件事一旦劃上等號,所有相關的政策都會變成「張飛打岳飛」。例如:買不買美國F-16V戰機這事,就可以被有心人從國安議題轉化為台獨議題。反過來,該不該正名制憲這屬於定位的議題,就可以被有心人轉換為國安問題來操作。

台灣選民,多半會落入這政治圈套。再度凸顯台灣社會長期思緒混亂、邏輯不清的毛病。

事實上,國安是國安,定位是定位,兩者應該完全分開關心、分開辯論。用最簡單的比喻:一個人的人身安全,和這個人的人格是否獨立是兩件毫不搭嘎的事。人格還沒獨立的人,走到街上一樣得注意自身安全。反之,每個人都百分之百有權利保護自己的安全,不管他人格是否已經獨立。

明白了這個最簡單的道理,就可以達到如下判斷:一、台灣買不買軍備、是否爭取美國的奧援,判斷基礎完全落在是否可增加台灣的國家安全,而和台灣是獨是統或是其他身分,應該分開判斷。二、台灣是獨是統或是其他身分,和台灣應該實施哪種政策才能提高國家安全,應該分開判斷。

選民看法可以不同,票投給誰是每個人的自由。但是腦中「張飛打岳飛」,任由政黨胡攪蠻纏,等同自我降低公民格調,遭政黨利用而不自知。

用一個故事來闡明這道理。法國作家雨果在《悲慘世界》這部描繪法國大革命的小說中,主人翁尚.賈衛,為了已經快餓死的女兒,打破了麵包店的窗戶偷了一塊麵包,結果入獄十九年。獄中做牛做馬,出獄後被一位陌生神父的義行感動,立志做一個有用的好人。改名換姓開辦了工廠,成為了小鎮鎮長,拯救了喪母孤女。後因被誣陷而再度浪跡天涯,帶著孤女,再度改名換姓。

1789年7月法國巴黎動亂四起,民眾攻陷巴士底獄(Bastille),法國大革命爆發。(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法國大革命。(資料照,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他人格絕對獨立,但並不因為自傲於人格獨立而輕忽了自己和親人的安全。另方面,在安全有保障的時候,他做出了許多只有獨立人格的人才會做的事。他兩度改名換姓,為的是安全,為的是保持他的獨立人格。

什麼叫高尚、高貴?這就叫高尚、高貴。台灣必須從雞腸鳥肚的小氣中走出來,走向高尚、高貴。台灣的名字今天是叫「台灣國」、「中華民國」、「中華台北」,台灣必須保障人民、社會、國家安全,這兩件事情怎能張飛打岳飛,胡攪成漿糊?另方面,台灣要社會安全、資訊安全、國防安全,又干台灣的定位什麼事?

請政黨、政客們從齷齪的泥巴戰中走出來。任何人都不要用中國比台灣齷齪一萬倍這理由來自慰,不要聲辯美國的政黨鬥爭就不齷齪嗎?這種反應模式,就是在比爛。比爛的邏輯就是,自己肺癌一期不治療,理由是別人肺癌二期或肝癌末期。別人的肺癌二期、肝癌末期,干你的肺癌一期什麼事?你就不用治療了?一個用「你看它更爛」來安慰自己的國家,就是一個沒有希望的國家。

2020年大選在即,怎麼投票?投給誰?大原則之一非常簡單,凡是把「國安、社安議題」和「國家定位」主體性議題混為一談,或用其中一項來論證另一項的候選人,不管是選總統或選立委,就把這個人從你的腦中劃掉,因為其人若不是沒把台灣放第一,就是頭腦不清,沒資格代表台灣。

20190730-《2022台灣最後的機會窗口》書封。(八旗文化提供)
20190730-《2022台灣最後的機會窗口》書封。(八旗文化提供)

*作者為專欄作家。曾出版《與習近平聊聊台灣與中國》、《與中國無關(第二季)》、《與中國無關》、《台灣會不會死?》、《大拋錨!》、《中國是誰的?》、《台灣是誰的?》等書(以上均為八旗文化出版)。本文選自作者新著《2022:台灣最後的機會窗口》(八旗文化)

喜歡這篇文章嗎?

范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